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遊行】沙田八旬伯伯零裝備上陣守護孩子 「拎個身直接擋」

最後更新日期:

在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後,今日(27日)仍有大批市民到元朗「郊遊」。而好鄰社北區教會亦繼721後,再次發起「守護孩子行動」,截至下午3時,已有近60至100名銀髮族、爸爸媽媽報名參加「守護孩子行動」。

今年82歲的黃伯,在沒有帶備頭盔、眼罩等保護裝備的情況下「真空上陣」,他直言毫不畏懼,「驚咩啫?夠膽你咪打落嚟囉,我會直接拎個身去擋。」他又寄語年輕人萬事小心,保留性命,「繼續為香港做嘢」。

近百人參加「守護孩子行動」

下午2時,好鄰社北區教會陳凱興傳道及一眾「守護孩子行動」參加者於西鐵朗屏站A出口集合,現場有人製作寫有「守護孩子」的綠肩帶及派發鮮花。陳傳道稱行動的目的與721一樣,在有衝突時隔開警察及示威者,以滅少混亂場面發生。他又建議當警察出動催淚彈、海綿彈時,參加者應盡快撤出,免生危險。

陳伯真空上陣,拄一支拐杖,拿一支鮮花,便打算站在警察與示威者中間保護年輕人。(王譯揚攝)

「我哋都幾十歲啦,有咩所謂。」

82歲滿頭花白的黃伯手拄拐杖,拿一朵鮮花,沒有帶備頭盔、眼罩、口罩等保護裝備,他直言不怕危險,「驚咩啫?夠膽你咪打落嚟囉,我會直接拎個身去擋。我哋都幾十歲啦,有咩所謂,後生仔就一個都唔好少!」他說他會持鮮花與陳伯(陳基裘)一起走在遊行隊伍的最前線,站在示威者與警間之間作緩衝。

陳伯是沙田人,他直言很少入元朗,今日特意與哥哥及弟弟三兄弟一同參與「守護孩子行動」,哥哥已屆96歲。操一口帶潮洲口音廣東話的他,本身是潮洲人,於二戰期間來港。他說他愛香港,「香港始終是最好!」但他認為現時香港的情況是前所未有般危險,甚至比日治時期更危險,「咁大個仔未見過,𠵱家係香港人打香港人!」

黃伯認為,現時的香港比日治時期的香港更差劣。(王譯揚攝)

寄語年輕人:一個都唔好損失

下午四時許,黃伯遊行近一小時,但不言累,他說他平時有游水、運動,身體健康,「我一定要行到底!」

他自6月頭開始已參加大大小小不同的遊行,他認為香港的年輕人不是「廢青」,「非常好,好有質素!」,他說學生絶對不是暴徒,「佔領立法局(立法會),拎汽水會擺低錢;200萬人出嚟行,都冇打爛嘢!唔係暴徒,係質素好高嘅學生。」他說他會支持學生,因為「佢哋喺度保護香港嘅核心價值。」

他寄語香港的年輕人要萬事小心,「小心啲,唔好畀警察打,一個都唔好損失,繼續為香港做嘢。唔好激進,唔好掟玻璃,繼續為香港奮鬥落去。」他又認為香港人應每個星期日都走出來,不要停,「停咗就輸,呢一仗一定要嬴返嚟!」

黃伯:「停咗就輸,呢一仗一定要嬴返嚟!」(王譯揚攝)

六旬婦:大家都有責任

另一「守護孩子」參加者何女士年近60,她帶齊全副裝備參加,有口罩、護目鏡及毛巾等,她認為自己一把年紀,「最緊要唔好連累人,自己保護自己」。她直言心情緊張,因為不知會發生甚麼事,亦不知道見到年輕人被打時,自己是否真的有勇氣去擋,「但都想去守住,希望見唔到暴力發生。」

她嘆每一位走出來的年輕人都好有勇氣,「呢個時間,大家可以去玩、去睇戲、去游水,點解要出嚟?因為大家心中覺得有啲嘢係啱,要去堅持。」她認為年輕一代已經好厲害,希望年輕人與銀髮族之間能互相學習。又寄語年輕人:「大家都係香港人,做啲咩大家都有責任,唔好覺得全部都係你哋責任。我哋一齊去,一齊返,一齊表達訴求,大家都想件事成功。」

何女士說她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勇氣去擋,但希望可以守住年輕人。(李智智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