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塘紙鶴追悼會】七旬婦遊行遭家人圍攻:會叫佢哋落場睇真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周日(27日),逾百名市民於觀塘海濱花園舉行「自由紙鶴追悼會」。兩名來自沙田的女子帶同七旬母親到觀塘海濱摺紙鶴。「我想學,跟啲細路出嚟」,這就是婆婆開始在場學摺紙鶴的原因。每一隻形狀大小各異的紙鶴背後,都是盛載她們四個月來走遍18區的故事。

昨有市民於觀塘海濱花園發起「觀塘自由紙鶴」活動。(資料圖片/余睿菁攝)

七旬婦為港人學摺紙鶴

梁太今年73歲,這天是她人生第二次摺紙鶴。七旬老人學習速度稍慢,偶爾紙鶴翅膀無法打開,梁太總會抱怨說,「唉呀,又唔記得點摺」。身旁的大女兒接過紙鶴,拆掉再重新摺起來,梁小姐笑言,母親上次已在沙田新地城市廣場摺了一遍。

連月反修例風波持續發酵,每逢周末各區總有不同主題的示威活動。自六月起,梁小姐與妹妹總會拖著母親走訪各區的和理非集會,像823「香港之路」那天,她們到了石硤尾與素未謀面的市民手拉手拉成人鏈。梁小姐說,第一次站出來是6月9日那天,「佢話想跟我哋出去睇吓發生咩事,每次睇完佢都會覺得應該要再睇睇」。由是者,兩姊妹便牽著媽媽的手,走了四個月的路。

梁太73歲才學摺紙鶴,總是忘了步驟。摺出來的紙鶴都被女兒笑稱是「肥鶴」。(曾雪雯攝)

為遊行做足準備 預先計劃逃生路線

不過,兩姊妹帶年邁母親出來遊行,也有自己的顧慮。梁小姐說母親步速較慢,偶爾會腳痛,因此每次大型遊行總得預先尋找回家路線。「其實係驚嘅,所以我哋未完就會走,譬如以前6點完,會4點就走」。近月大型衝突越演越烈,三母女八月便曾在荃灣楊屋道遇上防暴警察準備清場,「最後冇事,係難走啲」,梁小姐說。

周日,有市民在自由紙鶴追悼會派發「香港加油」小書籤。梁太把它綁在背包上作裝飾。(曾雪雯攝)

以遊行照片「反擊」親友

被問到年屆七旬的梁太,連月奔波會否感到疲累?她笑言:「無腳痛,呢排好仲瞓咗。」梁太性情幽默開朗,加上銀絲染成深栗色,驟眼看並不像73歲。但原來這名樂天長者也會因政見不同,與兄弟姊妹鬧不快。

梁太有七兄弟姊妹,大部分家人都居於澳門,只有她與兒女居於香港。家人不時在家族WeChat群組內,分享未經證實的訊息及指摘示威者的對話。支持反修例運動的梁太指,自己被圍攻是常態,「咁我又唔會同佢哋嘈,但會叫佢哋落去睇真相。原來警察真係會打後生仔」。在群組內孤立無援,梁太只得向放工回家的子女吐苦水。梁小姐笑言,「佢會呻話:『唉,今日又俾人圍攻啦。』我哋會拎嚟睇,覺得好搞笑。」不過,梁太亦會反抗,每次遊行、集會後,她總愛在團組分享自己參與和理非活動的圖片,以及自己親眼見到的情況。「佢哋會覆我年紀大,就唔好出咁多去啦。」梁太笑言。

梁太1968年從澳門偷渡來港,曾任車衣女工,其後結婚,成了五名子女的母親。香港於她是個自由之地,「只要你努力就能得到你想要嘅成果」。(曾雪雯攝)

女兒教YouTube看直播 被讚開明

梁小姐笑言,身邊不少朋友羨慕她可以與母親擁有相同政治立場。梁小姐坦言慶幸母親開明,「知佢開明,但冇諗過佢接受能力咁高」。尤其是母親甚至為了支持年輕人,而與身邊的街坊「割席」。梁太在旁插話解釋,自己不會跟他們爭辯,「咪唔講嘢,不過買餸見到都會Hi、Bye。」

小時候,梁太帶梁小姐了解世界。母親老了,換成梁小姐帶母親了解年輕人的世界。最近,梁小姐教會母親看YouTube跟直播,母親的世界不再只有大台新聞。一場反修例運動,拉闊了73歲梁太的世界。

梁太有一個小願望,她希望參與銀髮族遊行,與同年齡的老友記見面,奈何家人未有空,至今未有成行。(曾雪雯攝)

資深社工建議主動開設新群組

近月因政見不同而與家人爭執的事件時有發生,華員會社會工作主任職系分會主席梁建雄指,這些政見對立問題,在年輕人或長者之間也會出現,「依家啲chat group都變成政見爭論嘅戰場,如果繼續喺原有嘅群組討論,大家情緒只會隨住政治訊息延續落去」。

他建議除了忍耐,亦可主動開設另一個新群組,將原有的組員加入,「改名時可能改做『家庭和諧組』,提醒返大家本身個group嘅存在意義,然後問吓大家今個星期日會唔會出嚟飲茶呀?其實一家人可以唔討論政治」,他認為設立新群組具有「重生」的象徵意義;此外,他又指如有需要,可以暫時退出群組,待政治事件過去後才重新加入,避免家人之間經常爭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