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屎埔拆遷前夕辦村民舊居展 古早級樟木籠、藤器拍賣覓地務農

撰文:呂諾君
出版:更新: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展開,粉嶺馬屎埔村的第一階段收地期限於早前(12日)屆滿,惟有10多戶村民至今未獲政府分配安置房屋,無處可去之下仍住在村內。想到5月底時地政人員強硬「15分鐘封屋」,有村民直言「提心吊膽」,時刻擔心地政人員上門。
馬屎埔消失之前,近日有村民決定將逾70年歷史的家居開放作展覽空間,了解他們被拆遷前的真實生活,見證最後時光,家中一堆保存超過40年的木製傢俱亦公開以自由定價方式拍賣,尤以一個古早級作陪嫁用的樟木籠最為珍貴。

70年木屋仿馬來西亞設計 屋內木器齊備

早前(12日)馬屎埔村的第一階段收地期限屆滿,村民原以為地政處人員會前來封村,特意召開了記者會。當時他們提到,現時仍有10多戶村民未有上樓時間表;也有獲安置的村民被派到「凶宅」。他們要求政府善待屬於第二期發展計劃(即最遲2023年便要搬走)的村民。

60多歲的關先生是其中一位面臨收地的村民,他近日決定,將自己與家人居住、逾70年歷史的木屋開放讓公眾參觀。他指,自出生以來便住在馬屎埔村,其木屋仿照馬來西亞的房屋設計興建,兩層的屋內,籐椅、木梯、樟木籠、舊照片均可見到兩代人的居住痕跡,他自己則最愛「打地鋪」,貪其涼快。「畀人睇下,希望多啲人認識呢個地方。」關先生說。

+4

陳伯憶述反新界東北撥款示威者判囚落淚

他憶述,政府於5月底曾派人突襲收地,在村民家前剪鎖、拍門、拍窗、截水和截電,又強硬要求居民15分鐘內離開家園,指令「15分鐘要出到嚟」;關先生認為,過往政府發展都是「先安置,後清拆」,現時卻剛好相反,而現時期限屆滿,剩下來的村民不知如何是好之際,也要擔心隨時隨地就有收地行動。

另一位村民陳伯則指,他受東北發展困擾已廿年有多,強調訴求是「我要生存、我要復耕」, 批評政府「講一套做一套」,未完成所有程序便在5月收地;他希望今次的生活展能讓人記得馬屎埔。而提到過往有13名年輕示威者因反新界東北撥款示威活動要被監禁,期間他忍不住激動落淚。

協助今次展覽的Giraffe(左)和Sophie(右)指,在約5日前才開始準備。(呂諾君攝)

協助今次展覽的Giraffe和Sophie指,知道關先生和陳伯有此念頭後,在約5日前開始準備。他們曾想過以導賞團形式進行,惟考慮到陳伯和關先生均年紀老邁,而生活展既可就地取材,直接以居民的空間和物品作為展品,同時亦希望參觀者能用另一角度觀看家居,令展覽不會流於「開放日」。此外,參觀者可在得到關生批准後以自由定價及價高者得的方式買走他的農作物及家中物品,包括家中存放40年的樟木籠、藤箱及藤椅;同場亦會售賣一些馬屎埔紀念品,款項將全數交予村民代表陳伯及關先生,用作另覓地方承傳農業之用,有興趣者可瀏覽IG網頁。

「消失的馬屎埔」生活展詳情:

日期:2021年7月24日至25日(星期六及日)
時間:中午12時至下午5時
地點:馬屎埔村及村民關生的家
活動費用全免
交通:
1. 於聯和墟巴士總站下車,往馬適路方向步行約5分鐘便到達馬屎埔村口,沿著村口直走 ,右邊第一間寮屋便是關生的家。
2. 於粉嶺火車站乘52K小巴,於綠悠軒下車,往馬適路方向步行約5分鐘便到達馬屎埔村口,沿著村口直走,右邊第一間寮屋便是關生的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