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協調下一度「讓路」獲街坊挽留 大學任嘉兒再出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是住在附近的街坊,你是不是打算服務這一區?」當時仍未報名參選來屆區議會選舉的任嘉兒,和街坊遊走在港島半山區的列提頓道一帶視察社區問題期間,一名行經的男子突然趨前,如此問道。她肯定答罷,男街坊始從竉物在街上便溺的異味、路邊有建築廢料堆積的情況說起,向她講解附近一帶有待解決的問題,臨走前亦不忘為她打氣,留下一句「加油」:「要拉票的話,找我幫忙!」

「街坊覺得你有機會幫到忙,才會花時間和你聊天,說出他們的意見。不認同你的話,我相信他們不會跟你說這些。」後來說起這件在街上遇上的小事,任嘉兒如此道。每一場社會運動對社會中某些人來說,都有如一場覺醒,五年前的雨傘運動如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而引發的社會運動亦然。一如五年前,這場反修例運動展開後,政治素人紛紛落區,希望將多元的聲音帶入議會、填補白區,讓選民真正有選擇,任嘉兒便是其中一人。

放棄護士正職,自7月起走進中西區大學社區的她,雖然在民主派協調機制下一度抽身,但在街坊挽留下,任嘉兒再次投入社區工作,更報名參選接下來的區議會:「哪裏需要我,我就到那去。」

街坊主動上前向任嘉兒反映社區中的問題,她坦言對此感到高興:「街坊覺得你有機會幫到忙,才會花時間和你聊天。」(李穎霖攝)

和大部分的素人一樣,對街坊來說,27歲的任嘉兒是社區中的新面孔,但這大學社區對她來說,卻是熟悉得很。畢業於區內的香港大學,在學期間,她曾在學生會擔當內務副主席一職。「如學校的WIFI連不了線、學生會大樓內的商舖事宜,都是我需要處理的。」說罷,她又笑着道:「和現在社區中發生的小事有點相似。」學習處理校園內的小事之餘,她亦發現世界之大,社會中尚有不少事需要關注。在學期間,雨傘運動爆發,亦令她漸漸摸索到自己在校外的崗位。

「罷課時,見到警察原來會施放胡椒噴霧,當時作為學生,那是我從沒想過會發生的事。」事出突然,在基本上只有學生聚集的場合,任嘉兒說根本無人知道該如何處理受傷人士。在外援、物資都欠奉的情況下,身為護理系學生的她才發現,原來在學校學習的急救知識,在那場面派得上用場。在那場不少大專院校學生會成員,都以學生領袖身份參與的社會運動中,任嘉兒選擇急救員的崗位:「當時我見到很多位置都有人了,所以我就去擔當一個新的角色。」

2016年罷課和佔領公民廣場事件,為雨傘運動揭開了序幕,任嘉兒當時發現在校學到的急救知識於運動中派得上用場,便擔當起急救員的角色。(Getty Images)

畢業過後,任嘉兒並沒有投身政界,但在各個示威活動中,她仍以急救員身份參與,為受傷人士治理,她說作為一個護士,自己總感到「有種責任」。「哪個地方需要我,我就去那裏。」她總把這句說話掛在嘴邊,問起7月時為何毅然辭職、投身地區工作,她也是以這句說話開展近月的經歷。

「很多街坊說社區中有很多問題,多年來都未得到改善。很多人都表示想要一些新面孔、新轉變,找一個較熟識大學的人。」雖然家住將軍澳,但任嘉兒說求學時期,自己有一半時間都在大學一帶生活,覺得和這社區有淵源,在朋友的邀請下,決定踏出這一步:「在現今的社會現況,我覺得大學這個社區需要我。」然而,後來漸漸出現民主派人士「撞區」的情況,在協調機制下,任嘉兒9月時一度決定退選,「讓路」予區內另一素人出戰區議會。

