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業主】大埔廣場業主關注組再戰廿年舊法團:想睇住個荷包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大埔廣場已被釘契,你知道嗎?」一班大埔廣場的業主,近日在大埔廣場外的空地擺設街站,向經過的居民說起屋苑現況:公用地方因欠維修屢次收到政府勸喻信,現任法團懷疑隱瞞事件沒去處理,因此接獲屋宇署的修葺令,令全個屋苑都被「釘契」。

他們表示,現任法團一直由商場業主主導,住宅居民反而如同「二等人」,即使每次都開會旁聽,仍無法阻止不透明的合約工程,或是向法團問責。本月28日屋苑將舉行法團選舉,九名成員繼上屆之後,將再次挑戰已經連任20年的現任法團。他們指,重奪控制權後必會公平公開處理屋苑事務,糾正過往的管理陋習。

一班大埔廣場的業主,近日在大埔廣場外的空地擺設街站,向經過的居民說起屋苑現況。(呂諾君攝)

關注組平均年齡達五十多歲

看「大埔廣場業主關注組」的九位參選人,最年輕的一位三十來歲,其餘八位的平均年齡已是六十多歲,用上數小時來擺街站並非毫不吃力。參選人之一的Jessica指,她1995年入住大埔廣場,過往也沒有很關心屋苑事務,要到了2014年,她被街坊拉攏前往開會,才留意到自己居住的屋苑原來也有很多問題,形容是「破、爛、爆、漏」,過往曾發生住宅總食水喉管被換成消防用喉管的事件,最終要由業主向水務署投訴、出信法團才找工程公司更換。

現任法團成員多為商場業主 

Jessica形容,現任法團20年來「冇做過嘢」,因成員多為商場業主,多年將屋苑公用地收益(包括廣告燈箱租金等)全收商場,但對於公用地的維修問題卻不理會。她特別指出,商場地面24小時行人通道天花上,隨處都可以見有石屎剝落問題,過往管理處只將「溶溶爛爛」之處圍上膠板,「睇唔到就由佢 」,但結構安全成疑,雖然屋宇署曾多次發出勸喻信,現任法團和管理處一直沒有進行執修,最後屋苑接獲修葺令被「釘契」,「問題愈來愈嚴重,一路都唔整,係咪要儲埋一次過做大維修從中搵錢,又或者係自己製造工程畀自己(公司)?」

數年前,他們成立了「大埔廣場業主關注組」,並在Facebook群組內討論屋苑事務。(呂諾君攝)

廣告收益撥商場戶口 住客有責無權

即使每次都會出席旁聽會議,Jessica與其他小業主仍感到無法改變現狀,他們曾發起要求成立「屋苑公用地戶口」,但認為現時法團仍只是選擇將不穩定的細數收入存入,穩定收益如廣告等仍是撥入商場戶口,而公用地賬戶不足夠支付修葺令的維修費用,費用將需由業主承擔。數年前,他們成立了「大埔廣場業主關注組」,並在Facebook群組內討論屋苑事務。Jessica指,舊法團不除,住客永遠只是二等人,被視作提款機,有責卻無權,「啲人話我哋出嚟係咪想搵咩着數,其實我哋好簡單,想睇住自己荷包咋。」

上屆出選落敗 坦言勝算僅「一半半」

九位參選人在短時間內籌備出選事宜,遇到的阻力不少,如現任法團發出通告,以「滋擾住客」為由阻止他們派傳單入信箱和在屋苑範圍內擺街站;到他們走出屋苑外擺站,又被人報警投訴阻街。上一屆的法團選舉,關注組的成員亦有出選,無奈最終落敗,今次Jessica也坦言,勝算只有「一半半」,「好多業主都早出晚歸,另外有啲唔明白法團問題,亦有啲係明但覺得太麻煩,覺得每戶夾少少錢就可以解決,點解要用幾個鐘去開個咁悶嘅會呢?」已到中年的Jessica指,如果今次再度落敗,要考慮是否再於下屆繼續參選,「都真係好攰啦,不如行下山算啦。」她笑說。

現任法團:沒與承辦商私下協商

就關注組向屋苑業主發出的通訊,大埔廣場業主立案法團第11屆管理委員會亦向業主回應了相關的「指控」,指其並沒隱瞞有關維修勸喻信,着業主可參閱2018年的會議紀錄;同時亦強調沒有與承辦商私下協商等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