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蒙蔽了科學理性

撰文:倪文迪
出版:更新: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逾兩年,各國對於病毒源頭說法依然眾說紛紜。負責追蹤新冠病源的世衛新型病原體起源科學諮詢小組 (SAGO)周四(9日)發表最新一期報告,表示仍未能就病毒源頭下結論,因此呼籲包括中國在內各國都應盡快提供更多疫情爆發初期的人類、動物和環境樣本,樣本亦應包括2019年12月或之前已收集的流感和呼吸道病毒數據。

追源溯始是病毒專家尋找治療和預防病毒的重要方法,世衛的專家小組對自然希望各國能提供更多資料,以判斷人類是如何受到感染。始終武漢作為首個通報27宗不明肺炎病例的城市,在去年1月就邀請了世衛新冠病毒溯源國際專家組訪華考察。不過,當SAGO周四發表了新的報告後,美國便有媒體把矛頭再次指向中國。

2022年2月5日,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在北京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面。(新華社)

世衛報告有被扭曲之嫌

《華盛頓郵報》的社論質疑中國一直有意阻礙病毒調查工作,並老調重彈地重提有一種說法是病毒起源自「實驗室洩漏」,暗示疫症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關。這不但扭曲了世衛專家報告的意思,更說明一些國家已被意識形態之爭蒙蔽了眼晴。

雖然世衛這次的科學小組已經是第二個因為追蹤病毒源頭而成立的工作組,多少是為滿足部份西方對中國的質疑,但去年3月溯源國際專家組完成中國考察之旅後已表示未能為病毒源頭得出結論,而且認為未能提出任何證據證明病毒是由實驗室洩漏的說法。面對國際間一些人的質疑,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同年7月便再次成立科學小組,展開第二階層的分析調查,科學小組包括了來自中國、美國以及其餘24個國家的專家。

【武漢肺炎】武漢封城,確診感染人數依然急升,當局在體育館搭建臨時病房,醫護人員進駐。但醫療物資依然緊缺,有病人投訴要數百人公用一個廁所,臨時病房環境依然惡劣。(新華社)

目前這份報告則是他們半年工作後的第一份報告,內容亦與過往的調查大同小異,認為按現時的資料仍難就源頭得出結論。暫時唯一能夠判斷的是,早期的新冠病毒與2013 年在中國以及和2020年在老撾的蝙蝠身上發現病毒基因有分別96.1%和96.8%吻合。但科學小組亦形容,到底病毒是怎樣開始傳播到人體、病毒與中間宿主的關係依然未明,仍難以完全了解新冠大流行是怎樣開始。

報告故此只能同意最先出現個案的華南海鮮市場或許在疫情擴大初期扮演一定角色,並指出需要更多的環境和動物樣本需要在收集和分析過後方能作出更詳細的結論。而報告除提及應盡快收集來自中國的數據,其實亦同時包括了其他國家。報告甚至再次回應流行於西方的陰謀論說法,形容「沒有任何新數據可用於評估實驗室作為傳播途徑」。

《華盛頓郵報》仍然指中國有意阻撓調查,又繼續借世衛的「結論未明」渲染「實驗室洩漏」的陰謀論說法,要麼是有刻意誤解和解讀之嫌,要麼是被偏見蒙蔽了應有的判斷力。

放下偏見才能完善全球治理

其實2019年12月底,武漢市衛健委首次公開通報27宗不明肺炎病例,當時是部份官員因為高估了自身的防控能力,同時低估了疫情嚴重性,所以毋庸置疑中國在早期應對疫情的措施存在一定問題,當日的「吹哨人」李文亮醫生便尤其為人記得。然而武漢疫情在2月大爆發後,歐美各國政府仍然輕視疫情的嚴重性,甚至有新冠疫症只是流感的說法,最終令疫情在全球失控地大爆發,多人為此賠命。疫情防控本身是屬於全球治理的問題,如果只著眼於疫情最初在中國爆發,而無視其後的全球協助及防疫不足,試問又如何避免疫情惡化和防範於未然?

新冠肺炎各國疫情:美國馬里蘭州(Maryland)威斯敏斯特(Westminster),有醫院在停車場設置新冠病毒快速檢測站,圖為醫護人員3月16日為駕車人員進行病毒檢測。(Getty)

新冠病毒至今全球已造成超過600萬人死亡,全球各國都為此付上沉重代價。各國都要明白,唯有回歸科學理想才能客觀地為病毒來源尋找到方向和真相。這是西方社會部份人的一種心魔,亦是阻礙國與國之間合作解決問題、尋找真相的絆腳石。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