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上水.記者手記】睹警員手掐示威者頸 無警告向記者噴胡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9年7月13日,「光復上水」遊行於下午3時30分於北區運動場揭開序幕,而遊行的第一次大規模衝突大概要由下午4時多一場包圍符興街屈臣氏的行動說起。我剛好目擊了整起事件的事發經過,且寫一手記,記下那一個多小時間發生的一切。

衝突始於圍堵屈臣氏

下午4時17分,Telegram群組傳來一張水貨客被困符興街屈臣氏的照片。4時30分,我到達現場時,屈臣氏已拉起閘,店員用手緊緊按着閘門拉手位,示威者則圍着屈臣氏大叫:「釋放水貨客!」

後來一名光頭、身材健碩、穿黑衣的男人(後稱光頭男)進入示威者與屈臣氏中間位置,站在閘前拍攝示威者面部照片,示威者隨即鼓躁,要求光頭男刪除手機內的照片,光頭男拒絕,雙方發生推撞。(後來有示威者向我說,親眼看到光頭男用手推及打糾察員。)光頭男又要求要找警察。

光頭男在警察保護下點起一支煙

數分鐘後,近十名警察到場,保護光頭男,其後欲掩護他離開,示威者再次鼓譟,大叫:「唔好走啊!」最終警察增加警員,光頭男在警察重重保護之下由符興街進入新發街,示威者雖一直尾隨並繼續吶喊:「唔好走!」但光頭男在警察堆中悠閒地點起一支煙,放進口裡,用力一吸,然後呼出一口白煙。人群在他的一呼一吸中走到新發街及龍琛路交界的扶手電梯位,警察掩護他上天橋,欲使他從天橋位置離開。乘電梯前,光頭男把煙頭放在腳底位置用力一捽,再把煙頭扔在路邊。

光頭男走上天橋後,我本以為事件已告一段落,但突然有示威者衝上行人天橋,邊跑邊叫:「唔好走!」然後堵塞光頭男的去路,雙方爭執不久,便有警察趕到並再次像守衛般圍着光頭男。我聽到有示威者向警察理論,說見到光頭男打人,又質疑警察為何不拘捕他,期間其他示威者不斷喊:「落孖葉!落孖葉!」、「拉人啊!」、「香港警察,社會垃圾!」我把鏡頭影向光頭男,只見他交叉雙手放在胸前,高高地昂着頭,又多次低頭與身邊警員竊竊私語。

光頭男在警察的保護範圍內點起香煙,一口一口地抽。

+3
+2

推撞間目睹警員手掐示威者頸部

約下午4時50分,多名警員到場增援,並在橋上開路,欲將光頭男領向上水廣場位置,示威者起哄,大叫:「黑警放人啊!」他們擔憂警察會直接讓光頭男離開,遂不斷向前推,示威者一推,警察也用力向前推,夾在示威者及警察中間的記者便成了夾心。那一刻我想起示威者常說的「Be Water」,我彷彿真的成了水,隨着人潮左右流動。當警察用力推,我站不穩,即將向後倒時,後方的示威者又把我推向前,我就這樣在人潮中蕩來蕩去,大概蕩了三四分鐘。

在示威者與警察互相推撞中,一位編號UI19xxx姓蔡警察就在我眼前用力推開一眾示威者,然後一邊指着他對面一位年輕男示威者一邊喊道:「唔好再推啊!唔好再推!」在蕩來蕩去之間,我眼角看到那名警察伸直左手緊緊掐着那名男示威者的頸部,大約2至3秒後方才放手。男示威者瞬間被人浪推後,耳邊傳來他激動大叫的聲音:「你啱啱捏住我條頸!你捏我條頸!」

 

推撞期間,記者目睹有警察用手掐一年輕男示威者的頸部。

女示威者稱警員觸碰到其胸部

那名姓蔡警員不予理會,繼續撥開前面的示威者。這時,我眼前一位女示威者突然問姓蔡警員:「你咩number?你隻手掂到我個胸!」警察否認:「我冇掂到你個胸。」女示威者激動說:「你話掂唔到啊?我feel到啊!」她再向該警員索取警察編號,那警察指指他的委任證,說:「姓蔡㗎,你記低佢啦!」

也許就這樣跌出欄杆⋯⋯

當時情況十分混亂,我曾雙腳離地,又多次被人踩,踩到雙腳幾乎失去知覺。期間有警員一度向前推,我身後沒有示威者,差兩個身位便碰到欄杆,在那短短的一秒間,腦海中飄過一個可怕的念頭:「會不會就這樣被推跌出欄杆?」這時突然有一雙手搭着我的肩膊,後方傳來一把年輕女子的聲音:「唔使驚,我搭住你!」

有女示威者指警察觸摸到其胸部,向警員索取警察編號,該警將將其胸前的委任證拿給女示威者看。

無警告下向記者及示威者施放胡椒噴霧

後來人潮在雙方的推撞間來到上水廣場門口,時間約下午5時。突然有大批警員從天橋另一方位湧出,光頭男在警方掩護下從天橋往上水火車站方向離開,示威者不滿,再次與警員發生衝突。我還在看一邊的衝突,另一邊便聽到上水廣場門口有警員大叫:「讓開!讓開!」然後在沒有任何警告之下,向記者及示威者面部施放胡椒噴霧。我大約站在第三排的位置,面部及手臂都被零星胡椒噴中,赤痛赤痛的,有種皮膚被火慢燒的感覺。(後來有其他傳媒的男記者說他剛好站在最前,警察就在他面前施放胡椒噴霧,他整塊面及右手手臂都紅了,而且痛得緊要,但因要工作,只用濕紙巾抹抹便忍痛繼續拍攝。)

其後警方一直退後防線,5時15分左右,林卓廷及范國威議員到達天橋調停,氣氛方才緩和下來,期間示威者仍不斷叫囂:「你哋對住記者噴!」又質疑有示威者被警察拘捕,要求警察交代。

下午約5時03,上水廣場天橋門口位置有警察在沒有警告的情況下在向記者及示威者面部施放胡椒噴霧。

首次衝突的落幕

直至約5時40分,橋上情況已大致穩定,不少示威者離去,剩餘的十多個示威者便聚在一起商討對策,有男子說:「依家Telegram又好,記者又好,都話天橋底有情況,二嚟依家條橋人手唔夠,所以我唔建議同依條防線對峙,不如散開落返去好過。」其他示威者亦同意,於是他們一邊大叫:「自己人,一齊走!」一邊向橋底方向離開。

這場大概是2019年7月13日「光復上水」遊行中的第一次大規模衝突,便於這裡落下帷幕。

下午5時40分,天橋上的示威者皆散去,只餘下記者及看熱鬧的居民。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