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觀點】回收單程證審批權 港府為何還在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內地人以「單程證」方式移居香港,是香港最主要的人口增長來源,關乎香港的長遠發展。在三位特首候選人中,除了胡國興表明支持收回審批權外,林鄭月娥及曾俊華仍未就此表態。更值得深思的,單程證制度的流弊日益明顯,政府卻未從根本上堵塞漏洞,使之衍生更多社會問題,遑論擬定計劃取回審批權,發揮其作為人口政策的正面作用。此皆為下任特首不能迴避之問題,選舉在即,縱未有具體方案,公眾仍期望眾候選人盡早闡述其基本立場,以釋港人疑慮。

入境處早前搗破一個假結婚集團,檢獲涉案的婚前協議書。(資料圖片)

單程證審批權在內地 予人越俎代庖之感

不少人批評內地的單程證審批不透明、沒有清晰機制,惟此說未必恰當,現時單程證審批配額數字、程序,其實頗為清晰,就如在1995年港英政府與內地釐定單程證每日配額時,就列明150個名額的分配對象、數額,內地各省市亦已提出計分機制。縱然如此,社會上仍不乏批評聲音,其關鍵在於接收新移民的是香港,審批權卻由內地,難免予人越俎代庖之感。

而對於香港應否回收單程證的審批權,或許有人會質疑是歧視內地人。但事實上,現時內地各省市均有權訂立合適當地的落戶政策,以管控人口增長,一些大城市的落戶政策尤其嚴格。故香港收回單程證審批權的要求,其實並不過分。更何況,從近年的種種跡象看來,單程證審批權不在香港,的確流弊叢生。

海關「明日之星」李漢華早前曾牽涉一宗假結婚案。(資料圖片)

假結婚問題猖獗 收回審批權才能根治

單程證制度最明顯的漏洞,在於未能有效堵截假結婚騙取單程證,根據入境處數據,在2008年至2015年間,一共有8,655人因假結婚被捕,可見假結婚問題猖獗。有不少論者更指出,助內地人假結婚騙單程證的中介已是集團式經營,更幾乎做得成行成市,加上監察的困難,入境處揭發的個案恐怕只是冰山一角。

觀乎保安局局長去年在立法會的書面回覆,現時入境處以多種方法打擊假結婚,惟當中最直接針對假結婚問題的,似乎只有加強核查可疑登記婚姻個案,而這項政策是否有效,實成疑問。

因為在入境處推出核查方案同時,中介公司亦提出方法助假結婚者拆招,其中之一就是透過公司聘用的律師註冊,這樣就能避過婚姻登記處職員查問。此外,中介公司亦會安排年齡相近的男女假結婚,令入境處難以從基本資料辨識婚姻的真偽。在面對入境處抽檢前,中介公司亦已做好訓練,教導顧客應對問題,又為其準備家庭生活照等基本資料,以供查核。

究問題根本,也就是入境處難以檢查每年逾兩萬宗的中港婚姻個案,更何況,就算雙方關係被證為假,入境處也不大可能到內地執法,拘捕使用假結婚服務者以至中介人。加上涉及假結婚的案件,成功入罪率不過為10%左右,這難怪不少人以身試法,嘗試循假結婚騙取單程證。

而根治假結婚之道,莫過於取回單程證審批權。在現時的情況下,入境處只有在被控假結婚者被定罪後,才能夠取消其申請單程證資格。若然香港能夠重掌單程證審批權,從申請者提出申請時就詳細審核有關個案,嚴格把關,就能從申請程序中剔除涉假結婚者,取消其獲得香港永久居民資格。

事實上,現時有國際上不少城市均以較嚴格的審批程序打擊假結婚,例如加拿大就規定國民的配偶移民當地前,先要一同居住兩年,以杜絕假結婚者輕易取得居權後馬上離婚的情況。由於單程證的審批權不在香港,政府實難以行政措施禁止假結婚者獲得居港權。

新移民難適應香港生活 社福支出難以預計

單程證衍生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就是在現時的制度下,香港不能預計單程證來港的人口數量、組成結構,例如在過去,單程證來港人士一直呈下跌趨勢,在內地更有「單程證不再吃香」之說,惟去年持單程證來港人口卻突然上升至57400人的歷年新高。香港未能預計來港人數、質素,令各項公共服務需求難以預計,窒礙新移民融入香港生活。

縱然政府多次強調,已提供了多種措施協助新移民融入香港生活,但效果並不理想。民政事務署每季均對新來港人士的生活狀況作詳細問卷調查,在單程證政策實施多年後,新來港人士對融入香港生活的滿意程度改善說不上明顯。在2001年,新來港人士感到難以適應香港生活者佔65.8%,在十六年後的今日,則佔60.8%,只輕微減少5個百分點。

新來港人士未能適應香港生活的主因,也就是其來港後面對經濟社會困境。據民政事務署統計,新移民住戶的貧窮率(政策介入後)為32%,比一般香港居民的14%為高。而統計數字顯示,單程證來港人士需要的支援服務,以公營房屋為主,在2014至2016年間,過半數經單程證來港人士表示需要申請公屋,須知現時香港市民對公屋需求甚殷,據房屋署數字,截至去年12月底,已有28.23萬宗公屋申請,而輪候時間則達4.7年,若香港未能控制、預計移民人口,本港的房屋、教育、醫療、社福等服務難以妥善預計與規劃,這對新來港人士、本港居民均沒有好處。

公民黨亦到中聯辦門外示威,要求內地政府交回單程證審批權予香港。(陳宇軒攝)

爭取單程證審批權 貫徹人口政策

針對目前狀況,社會期望香港政府主動爭取審批權,但關鍵是港府有沒有一個全面的人口政策,向中央據理力爭,不過按目前的情況,這方面的條件似乎仍然未夠充份。雖然港府近年都有為人口問題進行研究,惟在進行了一堆數字上的統計後,具體措施卻未有跟上。

例如港府的《2022 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在2022年香港對持文憑、副學位、學士學位、研究院學歷的人力需求較2012年各有大約3%的增長,總數超過50萬人。但對於這個龐大的人力資源缺口應如何補足,特別是如何借助每日150個單程證名額來填補,政府卻未見有清晰、具體的策略。結果香港在失業率處於低位、幾乎是全民就業下,一些行業繼續鬧人才荒,但新來港人士卻為難以謀得合適工作融入社會而懊惱不已,一些香港人又埋怨新來港人士佔用社會福利,引發更大的社會矛盾,造成各方皆輸的局面。

因此,香港政府固然應該爭取回收單程證審批權,但爭取的過程必須有明確策略、具體的構想,以向中央游說。到底在回收單程證審批權後,香港如何平衡內地人來港家庭團聚的需要,亦可引入適合香港社會發展需要的人力資源。此正正需要港府有一個更全面的人口政策,一如香港的對手新加坡般,以完備的人口政策,精準地吸納有助新加坡發展的人才,藉此提升競爭力。但是香港卻面臨單程證審批權這個缺口,令移民政策未能吸引適合社會需要的人才,影響競爭力。既然單程證是香港的最主要人口來源,對此,港府必須考慮收回單程證審批權,但更應在人口政策方面有完善的籌劃,向中央據理力爭,重掌人口政策的主導權,以提升香港的競爭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