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福界傳統督導文化需革新 前線同工想法及情緒不能置若罔聞

撰文:來稿
出版:更新:

社福界除了在一筆過撥款的制度下,改變了社福界生態,形成機構管理層大多於滿足社署的數字為標準、並沉醉於追逐開新服務,增加市佔率外,還有一個問題確確實實地影響到社福界的服務,就是督導(supervision),這個在社福界比較專有名字,即管理層或督導者因應同工前線工作或統籌工作狀況,恆常地提供督導(supervise)時間。
在行頭內,因着一筆過撥款問題,管理層大部份時間只集中開拓服務以發展機構為重點、集中處理行政工作及回應服務數字,很多時候未能掌握前線同工實際的工作狀況及感受,大多予以口頭督導(oral supervision)的經驗分享及意見提供,在權力、自我及位份的加持下,普遍在督導上未符合現實,新同工的想法及創新很容易被壓下,對前線同工的工作狀態、心情等置若罔聞。
現今,現場督導(live supervision)一詞,絕大多數只會出現在社會工作實習時期,讓很多技巧、知識及經驗並不能傳承予年青一代的社工,前線社工亦沒有足夠情緒支援及精神支持,從而影響了前線服務質素,亦令到服務久久未能革新及前進。
撰文:吳兆康(註冊社工、現職於關注無家者團體擔任資深個案工作員)

在行頭內,因着一筆過撥款問題,管理層大部份時間只集中開拓服務以發展機構為重點、集中處理行政工作及回應服務數字,很多時候未能掌握前線同工實際的工作狀況及感受。(資料圖片)

然而,各位被諮商者(supervisee)也不要因督導者紙上談兵而氣餒,反之亦因而要為自己充權(empowerment)。筆者在十多年間經歷了無數不同的督導,在初時明明有很多話想說,偏偏覺得無話可說,被權力影響,形成了自我壓制(self-subjugation),卻沒有反抗,讓自己成為了長期的聆聽者,及後受到麥克懷特(Michael White)對權力的思考、解構以致到分析的影響,對傳統督導作出了質疑,「supervision」這個字眼,英文vision意指「以眼睛監察或是新的看法」;英文super一字亦有超然、更高層次的意思,既是supervisor有一個更超然更高級的地位(hierarchical position),而且有絕對的知識及智慧(knowledge & wisdom),更重要包括知識的分層制度(Hierarchy of Knowledge)及主導權缺失(Deficit-Orientation)(White,2001),之後開始每次被督導(supervise)都會重覆反省提醒,會繼續聆聽及學習,但絕對不會受到權力影響自己的判斷,同時亦會將智慧及概念嘗試影響督導者,並提倡一直採立分享式諮商(share-vision)(Hoffman,2001)或共享式諮商(co-vision)(White,1997)。

資深同工需要跳入去明白同工們的狀況、一起同行、面對、並聆聽、陪伴及支持年青一代慢慢成長及吸收,以達至傳承,才是所謂「前輩」應有的氣魄與態度。(資料圖片)

這些敍事式的諮商提醒社會福利界能更敏銳地,時刻反思這種「權力」可能做成的限制及傷害,同時帶出一些批判思維,到底是督導者(supervisor)的專家知識(professionalism)重要,還是諮商者(supervisee)才是專家(expert),階級(hierarchic)還是同行(collaboration)重要,指出不足(Deficit Finding)還是接納及啟悟(Acceptance & Insight)(Behan, 2003)。就如作為社工的初衷一樣,別容讓服務對象給予不公義的權力壓榨,自身作為社工,亦要明白對人的工作中,並沒有絕對的權能與知識,所以不應受到相同教育的上層欺壓那麼諷刺,並盡力以工作的反思及倡導的角度提醒上層。

社福界服務的初衷,是無論如何都要站在雞蛋那一邊、站在弱勢、站在年青人的一邊。(資料圖片)

上位者需有承擔 無論如何都要站在雞蛋那一邊

在現今工作的單位,筆者已把督導(supervision)這個字全面去除,只餘下個別會議(one on one meeting),主要都是相互分享經驗、學習彼此知識、討論更優質的服務方向及支持同工以抒緩工作上的壓力,當年輕的同事需要支持、意見,除了分享知識與經驗外,還得讓同工去嘗試,然後作為資深同工,則去承擔,承擔除了要背負其他社工碰釘的責任、協助他們的反思外,若遇上很困擾的個案,要把這個個案承擔起來,遇到活動、小組及計劃上的困難,亦需要跳入去明白同工們的狀況、一起同行、面對、並聆聽、陪伴及支持年青一代慢慢成長及吸收,以達至傳承,才是所謂「前輩」應有的氣魄與態度。

在香港現今風雨招搖的狀態,社福界現今需要改革及傳承,而不是不斷的發展、繼續開拓以爭取更多資源為藉口,上位者需要謙遜點,嘗試從發展主任、總監、隊長的位份退一退下來,用心思考一下,我們的存在、是因為有服務對象,你們的升遷,理應是因為下屬們認同,而不是因為更上層們的器重。其實大多數年輕同工們,只想有上位者同行,若真的沒有能力同行,至少亦要給予同工們信任及支持,以及作為上位者的承擔,就如我們當初決定在社福界服務的初衷,無論如何都要站在雞蛋那一邊、站在弱勢、站在年青人的一邊,別讓自己如執政者一樣,成為了窒礙弱勢發展的高牆。權力是可怕的,沉溺於權力更是可悲的,還請想一想你們仍是青澀熱血的那個下位者吧。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