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山工程險毁百年羅馬式建築 各界號召救山 水務署:暫停工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深水埗石硤尾主教山山頂蓄水池荒廢多年,早年成為街坊晨運樂園,由於設施日漸殘舊,水務署近月正進行平整工程,惟保育人士發現泥土下的建築物,竟是戰前建成的巨型羅馬式地下蓄水池,美景可媲美土耳其伊斯坦堡的古老地下水宮殿。

消息甫出,引起各方人士關注,有巿民蜂湧上山圍觀,但被工人以鐵絲網圍封工地,並召來警察驅趕,早前到場視察的區議員指部份喉管顯示的年份,相信蓄水池為戰前產物,有機會超過100年歷史。水務署在各方保育呼聲力壓下宣佈暫時停工。

根據Facebook專頁「香港探古」指,深水埗石硤尾主教山地下蓄水池屬古羅馬式結構,水務署文件亦說明其建於1930年之前,經派人在場視察後,發現蓄水池的巨大地下空間由過百條麻石柱支撐,頂部以紅磚砌成拱門,再支撐最高的拱形水泥池頂,最後以泥土覆蓋。而其他香港現存的配水庫,例如何文田、樂富、北角雲景道、堅尼地城等,多為戰後興建,全部皆以鋼筋混凝土建築而成,故主教山蓄水池設計方式極為罕見。

深水埗石硤尾主教山山頂蓄水池竟是戰前建成的巨型羅馬式地下蓄水池。(何啟明 Ho Kai Ming Kalvin Facebook圖片)

主教山山頂蓄水池工程發現的美景媲美土耳其伊斯坦堡的古老地下水宮殿。(網上圖片)

當區區議員何啟明表示,今早許多街坊告知他發現蓄水池的事。他隨即到該處視察,並發現建築物內有部分喉管顯示「1909」和「1932」,他相信蓄水池建築物為一戰前產物,更有機會超過100年歷史,比起水務署原先估計的再舊30年。

他指出水務署因該地有安全及結構問題作處理工程,把原先泥封住的空心一帶打開,以作處理。他提出在出現問題前,不少街坊習慣在主教山作晨運。在水務署進行工程後,蓄水池的建築物便揭露於大眾視野中。不少街坊都向他表示,覺得蓄水池的建築物「好靚」,希望得以保留。

區議員促署方停工研究保育

他又認為在香港這種類型的建築物已「買少見少」,需要被保育。他認為水務署現時應立即停工,並安排人員到該址視察,並要找回相關文件去重新評估該地的價值,同時向古蹟辦諮詢。「始終呢啲建築都係屬於香港人嘅故事,都唔希望忽視呢啲咁有價值嘅建築物」。他建議水務署能先保留該處,而其他技術上的問題如結構方面,則可再作討論。「拆咗就冇,希望可以喺安全同保育嘅前提下去保留」。他亦呼籲市民現時不要再前往蓄水池,指現時結構不穩,十分危險,「始終啲嘢舊,我頭先爬落去,條梯都喺度郁」。

對於現址被圍封,另一名當區區議員冼錦豪指出,水務署工人在下午1時便開始圍封,當時未見有警方介入,反之見到很多市民陸續前往,想一探究竟。他表示理解水務署的做法。今早他向水務署查詢深水埗主教山工程,署方回覆指該地存在安全問題,亦在進行工程前曾詢問古蹟辦。該地亦包括保險問題,「如果萬一唔好彩,保險唔包,而蓄水池依家好多位都中空,十分脆弱」,故他亦呼籲市民暫時不要前往該地。

對於水務署有機會圍封以繼續工程,他則認為做法不妥:「依家唔止喺地區嘅聲音想你(水務署)停,喺全港嘅聲音」。他又表示,其實在現階段有很多解決方法,「可以停工加固先,但喺咪一定要拆?」他又提到,雖然在4月時,水務署曾安排他和兩位同區區議員到上址附近視察,並告知存有安全問題,故要進行工程,惟當初只有在外圍觀察,水務署並未有透露內裏的建築物。他認為若水務署得知建築物,應要一早公開相關附件。就此,他會在1月的區議會大會中提出主教山工程事宜,以作跟進。

謝女士笑言,疫情下困在家已久,友人告知下便希望前來欣賞美景,「疫情好得閒,咪嚟睇下,未睇到,唔清楚值唔值得保育。」(馮國良攝)

工程界人士盼睹紅磚拱門美景

香港01記者隨後到達現場,惟在下午3時,政府便開始圍封所有出入口,並召警員到場處理,禁止所有人內進。欲到場欣賞景觀的市民均覺得可惜。市民陳生表示:「睇新聞先嚟到,好失望,地盤封晒網,入唔到。」行山常客謝婦人則指:「朋友通知嚟開下眼界,但已封,希望政府可保育此地」。任職工程師的Maven表示,來到現場時發現已被鐵絲網圍封,感到很失望,「雖然唔係太了解呢度,所以更想入去睇,今日放假,見到啲建築嘢就嚟消失就好想去睇,最想睇個紅磚砌成嘅拱門。」另一名謝女士則笑言,疫情下困在家已久,友人告知下便希望前來欣賞美景,「疫情好得閒,咪嚟睇下,未睇到,唔清楚值唔值得保育。」

警察以違反群聚條例驅趕上山人士

主教山百年歷史建築的報道曝光後,下午過後越來越多行人上山,目測超過八成人士為欲拍攝現場的八、九十後年輕人,當他們獲悉入口被落閘圍封,再加上警察以違反群聚599G條例驅趕,便嘗試沿山坡攀頂,另闢入山途徑,惟建築工人早已沿山頂安裝鐵閘及鐵網,並貼上闖入者報警究治的通告,密不透風,大伙人只好聚在一個高坡平原上商議,高峰期多達近20人。有遊人笑言政府仿如佈下結界,任何生人勿近,他只能透過鐵絲網遙望推土機不斷破壞美景,甚感無奈。至下午5時許,警員主動走向圍封鐵網邊緣,向聚集人群拍照及要求各人散去,並指工地會派人24小時值班,防止有人偷偷內進。

+5
+5
+5

街坊佔山攻打四方城無人理

政府一邊加速推倒主教山百年歷史建築物,另一邊廂視上址為晨運娛樂場所的街坊,仿如平衡時空般照常玩樂,記者發現至少有三處行人徑旁邊的空地,被人以帆布及竹柵建成臨時雀館,四人聚集攻打四方城,其間無警察或任何政府人員驅趕,亦有人繼續以鐵支搭起鋼架,在上址健身及打乒乓球。

隨着保留的呼聲越來越大,連建制派及測量界人士亦出面向政府施壓,有立法會議員傍晚時引述發展局指,已經即時停工及派員檢視,保育主教山羅馬式蓄水池或現曙光。

曾任水務署公務員的資深工程師李智明表示,根據政府文獻,本港水務工程早於1851年起開始,故保存不少具歷史性的水務建築物,今次發現的主教山地下蓄水池屬難能可貴的建築群,無論整體結構、水管等原貌保持良好,值得原個建築群以保育方式保留,他又留意到有區議員發現水管出現「1909」和「1932」等字眼,估計或與當年物資短缺,水務署較早前買入水管或舊物翻新,待當年興建蓄水池時起用,實際建成年份有待水務署翻查確認。

水務署晚上回應,現時已暫停位於深水埗主教山山頂的食水減壓缸的地盤重整工程,並已聯絡古物古蹟辦事處。古蹟辦今天派員作初步視察,稍後會仔細審視,按既定機制進行詳細研究和評估,探討其後的跟進工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