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大埔街坊捐容器 聯手區議員自製消毒搓手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散,全城陷入搶購防護用品的恐慌。人心惶惶,民間自救成為另類出路。大埔九名區議員與街坊義工日前合力製作消毒搓手液。從區議員網上籌集物資,街坊在掏出家中玻璃瓶、筷子等工具,戴上口罩為大埔街坊量製消毒搓手液。

大埔人手製搓手液目前正放置72小時,待消滅瓶內微生物。眾人暫擬於2月4日以成本價5元,向街坊派發搓手液。由於手製搓手液數量不多,為免重蹈連日港人通宵輪候苦況,派發詳情仍有待公佈。

大年初六,大埔九名區議員與街坊義工日前合力製作消毒搓手液。(姚躍生fb 圖片)

年初六開工 耗三小時製世衛配方搓手液 

連日來,香港消毒與防護用品被搶購一空,口罩、搓手液等頓成稀有物資。於是,民間開始湧現「消毒搓手液」配方,如化學博士K Kwong及各種參照世衛指引的配方。大年初六早上,胡耀昌、 周炫瑋、 連桷璋、姚躍生、姚鈞豪、何偉霖、陳振哲、文念志、譚爾培九名大埔區議員到化工舖搜購原材料,聯同街坊義工耗三小時調配搓手液。

姚躍生(左)認為,製消毒搓手液難在稀釋配方。(姚躍生fb 圖片)

大埔區議員均笑言自己像上了一堂化學課。 (姚躍生facebook圖片)

+2

最難稀釋原材料 譚爾培化身「化學培」

大埔康樂園區議員姚躍生亦有參與製作。他指,搓手液參考世衛搓手液的建議配方調配。然而由於坊間乙醇只有94%或者99%,「好彩我哋有一個化學出身嘅議員譚爾培,『化學培』。佢教返我哋點稀釋返做世衛配方比例」。姚躍生說。

徵用街坊浸酒瓶儲成品

另一名參與製作的大埔新富區議員、新民主同盟胡耀昌。他指是次徵用大量街坊家中屋企容器作調配之用。「因為我地溝完要放三日,需要大量容器、量杯,有人拎浸人參酒玻璃樽上嚟」,他說亦有街坊借出果醬樽、量杯,甚至筷子拌勻搓手液。目前搓手液正放置72小時,待消滅瓶內微生物便大功告成。

多名大埔區議員徵用大量街坊家中屋企容器作調配之用。(姚躍生fb 圖片)

大埔人社區自救:大家都唔會怕浪費口罩出嚟

胡耀昌指,召募義工時大埔街坊反應踴躍。「大埔人相對和善啲,即係大家都唔會怕浪費咗個口罩出嚟」,他認為大家亦希望為區內街坊做點事,尤其區內不少公公、婆婆因無口罩、潔手液而十分徬徨。「社區自救、民間自救完全係,政府冇做過呀,連宣傳教育都少」。

大埔人手製搓手液目前正放置72小時,由於數量不多,為免重蹈連日港人通宵輪候苦況,派發詳情仍有待公佈。(姚躍生fb 圖片)

一罩難求 管理公司亦求助

一如全港,大埔區防護物資同樣短缺。胡耀昌指近日接獲大量街坊求助,「街坊打嚟話家中只剩十個、八個口罩」。他甚至曾接獲區內管理公司度求助指,公司上月初購入的口罩幾近用盡,「問我有冇三、五、七盒畀到佢。因為每四個鐘換一個,前線保安一更就要用兩個。所以情況係嚴峻。」

連桷璋坦言,「說穿了口罩都係蛇齋餅糉,參選時係不希望這文化延續,個感受當然唔好,但個唔開心係你見到條街好有需要但你咩都做唔到,真係冇貨。」(連桷璋fb圖片)

「政府唔做,我哋咪用盡方法睇下有啲咩可以做」

被問到製搓手液初衷,大埔廣福及寶湖區議員、大埔民主聯盟連桷璋坦言是因已不知能做甚麼。近日全港一罩難求,不少區議員頓成市民箭靶。連桷璋坦言,區議員與市民無異亦是用同一方法尋找口罩,「真係好難買」。於是大家便嘗試製作搓手液,「封關唔封,派口罩唔派。政府唔做,我哋咪用盡我哋方法睇下有啲咩可以做。做搓手液純粹係呢個處境下諗到可以做嘅嘢。」

搓手液暫擬於2月4日以成本價5元,向街坊派發。由於手製搓手液數量不多,為免重蹈連日港人通宵輪候苦況,派發詳情仍有待當日公佈。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