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野跑】香港第一人 消防員跑手四大極地馬拉松奪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剛踏入2019年,去年你所訂下的目標,達成了多少?活躍於山界的黃浩聰,可說是超額完成。身為消防員兼越野跑手的他,去年走遍納米比亞、戈壁、智利和南極四站,以三冠一亞的成績獲得2018年「四大極地超馬巡迴賽」的總冠軍,用最快速度跑過了沙漠、河澗、雪地的高山低谷。四大極地的難度很高,風景也美,但走到世界盡頭,他最後最想念的還是家中太太和三個兒子;最想做的,也不過是回家吃碗熱粥、喝杯奶茶。作為「香港第一人」成為四大極地比賽的王者之後,在2019年,他又有甚麼新的目標?

攝影:梁鵬威

今年31歲的阿聰,早前奪得2018年「四大極地超馬巡迴賽」的總冠軍。(梁鵬威攝)

今年31歲的阿聰,約8年前開始玩越野跑,當初只是「捱義氣」,代無暇出席的朋友參加比賽,豈料一試愛上。由30公里的樂善盃,到後來50公里、100公里、以至168公里的比賽,當時香港跑山的風氣還未盛行,如今香港越野跑比賽愈來愈多,每年大大小小的比賽有百多個,阿聰亦和一些跑友一樣,轉戰外國賽,包括環富士山越野賽(UTMF)、環勃朗峰超級越野耐力賽(UTMB)、撒哈拉沙漠馬拉松(MDS)等等。而他在2018年初決定參加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The 4 Deserts Race Series),月前完成南極最後一站並奪得總冠軍,被不少人稱為「越野跑王者」。

阿聰指,即使任職的是消防員,工作也會悶,是越野跑令他重新找回熱情。(梁鵬威攝)

做消防員都會悶 自細通山跑  越野跑尋回熱情

「我細細個就好鍾意跑嚟跑去,一放學就走上山,我嘅童年係喺山上渡過。」生於基層家庭的阿聰,形容童年時最好的娛樂,就是與一班同學走到山上感受大自然,簡單卻很快樂,「但係好現實,嗰個年代屋企人都會覺得讀書先有出路,唔鼓勵通山走。」隨着年紀漸長,這個興趣也並沒好好發展,19歲的他,畢業後去了投考消防員,一直做至現時。

「啱啱踏入社會時,要適應個社會環境,適應部門文化,同想像中嘅好唔同,當時係會覺得,咩夢想都冇晒。」即使任職的是消防員,但工作並非天天如《火速救兵》般刺激,就如很多社會新鮮人一樣,阿聰未能在工作上找到100分的滿足感,很多時要面對「依足規矩」的場面,以及大量的文書工作。是越野跑,令他重新找回對生命的熱情,「我發覺係搵返童年時候嘅夢想,令個人有返動力同目標,所以我認定越野跑係我未來想發展嘅運動!」

阿聰認為,人的本性喜愛親近大自然,走到山上,可以領悟很多:

「喺大自然嘅面前,你會學習到好多嘢,譬如大帽山呢度,係全香港最高嘅山,個山唔會因為任何人一個身份、地位而去遷就你......你會發覺,大自然嘅力量係好偉大,人類嘅力量好渺小,而喺大自然面前人人都平等。」

四大極地比賽橫跨了亞洲、非洲、南美洲及南極洲,地形、天氣各有特色,此為第一站非洲納米比亞沙漠。(「www.racingtheplanet.com 」圖片)

+3
+2

橫跨四大洲  四大極地難度有幾高?​

香港最高的山也不過900多公尺,去到外國甚至是「四大極地」,相比一般的越野跑比賽要困難得多,而極地比賽更要求參加者自行規劃一連7天的飲食、裝備等。今次阿聰以雙腳跑過了非洲納米比亞沙漠、蒙古戈壁沙漠、智利阿塔卡馬沙漠和南極,四站分開數月進行,橫跨了亞洲、非洲、南美洲及南極洲,地形、天氣都各有特色,路況也是千變萬化。「譬如會跑過鹽田地,地面凹凸不平,雖然冇咩攀升但要用特別技巧去跑;亦會跑峽谷、草原,有河流係要跳落水過澗嘅,而沙丘個難度係最高,每一步隻腳都會陷晒入去,會流失好多體力。」阿聰說,以上這些已經難捱,但最難適應的,還要數壓軸的南極一站。

壓軸的南極最終站,對跑手體能和裝備要求都十分嚴格。 (「www.racingtheplanet.com 」圖片)

「雪地同沙丘個感覺好似,都係好難跑,踩入去時唔知佢會係軟定硬,同埋有機會踩落冰水水氹!」阿聰指,曾因此踏入水深至腰的水氹,而寒冷天氣也是一大難題。在初抵南極時,阿聰曾因身體未適應嚴寒而出現發燒,令首日比賽的成績大幅落後。「對手可能係來自歐洲等比較凍嘅地方,唔怕凍喺雪地跑已經係好大優勢,我哋香港人係會比較難,所以要喺裝備上調節。」他表示,要在保暖和保持速度之間取得平衡,結果他在4日內就完成250公里的賽事,超額追回差距。

跑到世界盡頭,有沒有最喜歡的風景?

「當我見識過歐洲啲山有幾高有幾大,認定嗰度已經係最靚;但係去到沙漠,雖然只係一片啡色,但就好浩瀚。到我去咗南極,有企鵝、有鯨魚,同埋形狀獨特、被水浸住而變成藍色嘅冰塊。只可以講,大自然真係好奧妙,冇話邊一種係最靚。」

前往南極比賽的費用十分高昂,幸當時阿聰得到家人、朋友及不少山界人士的支持。(梁鵬威攝)

南極終站費用10多萬   阿聰:跑完最掛住香港

在2018年可以拿到四大極地馬拉松的總冠軍,阿聰表示,實在要多謝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原來賽事每一站的報名費和旅費動輒需逾5萬港元,主辦機構在頭3場都有給予免費名額予一些「特邀選手」參加,阿聰亦是其中之一。但在最後一站南極賽事,則最為昂貴,亦需自費參加,「南極嗰邊對選手本身嘅條件和要求係最高,而個成本亦高,所以報名費大約係10萬,旅費係大約3萬,本來都諗住放棄,但有朋友勸我唔好,話如果我成功去到,係可以鼓勵好多香港人。」當時阿聰一班兄弟曾表示用「半年人工」支持他出賽,而妻子則為他發起眾籌,結果在68小時就成功籌得大部分款項。

「不停去追一個目標,完咗之後先發現,最掛住嘅都係香港。」阿聰說。(梁鵬威攝)

「喺追求四大極地馬拉松嘅過程,離開咗家人好多個月,不停去追一個目標,完咗之後先發現,最掛住嘅都係香港,最想做嘅事都好簡單,就係同屋企人一齊過。」阿聰指,比賽令他更珍惜身邊的人,而在下一年,他除了希望自己的越野跑能再創佳績,亦希望能做到承傳二字,「希望可以教人跑、帶人跑,希望年輕人會因此改變生活態度,甚至影響生命......我希望如果可以跑嘅話,會一直跑到我行唔郁為止。」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