什麼是官僚?看看香港政府

撰文:湯文詩
出版:更新:

按照被譽為組織理論之父的德國社會學家韋伯的說法,官僚體制透過理性而清晰的指引和程序,能達致上行下效,並且減少偏頻與傾斜。然而,若然程序變得至高無上,執行者墨守成規,組織以及政策發揮不了應有的原意,我們就知道官僚主義在作祟了。

在2020年12月,深水埗主教山的百年古蹟蓄水池幾乎遭推土機毀於一旦,四根石柱被政府部門拆卸,20米乘10米天花遭毀。其後發展局常任秘書長(工務)成立工作小組調查事件,包括水務署及古物古蹟辦事處的責任,報告於周三(4月6日)公開。

報告:符合程序、溝通不足

一如所料,報告確認了水務署即使擁有一份可反映配水庫內部的建築特色的工作圖則,卻沒有向古蹟辦提供,而古蹟辦根據水務署的說法,以為配水庫僅為一個普通水缸,「未有要求水務署提供進一步資 料或安排實地考察」。而且亦不令人意外地,工作小組認為兩個部門對事件的處理已符合現行的文物影響評估機制及相關程序,亦即發展局的《技術通告(工務)第 6/2009 號》,問題只是兩個部門的溝通不足,以及互相對對方的認知不足,即水務署職員對文物保育缺乏認 知,古蹟辦則不理解水務署對建築物的慣常稱謂。

雖然工作小組建議採取兩項短期及三項中期措施,避免同類事件發生,但報告明顯確認了兩個部門已按本子辦事,已經盡了本份。但這不正是典型的官僚主義嗎?按了指引和程序,即使無法達到保育文物的原意,甚至反而破壞了古蹟,但他們在技術上也沒有做錯。水務署不提交完整文件,沒有錯,古蹟辦沒有派人考察,也沒有錯,就因為相關程序並沒有明文要求!

無家者被趕 社署或康文署責任?

再說一個例子。2019年12月,警方驅趕居於深水埗通州街公園的無家者,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職員將無家者的家當視如垃圾般丟掉,上周被小額錢債審裁處裁定並未履行「非自願託管者責任」,沒有對物品負上合理程度的謹慎責任,因此要向無家者賠償象徵式100元。康文署事後並沒有道歉,僅稱會考慮判辭,以籌劃將來處理類似行動的安排。而特首林鄭月娥則表示,負責無家者的政府部門一定是社會福利署,她會要求社署繼續做好支援無家者的服務。

這個例子可見,雖然協助無家者的服務由社署負責,但例如在公園清場的工作卻是康文署,兩者不但未必有足夠溝通,而且可以各自為政,沒有部門須承擔無家者的通盤責任。這不是官僚主義又是什麼?

香港的根本問題不是示威或治安

政務官出身、在官場及政圈打滾多年的葉劉淑儀去年接受《香港01》訪問時,曾經指出香港政府的官僚主義的主要原因是部門分工欠統籌,例如漏水問題同時牽涉水務署、屋宇署和食環署,樹木問題則可能是房屋署、路政署、土木工程署甚至消防處,「各自各耕自己塊田」,令市民感覺到政府「縮骨」。

特區政府換屆在即,有人認為香港當前的頭等大事仍然是整頓治安。治安固然重要,但由前年《港區國安法》生效、去年選舉制度修改至今年第五波疫情失控,相信已充份說明了香港失治的主因絕不是所謂的反對派、示威者甚或外部勢力,而是政府官員的治理能力本身出了問題。治港者與其高談闊論,不如走到街頭了解基層的生活,看看電影《濁水漂流》。堅盧治早幾年的《我,不低頭》也是對官僚主義很好的批判,如果他們也看外語片的話。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