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淚彈逼近 只得外科口罩 交通中斷 尼泊爾清潔工被迫街市過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7月21日、28日,還有8月4日,中西區成為警民衝突戰場,民居範圍亦逃不過遭施放催淚煙的命運。從西營盤地鐵站出來,步入距離十數步的西營盤街市,也有過催淚煙的痕跡。

一眾尼泊爾清潔工,在其中一個的衝突夜裏仍在街市內工作,負責清潔每個樓層的衛生。那天晚上,有人因躲避催淚彈,而在垃圾收集站的一角睡了一夜。「中彈」後,這群清潔工沒有哭,但說起政府及僱主的無情,他們方才道來真正「催淚」一幕。

(為保護受訪者,文中名字均為化名)

7月21日,民陣發起反修例遊行,後來有示威者在中聯辦外向中國國徽投擲墨水,遊行演變成警民衝突,警察其後發射了多枚催淚彈。一星期後,民陣再發起集會,後來警方再度在上環、西環一帶發射催淚彈。以至8月4日港島西遊行,港島區皇后大道西及德輔道西兩條主要街道亦成為衝突戰場。

7月28日港島西區遊行,警方再度在上環、西環一帶發射催淚彈。(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催淚彈落在街市旁  感作嘔、眼睛刺痛

眼前的六名清潔工坐在垃圾收集站一角,用尼泊爾語,說起在西營盤街市渡過了幾次衝突的夜晚。扎起一頭長髮、今年50歲的Ludi(化名),已經無法記起那天的衝突日期,但她清楚記得,在以上幾次衝突中,一眾工友吃過了幾記催淚彈的滋味。其中一個星期天晚上7時多,有顆催淚彈落在正街街市旁,隨着煙霧開始四處蔓延,她的身體開始感到異樣:眼睛刺痛、心跳加速,呼吸困難。一眾工友跑到洗手間洗臉,一度無法繼續工作,他們用尼泊爾的藥油塗塗身體,內心感覺才好了些。直至晚上9時半,他們完成手頭上的工作後,獲領班人告知可以提早下班,方從垃圾站探頭出外張望,才發現外面的世界已變了天。

眼前的六名清潔工坐在垃圾收集站一角,用尼泊爾語,說起在西營盤街市渡過了幾次衝突的夜晚。(黃文軒攝)

我們感到非常害怕,不知道應該去哪裡。西環不是我們的家,我住深水埗,但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取消了服務。
Ludi 清潔工友

下班無交通工具 被逼折返垃圾站過夜

Ludi住在深水埗,她原以為能夠提早下班回家,怎料到了地鐵站,才得悉地鐵已停經西營盤站,多條巴士線亦改道。回家的路被斷,無計可施下,她決定與兩名工友返回街市,坐在儲物室的椅子上睡了一夜,翌日醒來繼續工作,直至下班後方才回家。「我們感到非常害怕,不知道應該去哪裡。西環不是我們的家,我住深水埗,但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取消了服務。」一眾工友說著尼泊爾語,現場由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Rabina翻譯。

Ludi記得,在某個衝突的晚上,她被逼在街市內渡了一夜。(黃文軒攝)

「我怕警察」

問這群尼泊爾工友,知道香港目前的狀況嗎?礙於語言不通,只有訪問中唯一一位男性--Karati略懂一二。Karati說,大概是示威者不想香港實行中國政府那一套,又或者討厭中聯辦吧。再問,你們擔心嗎?工友們紛紛點頭,Ludi忽爾收起常掛在嘴角的笑意,皺起眉頭,又用雙手憑空造出一枝長棍的形象,作勢往旁邊的Modi打去,Rabina往後解釋,原來他們害怕警察,「警察不知道誰是示威者,他們有可能隨意地拘捕人們,又放催淚彈,對人們的健康不好。」

訪問中,大部分清潔工友都不太了解香港目前情況,只有唯一一位男性--Karati(右)略懂一二。(黃文軒攝)

缺乏保護性裝備下工作  

早前有人質疑,近日警方頻頻在港鐵站內或民居附近發射催淚彈或胡椒球彈,清潔公司卻沒有向事後負責清理現場的工人提供合適保護裝備,妄顧工人健康。這群在街市工作的清潔工也是首當其衝的一群。在警方在街市旁邊發射催淚彈後,工人如常使用公司平常提供的外科口罩、清水及手套清潔街市,把每層的走廊都打掃乾淨。但公司卻沒有人來關心他們的健康,「公司應該向我們提供N95口罩,外科口罩保護性不足夠,或者需要泳鏡?用來保護眼睛。」

在警方在街市旁邊發射催淚彈後,工人如常使用公司平常提供的外科口罩、清水及手套清潔街市,把每層的走廊都打掃乾淨。(黃文軒攝)

有時會感到被政府、警察歧視,有時想辭職不做了,但我們沒有選擇。有時設施不足夠,規定、政策不人道,真的Feel really sad。
一眾尼泊爾清潔工

《職業安全及健康規例》規定,僱主必須保持工作地點清潔,有充足的新鮮空氣流通,同時,僱主必須在合理切實可行範圍內,確保其所有在工作中的僱員的安全及健康。另外,條例亦規定僱主須為僱員提供足夠個人防護衣物、裝備、安全培訓和合適的工作安排等。

早前有醫生指,催淚粉末亦可黏附在環境上長達一年,人體如吸入催淚煙會出現刺眼、流鼻水、皮膚出紅疹的徵狀。清潔工人職工會於8月在警方曾經放過催淚彈的區域,訪問了75名清潔工人曾否受催淚煙的影響。調查顯示,有超過七成清潔工人表示曾經在工作期間,曾聞到催淚煙氣味。另外,所有清潔工人在清潔受催淚煙污染過後的環境時,公司都不曾派發任何保護裝備。調查亦指,有三成受訪清潔工感到眼睛乾澀,兩成人感到氣管不適,當中有兩人的皮膚感到痕癢。

 「政策不人道,really sad」

工友們來自尼泊爾,還是頭一遭在香港嚐到催淚彈的氣味。沒有一個人或者警察,來告知街市清潔工友幾次突如其來的清場行動;公司事後亦沒有提供足夠保護裝備予清潔工人。難道在垃圾房工作,這群尼泊爾工友就要注定與世隔絕,沒人理會嗎?坐在垃圾房這六人,說起吃催淚彈的經歷,沒一點「眼淚」,他們你一言我一句的,整個訪問過程都充滿笑聲,惟一一次提起傷感的事,是他們說感到自己被整個社會忽視,「有時會感到被政府、警察歧視,有時想辭職不做了,但我們沒有選擇。有時設施不足夠,規定、政策不人道,真的Feel really sad。」

沒有一個人或者警察,來告知街市清潔工友幾次突如其來的清場行動,清潔公司於事後亦沒有提供足夠保護裝備予清潔工人。(黃文軒攝)

食環署回覆時表示,如出現示威或大型公眾活動而可能影響清潔工人安全時,會暫停有關公眾潔淨服務,並安排清潔工人到安全及合適地點工作,並會待有關地點的情況恢復正常後再安排恢復公眾潔淨服務。署方又表示,目前有向相關承辦商發出清理催淚彈殘留物工作流程建議指引,清潔工人在工作時如發現有危險品或化學廢料,會通知署方轉介相關部門跟進處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