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淚煙遺禍】清潔工零裝備清潔 藝術家倡清理殘留物重新招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過去數月各區均爆發大型衝突,警方大量使用催淚彈驅散人群,由6月至今,警方在全港已最少發射逾9,000枚催淚彈。近期各界極度關注催淚煙殘留物在社區的禍害,清潔工人在工作時又沒有足夠保護裝備,引起爭議。有地區人士透露曾指,大埔區分區的食環署承諾將向清潔工人提供N95口罩作保護。不過有關注勞工權益多年的藝術家程展緯就認為,清潔工大多年老及對催淚彈禍害認知不足,政府不能單靠派發防具就解決清潔問題,在目前不清楚催淚彈成分下,由外判清潔工處理催淚催殘留物是「荒謬、好錯」。

上周三(13日)食物及衞生福利局局長陳肇始曾表示,已向食環署員工及承辦商發出工作指引,指如果清理催淚煙殘留物時應配戴口罩、橡膠手套及膠圍裙等。食環署回覆《香港01時》表示,各區環境衞生辦事處及潔淨服務承辦商(包括大埔區)已按指引為清潔工人提供所需個人防護裝備,如N95口罩等,供清潔工在有需要時使用。

本周二(19日),有在彌敦道近佐敦一帶的食環署清潔工人在清潔時,只戴上一個普通口罩,不過亦有人戴上N95口罩。(資料圖片/鄧詠中攝)

指引成效質差 有清潔工指沒有收到新口罩

政府的新指引,地區上又能否有效實施?本周二(19日),有清潔外判商出動洗地車,清理大埔太和路一帶的車路及行人路面,當時清潔工只配戴外科口罩及手套。另外,早日香港理工大學攻防戰後,不少食環署清潔工人在清理藍色水遍地的路面時,亦指出在工作時會感到刺眼及不適。所屬大埔民主聯盟、大埔廣福及寶湖選區候選人連桷璋認為,政府無視清潔工人安全,「既然你都可以咁快就洗地,點解唔可以向工人派(防護性較佳的)口罩?」

近日大埔太和路及安祥路成為警方施放催淚彈重地,相隔兩三條街工作的劉女士表示暫時未有感到不適。她今年65歲,平日主要在大埔墟站負責掃地工作。她稱,公司一直有向工人派發外科口罩及手套等工具,記者再問近日有否收到新口罩,她就表示沒有,口罩款式與平常無異。「如果口罩用完,寫字樓就會派人拎嚟啦!」

單靠口罩無法解決問題 關注淸潔工人士促公開催淚煙成份

最近不少勞工團體要求政府委派專業人員,在全副保護衣裝備下執行清潔工作。藝術家程展緯多年來關注勞工權益及跟進清潔工議題,他認為清潔工人普遍都為年老者,對於催淚煙的禍害沒有太大警覺性,甚至如果有口罩亦可能因太焗促,而拒絕戴上工作。他透露,曾經接觸過清潔商行內人士,有人認為在處理催淚彈殘留物問題時,政府應該重新招標,並在合約中列明清理要求及方法,而不是外判給清潔工就了事。

程展緯又直批政府處理清潔催淚彈問題「好錯」:「催淚彈殘留物的影響是一個長期問題,不能短期解決。政府作為所有公務員(如警方)的最大僱主,你污染了地方,卻要外判商(清潔工)收拾?所有人都不知道催淚彈成分,只有警方是掌握成分的人,那他們處理會否更有效?」

2019年區議會選舉廣福及寶湖選區候選人為連桷璋、黃碧嬌及郭樹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