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裕民坊】老商戶拉閘交舖 義工拆招牌 留住觀塘書法家墨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市建局去年為觀塘裕民坊內的違例構築物提出特別搬遷方案,就重建方案達成協議的商戶今日(2月28日)交吉。昔日繁榮街道今日已人去樓空,商鋪紛紛拉下大閘,商戶與街坊擁抱後,輕輕說句再見,對裕民坊作最後道別。

攝影:李澤彤

裕民坊不少商舖早早落閘,閘上被人貼滿一張張有關重建報導、攝影作品或素描,經過的街坊駐足在鐵閘前,細看數算着觀塘歷史的一字一句,不少市民知道重建消息,特意舉機來拍攝最後的裕民坊。

 

校服店老闆:昔日買校服小孩變大狀

「最緊要身體健康!」有市民今日專程從西環過來,與湘記的老闆陳生寒暄。湘記從事校服生意,老闆娘陳太還記得,以前有位街坊經常帶一位小男孩來訂造校服,如今他已成了大狀,校服店也要轉營變賣牛仔褲。五折清貨,掛滿長褲的鐵架已被清空。陳太正為最後離場作準備,她在閣樓的舊物堆中,找到多年前因搬家留下的全新床褥,打算免費送岀贈街坊。「有冇人要呀?全新㗎!」她對着路過的街坊喊,最後落在鄰近的小販手裏。拉閘關門,湘記完美結束51年的歷史仼務,陳太輕嘆道:「時代變了。」

交吉後仍交收貨品:做生意要有始有終

曲終人未散?在裕民坊兜轉幾圈,經過近地鐵站的馬路口,原本於昨日關上閘、已交吉的新華印務,老闆娘劉太今天竟搬了張摺椅,獨自坐在店前,逐一數算手中的一袋袋印章,問她在做什麼?「有啲客訂咗嘢又唔嚟拎,我噚日打咗電話叫佢哋嚟拎返,我咪係到等佢哋囉!」她搖搖頭笑道:「好似好冇骨氣咁,收咗鋪仲返嚟開!但無計啦,始終賺人哋錢,都要有頭有面,有始有終。」

本應已交吉的老闆娘劉太今天竟搬了張摺椅,獨自坐在店前,逐一數算手中的一袋袋印章。

下午二時左右,市建局職員陸續到已達成搬遷條件的店鋪「收舖」。開業18年的欣欣高級時裝亦於今日交還鑰匙,老闆娘Vivian滿是不捨,她專程找來朋友為她收鋪一刻「留倩影」。Vivian母親今日亦特意到場,逐一與街坊擁抱,向他們說句:「再見啦!」職員隨即落閘,大閘關上的一刻,亦代表一個時代終結。

開業18年的欣欣高級時裝亦於今日交還鑰匙,老闆娘Vivian滿是不捨。

收集招牌作最後紀念

不少市民今日專程來到為最後的裕民坊拍下紀念照,亦有人在重建之前力挽狂瀾,打算多少保留一點歷史遺跡。活在觀塘創辦人袁智仁聯同一眾義工,希望在市建局拆去土木之前,加快腳步,不斷向各店主查詢招牌下落,並在取得他們同意後,拆去留下記錄一代輝煌的招牌。「招牌好有趣,透過招牌會知道城市以前的發展,最後藉着收集招牌保留裕民坊文化,同時保存香港特色。」

他們逐家逐戶去拍門取得同意,走到一間寫着天然公司、售賣手錶配件的商鋪前,袁智仁說起往事:「天然公司在50年代時是一間茶樓,好多街坊會來這裡飲茶。」以前裕民坊的商戶要找師傅寫招牌,就數曹華安最有名,繞裕民坊轉一圈,發現有不少以黃色為主、紅色為陰影的手寫招牌,袁智仁說,那是曹華安的字跡,「好多街坊話會搵觀塘曹華安寫字,話佢寫字特別靚,觀塘見到好多佢嘅字!」

團體保育觀塘12年:我唔敢短時間再嚟 

自從市建局在2007年啟動觀塘市中心重建以來,袁智仁就在觀塘辦過不少保育活動,走到今天,重建已逼在眉睫,他除了感到萬般不捨,還有幾分唏噓:「市建局話今日唔係清場,但對我嚟講同清場冇分別,經過今日之後,呢到可能得返廿幾間鋪頭,商戶零零星星的感覺好Hurt,與以前繁榮的裕民坊相比有好大分別。自己都要沉澱一下,要時間適應,可能要隔一段時間先會再嚟。」

袁智仁就在觀塘辦過不少保育活動,走到今天,重建已逼在眉睫,他除了感到萬般不捨,還有幾分唏噓。

觀塘市中心重建項目自2007年啟動,涉及面積約57萬平方呎,牽涉逾1,600個業權及約5,000名居民,重建歷時十二年。市建局去年宣布以一億港元,向商用及住用的經營者、租客或業主提出特別搬遷賠償方案,金額按位置、面積及經營年期分配,市建局曾指,現時約有85%用戶接受特別搬遷方案,至於未有接受搬遷方案的構築物用戶和持牌小販,市建局表示會繼續與其相討,並預計本年中會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強行收回土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