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蟠苑改選委員大會屢被取消 候選委員:沒有動搖參選的決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龍蟠苑改選委員大會原先在上月20日會舉行,但因當時疫情尚未放緩,故由民政事務處提供的場地仍暫停開放,週年大會被逼取消。事後,龍蟠苑法團成功租借場地,打算在本月3日舉行改選委員大會,惟有業主向法團投訴,間接使大會再次取消。大會屢次無法順利舉行,亦意味着早前收到的參選名單和業主授權書一併被取消,改選無了期,令一班居民非常灰心。有參選委員候選人指,大會被取消後,團隊在短短3日內已成功集得13%業主的簽名,再次向法團提出開大會的請求,雖然目前改選大會日子仍無了期,但他強調並沒有動搖參選的決心。

龍蟠苑大會由上月20日更改到本月3日舉行,惟在大會即將開始前,法團自稱收到業主來信,表示估計業主大會將會有不少於250人出席,質疑若有業主屆時未能進入會場,會影響大會的有效性。從通告中可見,法團在收到業主來信後,隨即徵問法團律師意見,故向民政事務處查詢是否能放寬有關規定,由4人一組改為20個人為一組,惟最終不獲民政事務處接納。

在通告中可見,法團在收到業主來信後便隨即徵問法團律師意見,故向民政事務處查詢是否能放寬有關規定,由4人一組改為20個人為一組,惟最終不獲民政處接納。(受訪者提供圖片)

法團提出要求被拒後, 便在大會召開前(9月30日)發出通告,指民政處拒絕他們20人一組的請求。加上,有業主質疑大會認受性,認為大會浪費屋苑資源,決定取消,再另覓場地。在得悉通告內容後,一眾街坊感到驚訝,隨即到屋苑管理處查詢。據悉,當時管理處向他們指,因為收到業主投訴,預計當日會有很多人親臨會場。鑑於限聚令下,會場只可容納一半人入場,大會再次胎死腹中。

居民收匿名自白信

居民倪先生對大會屢次被取消感到灰心,「雖然知道法團會故意刁難,但在知道後也有少少灰心。」他認為現屆法團多年來未有真正幫助屋苑居民,反之管理質素越來越差。本來期望在舉行第二次大會時,應能順利換屆,豈料一波三折,每次都以不同藉口取消。他直言,「若再這樣下去,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又形容現時法團的態度「拖得就拖」,「幾乎家家戶戶都收到匿名發出的自白信」,質疑是法團把握時間為其洗白,他不清楚法團是否動用業主的管理費做「洗白行動」及公關工程。

街坊原先大會舉行日子前,陸續收到以匿名發出的自白信。(受訪者提供圖片)

參選委員候選人William則對兩次會議都無法如期舉行感到憤怒,並認為法團取消大會的理由非常牽強。他憶述當時定下大會場地後,便有街坊開始討論出席人數多於場地規定人數的問題,惟法團當時充耳不聞。直到在舉行大會前三天,才指因有業主投訴,而「忽然醒覺」,令他覺得是次大會會取消是源於法團失職。「相信民政署在發出場地批准時,會告知管理處大會當日的安排和限制,而法團也會知道,但為何會在臨選的2、3天前才發現人數問題?」

參選委員候選人William對兩次會議未能如期舉行感到憤怒。(曾鳳婷攝)

三日內集13%業主簽名促開會 候選委員:反映民意

William續指,「真正取消的原因,我們不得而知,或是他們發現自己的大勢已去吧。」但大會取消,卻更能反映現時龍蟠苑居民的民心所向。他指出法團屢屢取消大會,屬預料之內的事,團隊亦早有所準備。在取消大會的消息發布後,團隊隨即在當晚收集業主簽名,再次向法團提出開大會的請求,「我們在短短兩日,已成功收集到5%簽名,第三天更收集了435戶,即13%業主的簽名」。他認為大會屢次被取消,並沒有動搖他們參選的決心,而在短時間內收集了逾10%的業主簽名,亦能反映民意。有街坊向他們表示,希望能一如以往在屋苑內的球場召開大會,不用前往距離較遠的啟德會堂舉行。對於近月有言論抹黑他和團隊,他則表示不太在意,「我隨時在屋苑內,如果有什麼事,也可以找我當面對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