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2019】機場大叔出戰大埔鄉郊 決不坐享「收成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區議會選舉提名期上周五(4日)開始,惟政府宣佈訂立《禁蒙面法》,有指區選亦因此或會延期。自六月反修例運動以來,各區相繼有「素人」出現希望挑戰建制派。當中有大部分是年輕人,不過滿頭白髮、曾在813機場衝突中隻身擋在警察和示威者前的「機場大叔」陳振哲,原來也積極考慮在大埔區參選。

曾任跨國公司亞太區財務總監、轉職經營殯儀生意後現時已上軌道,今年40多歲的陳振哲,本應像立法會財委會主席陳健波等中產人士一起坐享「收成期」,現時卻每天深入大埔鄉郊了解民情,「其實現任區議員唔算好差。」他說道,「只不過我可以保證,我唔會去到重要關頭時,有人吹雞就『歸邊』或者唔表態。」

在813由網民發起機場「警察還眼」行動中,一身西裝的陳振哲出現在示威現場,期間他幫忙搬動路障,一度被誤認是機管局職員,當時他稱自己是「市民陳先生」,只希望警察順利離開後就能化解衝突。後來多次的示威活動、以至日前紅磡隧道警察截停巴士搜查市民,他也有出現,表示是希望運用自己的調解員資格,以「和理非」方式保護年輕人。

陳振哲在大埔區生活多年,見證區內逐個部分不斷發展。(呂諾君攝)

法學碩士「棺材頭」 落戶鄉郊林村谷

雖然在網上被稱為銀髮族,但陳振哲現時只四十來歲,有會計、財務及法律背景,並曾出任兩所中學的校董。「民生事冇話啱定錯,用調解同溝通,我相信同樣可以處理到好多問題。」持法學碩士學位的陳振哲,多年前由商界轉戰殯儀業界,並成立了祿福禮儀學院,現時是負責統籌整個殯葬儀式的「棺材頭」之一。與很多人一樣,在反修例運動發生後,萌生由地區改變政局的想法。於是他在七月加入了民主派黃大仙區議員譚香文發起的區議會反自動當選運動,希望能為重奪區議會出一分力。

陳振哲指,最初選擇服務的大埔選區,因有其他民主派人士出現「撞區」,但反自動當選運動方面表示他們只是一個平台,著陳與其他參選人自行協調。他找過多個民主派議員幫助聯絡協調,最終決定落戶建制派盤踞逾十年的林村谷,並在八月開始籌備地區工作。

鄉郊地帶共30條村  擺街站駕車落區視察

林村谷選區以鄉郊地帶為主,面積橫跨數個山頭,當中包括了大埔林村一帶以及大窩西支路一帶共30多條鄉村。早年曾於南華莆居住的陳振哲,指出鄉郊一帶有兩大民生問題:交通和網絡。

「有啲村一入到去就好似走咗入結界,上網好慢甚至係完全冇任何網絡......」雖然過去有就興建發射站作出討論,但有市民擔心會有輻射問題未能達成共識;至於交通方面,則更加困擾,「大窩西支路近年因為起公路,沙麈滾滾之餘,改路都改得好犀利;林村就更加唔使講,得一條路出入,成日塞車,小巴亦成日滿座,居民等車往往要等好耐。」

「雖然話範圍好大,不過村民搭車出入,一定會喺太和廣場轉駁其他交通。」陳振哲指,因太和廣場是各村的交通匯合點,平日他會在該處擺設街站,也會不定時駕着私家車「左兜右兜」,由最初連選區邊界也未能認清,到現時熟記範圍之餘,村民開始認得甚至與他詳談,「有時駛入去見到佢哋喺個站度等車,回程駛出嚟見到佢哋仲等緊,就可以計到佢哋平時等車等得有幾耐。」

大埔村民講理友善  中年人活力不夠仍有優勢

自小住在廣福邨居住,陳振哲在大埔區生活多年,見證區內逐個部分不斷發展,「以前得好少巴士線,細個唔夠錢搭74X,要搭兜得遠啲嘅74A。」他形容,大埔社區應有盡有,猶如自成一角,一眾大埔人不論在網上還是社區中都很團結。而鄉村原居民亦與外界的印象有所不同,大部分的村民都友善理性,也因為有不少外來居民,陳振哲認為,對手雖有「鐵票」,卻也存在變數。

「其實現任區議員唔係真係太差,有啲民生嘢佢有去跟進......不過佢屬於建制政黨,喺重大議題上面係需要『歸邊』。」陳振哲指出,以早前的大埔遊行為例,大埔區的建制派議員全都一同聯署作出反對,因此,在新一屆的區選中重奪區議會變得十分重要。

被問及自己與一些年輕地區素人有甚麼不同,陳坦言,自己欠了一些活力和創意,「當然我哋已經冇咁好精力,亦都只識擺街站同街坊多啲溝通,不過我相信,中年人士喺調解能力同埋歷練方面可以搭救。」陳振哲指,重奪區議會的行動中雖以年輕人為主,但也有不少中年人士走出多年來的「舒適區」,「其實有風險㗎,拋頭露面一定影響生意,更加隨時畀人點相,鄺神都畀人打啦。」他笑說,「不過既然都到咗收成期,就更加冇嘢好驚。」

至截稿時間未有其他人參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