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花落灑遍將軍澳行人路惹清潔問題 網民反應兩極留言變罵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春日降臨,百花盛放,市民近月爭相外出影花「打卡」,但原來並非人人喜歡花開花落的情景。繼木棉樹後,再有人居民就花落現象引發爭議,近日有將軍澳居民在facebook群組指區內單車徑或行人路邊種植大量火焰樹,花瓣一經跌地輾壓難以清潔,引發環境衞生問題,事件隨即引起熱論,支持及反對的網民兩度在地區群組及區議員開設討論帖子內引發罵戰。有區議員指原則上人樹應在社區內共融,但礙於疫情關係,清潔工轉而其他重點地區清理,才引發今次議題,冀居民能夠體諒包容。

事緣於上周二(16日),有居民在facebook專頁「將軍澳主場」上載火焰樹跌花落將軍澳港鐵站對開單車徑內的相片,並指「將軍澳的火焰(花)帶來的清潔問題」,直指火焰花比起其他花朵有不同之處,一旦凋零後散落在地上,較其他花容易發霉,尤其在回南天等潮濕日子,連清潔工亦無法清理如此大量的花朵,加重他們的工作負荷。

支持反對網民各執一詞

然而帖子一出,隨即引起大批網民熱議,有網民指花開花落本是平常事,「點解唔話人類整磚地,令落花唔能夠回歸大自然?」甚至有人半帶嘲諷留言:「無人類地球應該係淨土。」不過亦有網民為樓主平反,留言指「樓主其實就係覺得規劃得唔好,呢類係比較適合種泥地而唔係街磚地。」

西貢區議員黎煒棠亦有在個人facebook講述事件,直指有街坊投訴唐俊街近播道書院對出的行人路污蹟斑斑,部分原因是有火焰樹的花朵及枯葉掉落路邊,汁液四濺,以及有木棉花被行人踐踏,希望就事件展開理性討論,結果同樣引發罵戰,甚至有網民質疑議員是否要斬絕所有火焰樹或木棉樹。

議員:應推動社區人樹共融

黎煒棠表示,對今次討論令街坊以為他建議康文署部門斬絕區內木棉花或火焰樹的誤解致歉,直指他只是想大家就事情公開討論,協商一個可行解決的方案,其個人立場認為樹木為大自然之物,而區內無論木棉樹或火焰樹也好,已在社區內存活十多至二十年,希望人與樹木能夠在社區內同樣共融。

清潔工在將軍澳區行人路邊或單車徑進行落花落葉洗街的頻率大約每周一次。(區議員黎煒棠提供圖片)

他又指,火焰樹遍佈於唐俊街近播道書院對開路邊、唐賢街、將軍澳站B出口對開一帶,部分一字排開連植十多棵,但礙於清潔工就疫情須重點清潔街巿或染疫大廈路邊等地方,街道大清洗的頻率大約每周一次或更少,強調花落是一個自然現象,除非每小時有清潔工駐場即時掃地及用噴槍清洗,否則地面無論如何都會有些污迹,期望公眾理解,不過若然街坊希望康文署在行人路街磚地栽種新樹種時,應否考慮種植細葉榕樹或棕櫚等無花樹,值得大家開放探討。

▼2月21日南昌公園黃花風鈴木盛開▼

2月21日南昌公園黃花風鈴木盛開,下午4時園內有過百人賞花,但有部分市民拍照時脫下口罩。(歐陽德浩攝)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