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紮染藝術】港台夫妻做全職紮染師 遨遊四海全靠一塊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給我們一片白,我們就賦予它生命。」

因流浪而紮染,再從紮染到流浪。一對港台夫妻張智晞(Josh)及蕭芷澄(Siu)為尋求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成立「巨人染」,把自由染進白布裏,變成絢爛的布幔,盛載着他們到處遊歷,走過香港、台灣、日本。他們深信,紮染會在適當的時機,把他們帶去最理想的地方。

攝影:洪業銘

紮染是自由 永遠無法預測

把一塊白布紮起,放進流淌着的顏料水裏,在白布碰上水的一剎那,絢爛的顏料便通過幼小的纖維竄進去,再從水中拿起時,它已成了一幅色彩斑爛的布幔。「每一幅紮染都獨一無二,就算同一個人用同一個方法、顏料去染,做出來的效果都不一樣」Siu說。

Siu喜愛紮染的獨一無二、無法預測。

正如無法預料的紮染圖案,遇上紮染,也非Siu計劃之內的事。「幾年前,我在紐西蘭背包旅行期間,遇上現在的丈夫Josh,墮入愛河之後,我們需要解決一個問題:我是香港人、他是台灣人,我們該以怎樣的生活方式,遊走於港台之間?」

遇上紮染是機緣:「紮染選擇了我」

剛好二人都是高蹺表演者,可以一邊「遊牧」,一邊表演高蹺,然而終究要面對一個殘酷的現實:表演的收入不足以維持生活。當時,他們需要自己製作表演的道具、服裝,機緣巧合之下接觸到紮染。

在一次又一次的試驗之後,他們慢慢意識到,或許「紮染」就是那個正確答案。「當時我們過着遊牧生活,需要一個能夠『帶着走』的技能,而紮染就是隨時隨地都可以做的事,只要我有一塊布、一盆水、一點顏料,就可以染自己的作品。」她形容遇上紮染正正是在一個對的時機,笑言是「紮染選擇了我」。

二人因踩高蹺而接觸紮染。

成全職紮染師 四年前落戶香港

於是他們就由一個高蹺表演者轉行做全職紮染師,更於2014年成立自家品牌「巨人染」。工作室落戶香港,是否等於兩顆漂浮的種子終於落地生根?Siu爽朗一笑,說:「我們沒有安定下來的打算。我們的個性與紮染很相似,紮染的水流會自由變化,我們所看到的顏色,就是水定型的那一瞬間。既然我們永遠無法控制水的流向,我們就要相信那一瞬間就是最美的。」

Siu(右)是香港人,Josh(左)是台灣人,兩人於紐西蘭認識。

兩夫妻由踩高蹺變全職紮染師。(黃桂桂攝)

當香港人都選擇花盡畢生積蓄,背一間蝸居時,他們卻選擇化成水中的顏料,由布幔帶着他們遨遊天地之間。「紮染把我們帶去很多意想不到的地方,我們曾到台灣、雲南、日本等地學習不同的紮染技巧,而成立『巨人染』後,我們亦到過不同場景,例如展覽、頒獎臺、廣告、媒體、社區群體教班等等。有趣的地方是,好像不是我控制自己要做甚麼,而是紮染順其自然地把我帶到不同的地方。」

紮染自由流動的特性與二人性格十分相似。

2014年,Siu及Josh成立「巨人染」,因為他們曾是高蹺表演者,而站上高蹺後便成了巨人。

性本愛自由 不受空間桎梏

紮染把他們帶到香港,一個大廈高聳、街道狹窄、人潮擁擠的城市,究竟這個彈丸之城還有沒有空間讓水自由流淌?Siu托着下巴,認真地想了想。「的而且確,在香港做紮染最大的困難就是『空間』,但『空間』不曾局限我們的創作。當你真的很想很想很想做一件事時,就會想盡辦法去做,最後總有方法可以完成。」幸而方寸之城沒有成為他們的枷鎖。

紮染,是兩個飄遊靈魂的安居之所,是自由,也是他們的生活。

+5
+4
+3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