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罕病視力體能退化 坐輪椅少女相隔六年再行山:身邊人話好危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陳嘉敏住粉嶺,她家附近就是蝴蝶山,出事前,她會獨自爬上位於家附近的山嶺,就是為了一睹夕陽餘暉。但世事無常,2015的一天,在上班途中時她雙腿突然無力,連一級樓梯也無法使力踏上。四年過後的今日仍然未找到病因,她身體機能卻日漸衰退,日常生活都要坐在電動輪椅上渡過。從前的蝴蝶山也沒法再次踏足。

一個月前,她卻坐着輪椅走遍香港仔水塘郊野,當日訪問已是第二次坐着輪椅去行山。坐輪椅也可以行山嗎?嘉敏會這樣答你:「殘疾人士可以做好多健全人士都做到的事,只要模式可以調整及改整,我們也能感受到大自然的風。」

攝影:龔嘉盛

四年前忽無力上樓梯

2015年的一天,當時23歲的她突然雙腿乏力,無論如何都踏不上那一級樓梯,下班後到醫院檢查,卻住上了幾個月,期間醫生做了不同檢查打算找出病因,怎料一找就是四年,直至現在,嘉敏還未被找出發病原因。不知何病,只知道身體機能不斷退化,由起初可以手推輪椅到後來要坐電動輪椅、腳掌可以向上屈曲到現時雙腿只能前後移動,近月,雙眼情況亦趨惡化。

訪問那天,我們再次相約嘉敏(左二)到粉嶺南涌行山,那裡路徑多數平坦,亦有巴士到達,方便輪椅使用者前往。

視力剩一半 對光線敏感

別人看到灰色,嘉敏會看到黑色;前方白色的光,她則看到灰色。最近她避免到旺角去,因為那裡人來人往,地面上的光影變化太大,眼睛會容易不適。「醫生說是感光細胞死亡,亦無法解釋是什麼原因引致。」因此她隨身帶備數副眼鏡,一副鏡片全黃色,在室內補光用;一副如同墨鏡般在戶外擋光用、還有用來學習用的放大鏡。最近她聽覺也變差,聽到別人說話音量時大時小,聽不到就要猜測別人說話意思。

這天外出她也隨身帶備數副眼鏡,在有需要時方便更換。

不敢行山:「覺得冇可能做到」

自從病發後,嘉敏也沒有再踏足過蝴蝶山。她接受過不同媒體的訪問,都離不開她與運動的關係,她頻頻嘗試不同活動:潛水、滑翔傘、跆拳道...都能夠在教練或義工的協助下做到,每樣幾乎看似輪椅使用者不可能做到的事,她都想趁有限的生命裏一一體會,告訴別人說「我做得到」。唯獨行山這項需要用上「雙腿」的活動,無所畏懼的小妮子卻不抱有希望,「當初我覺得無可能,我連第一步上去梯級都做不到,行山條路太斜,很多令人卻步的事,令我不敢去想。」仿佛未踏進大自然就已判了死刑,群內的輪椅朋友即使想踏入郊野亦不敢提起遠足,蝴蝶山的日落也只能成追憶,「我想試下再看夜景,看日落,但永遠好像有距離。」

當日與嘉敏同遊南涌路線如下:

+2

相隔六年再闖山林 所見景象記憶深刻

郊野公園似是輪椅使用者無法進入之地:凹凸不平的山坡地,交通又難以抵達,因人跡罕至如出事亦難以求救,種種環境因素成為他們踏足郊野的障礙。上月,有民間團體邀請嘉敏去體驗位於香港仔水塘的無障礙郊遊路線,團體篩選了幾條全港輪椅易達的郊遊路線,首先該地點有巴士到達,而路面多數是以混凝土路鋪成,路面斜度不大,還有怡人的風景及無障礙洗手間,甚至輪椅可以進入的涼亭。因此,相隔六年,嘉敏才得以重新踏足郊野。

那天她先坐地鐵到金鐘站,再坐巴士到漁光道下車,被眼前景象震撼,她興奮地向記者描述那天所見的景象:「遠處看到堤壩,還見到海洋公園,望出去就是海洋,陽光折射在海面上一閃一閃的,好美。」那天的光影也藏了在她眼睛,明亮閃耀。

相隔多年,嘉敏終於可以在輪椅上再次體驗到行山樂趣。

「這麼多年後再次行山,真的好開心。從來沒有想到可以再次行山,看到這麼漂亮的風景。」嘉敏續說:「原來行山比我想像中容易,其實有平坦的路,不一定是走梯級,也可以行山。」嘉敏後來把當天行山的照片放在社交網絡,引來一大群同樣坐輪椅朋友的迴響,「他們不斷問我在哪裡、怎麼去、危不危險,打算之後約朋友一起去。」說完,她臉上露出一個滿意的微笑。

【周五心意運動】您捐一封$50利是,已可為基層送上溫飽,01心意呼籲您支持【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每$50可為1個基層家庭送上暖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