發現大學區的街坊渴求改變,任嘉兒7月時毅然去護士工作,投身地區工作,她總是說:「哪個地方需要我,我就去那裏。」 (李穎霖攝)

「功成不必有我,誰做到這角色,就由他去做。」問起當時的決定,她以這樣簡單的一句解釋着當時的想法。去屆區議會選舉,傘兵劉偉德以不足400票之差,敗於連任至今已25年的區議員陳捷貴。兩者得票相距不大,若多於一位民主派人士出選,任嘉兒認為此舉定必會分薄票源,亦是她不願見的情況,故對方堅持出選,她亦只能讓步:「辭職做社區工作,說白一點,就是想踢走建制,如果最後只差100票輸掉,我如何對得住街坊?」

然而,在協調下「勝出」的地區人士背景受到街坊質疑,不少人紛紛要求任嘉兒「撤回」退出的決定,訊息、來電之多令她的電話一天要充電3、4次,她亦坦言意外。「有街坊私下找我,想為之前趕着回家、未接下我的傳單說聲不好意思,覺得當時應該收下傳單,再向我說聲加油。」挽留聲下,她重啟地區工作,惟一度決定退出,未來若再有人希望協調,她會再抽身嗎?縱然自己亦未能解答街坊對區內另一位政治素人的質疑,但這次,她答得堅定:「如對方不是民主派,我不會和她協調。」

在協調下一度決定「讓路」,但在街坊的挽留、對區內另一位政治素人的質疑未除的情況下,她再度投入地區工作,亦多了一份堅定:「如對方不是民主派,我不會和她協調。」(李穎霖攝)

不止是挽留,在2個多月的地區工作中,任嘉兒亦得到不少街坊的幫忙。採訪當日,有街坊特意安排對樹木有研究的朋友,帶她在區內遊走,了解樹木的種類、狀況,走在路上,亦有路經的街坊上前向她講解區內環境問題。在社區中走了一圈回來,任嘉兒笑言「長了知識」:「好多樹都很危險,再打風的話可能會造成破壞。樹在這一區也是一個很大的議題,要平衡保育和行人安全的問題。」在這個較多中產人士居住的社區中,她本來以為街坊也未必有時間和她反映問題,但不少人一見到她,就把區內的野豬、垃圾、環保問題娓娓道來:「原來這些事20多年來,都沒有人處理過。街坊願意花時間幫你,證明他們真的需要改變。」

區議會多年只被視為一個諮詢架構,任嘉兒認為這令不少人對此議會事務少了關注,但她認為區議會可對政府施政提意見,亦是重要的一環。「正如明日大嶼也會影響到中西區的交通,這些也會在區議會上討論。又例如早前18區區議會主席在未有諮詢下,聯署支持修訂逃犯條例。」她認真道:「有人在議會中發聲,做到的比大家想像中多。」

在2個多月的地區工作中,任嘉兒得到不少街坊的幫忙,採訪當日,有街坊特意安排對樹木有研究的朋友,帶她了解區內樹木的種類、狀況。(李穎霖攝)

「每日睡醒開電視,情況都在變差。」在這風波不斷的數月,任嘉兒辭去穩定的工作,用短短數個月的時間,去一打場輸贏仍是未知之數的仗,這決定可說是背水一戰:「在現在這個大環境,我相信要再找一份工作是可以的,但在這戰場上輸了的話...」她未有把後半句說完,續道:「我想盡一分力去保護香港。」落區半年也好,一年也好,現任議員服務的25年時間,仍然難以追上,但任嘉兒似乎仍帶着一絲樂觀:「問題是大家在未來4年,希望這社區長遠有怎樣的改變。」

任嘉兒為2019年區議會中西區大學選區參選人,截至10月14日,同區其他參選人為歐頌賢及陳捷貴。

「2019區議會選舉專頁」集合18區區議會資訊,今年更特設「01選區搜尋器」幫你搵到自己選區!

參加埋《區選有冇常識問答比賽》,賺盡「01積分」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