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元朗】73歲陳伯憶述元朗衝突 拒入盾陣反被「屈」不願對話

撰文:黃桂桂
出版:更新:

7月27日「光復元朗」遊行,晚上再爆警民衝突,警察衝入元朗西鐵站清場,現場流下血跡。約晚上10時30分,陳伯(陳基裘)及陳凱興傳道一行人到達元朗站G出口天橋,與現場警察談判,希望化解緊張氣氛。陳伯一度獨自前往與警員談判,有警員要求他進入盾陣內,陳伯拒絕,該警員以陳伯拒絕談判為由,宣布溝通失敗。
攝影:余睿菁

73歲陳伯趕赴衝突現場

陳傳道稱,約晚上10時30分左右收到消息指元朗站G出口有情況發生,他及陳伯趕至時,已經發生警察以警棍擊打示威者的流血事件,「地下有一灘血」,現場亦煙霧瀰漫,疑為示威者使用滅火筒抵擋警察所致。

當時天橋位置有示威者與警察對峙,他們便決定走到示威者前線與警察協調,以為緊張情況降溫。陳伯稱,他初時站在記者及示威者前方,遠距離要求警察保持冷靜克制,並多次提出要與指揮官對話,惟警方沒有回應。

元朗昨晚爆發警民衝突,陳伯(左)與陳凱興傳道(右)趕赴現場希望保護示威者。

獨往前線要求與警對話

雙方僵持了一會兒,陳伯再向警察提出獨自一人前往警察防線,與指揮官對話。然後便單人匹馬,手上拿着寫有「停止鎮壓市民」的紙牌,「我沒戴頭盔、口罩等,只在頭上包裹保鮮紙」,直行至警察防線前,與警員只有一盾之隔。

陳伯憶述,他再次提出要與指揮官對話,當時一位姓凌駐守葵芳的總督察在盾陣後說:「有咩可以同我講。」陳伯要求他表明身份及出示委任證,姓凌總督察拒絕,並對他說:「冇必要話你聽。」

陳傳道憶述,昨晚趕至元朗站衝突現場時煙霧瀰漫,疑為示威者使用滅火筒抵擋警察所致。(資料圖片/ 羅國輝攝)

拒走入盾牌「陷阱」反被指拒絕談判 陳伯斥警歪曲事實

其後陳伯打算勸警察冷靜,表示對其推進的擔憂,他開口說:「我同你講⋯⋯」那凌總督察便說:「你入嚟先講。」然後指示前線警察打開盾陣,招手叫陳伯進入盾陣內,陳伯馬上拒絕。「梗係要拒絕啦,當時我單人匹馬,點知入咗去會唔會係一個陷阱,又冇記者影到入面情況!」雙方擾攘一會兒,陳伯仍堅拒入內,那總督察便說:「好吖,你唔入吖嘛。」便抬頭,指着前方的記者大喊:「而家係陳伯唔接受對話,作出拒絕,所以談判失敗,唔係我哋責任!」陳伯怒批:「有冇搞錯!佢喺度歪曲事實!」

陳伯指,昨晚要求與警員對話時,被敵請進盾牌陣,他當時拒絕,但卻因此被警方指陳伯拒絕,因此談判失敗。對此陳伯感警方在歪曲事實。

深入盾陣談判 離開疑被警挑釁

原本在後方的陳傳道及許智峯議員馬上走上前,三人一起進入盾陣內與警察談判,他們向警方表達對其推前防線的擔憂,警察亦答應不會推前防線,不會進入地鐵站內,「佢話佢哋都唔想入地鐵站,許智峯議員就話:『但係你哋啱啱入咗去!』警察話係有示威向警察扔雜物。」最終他們達成共識,示威者不再以激光射向警察,警察也不會推前防線。

陳伯說,「喺我離開盾陣嗰陣,有幾個警察拎住盾牌,用好挑釁嘅語氣話:『走啦!快啲走啦!』係言語藐視我!我一個人對住幾十個全副武裝嘅警察,但佢哋咁同我講嘢,咩警察嚟?」

陳傳道亦不滿稱,「我哋嘅行動係希望為衝突降溫,警察話服務市民,但就做好多嘢去挑釁市民。現時警察與市民的權力並唔對等,佢哋嘅姿態係一定要市民屈服。」陳伯相信警隊內仍有「有良知嘅警察,希望你哋可以本着良心,為市民服務」,又寄語年輕人要忍耐,「爭取法治要講文鬥,不使用武力。」

「光復元朗」遊行之後演變成激烈警民衝突,速龍小隊衝入元朗西鐵站毆打驅趕示威者,現場更留有一地血跡。
陳伯於721上環衝突中也在現場。(資料圖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