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cron|疫下憂公廁成毒氣室 清潔工寧「罰企」不坐值勤室

撰文:區禮城
出版:更新:

Omicron變種病毒走入社區,當中港島成為重災區,連日多個地區的居民需要接受強檢。《香港01》記者今日(17日)巡視中環、灣仔、銅鑼灣及天后一帶的公廁,發現無論是已經過翻新,設有獨立值勤室的公廁,抑或欠缺休息空間的舊公廁,當值清潔工工作過後大多留在室外,有男廁清潔工坦言,「十個有九個都怕咗中病毒,寧願出去企,都唔想留喺室內。」他亦透露,食環署巡視次數亦較過往頻密,要求「睇緊啲」,疫情嚴峻下只能做好個人衞生,中招與否則只能自求多福。

公廁翻新後設獨立值勤室 設施齊備

政府早於2019年宣佈撥款6億元翻新全港240間公廁,食環署資料顯示,公廁翻新後男女廁均會利用空間興建值勤室,為清潔工提供充足的休息空間及更衣地方,讓他們有獨立空間休息。然而,值勤室多建於廁內,毗鄰廁格,並非每個清潔工均能安心逗留廁所內休息。

繼屯門的新冠疫情告急後,港島一帶連日亦有多宗確診個案,人人自危,人流流動量大的公廁亦屬高危地點。《香港01》記者巡視中環、灣仔、銅鑼灣及天后一帶公廁,當中已翻新的公廁如修頓球場廁所、灣仔街巿公廁、天星碼頭多層停車場公廁、皇后大道中公廁等,雖然設有當值室,室內如風扇、抽氣扇、儲物櫃及枱凳等設施一應俱全,但記者於中午巡視期間,並無人身處房內,清潔工做好拖地、抹扶手及潔廁等工作後,便自動自覺走出室外,部分清潔工會坐在長凳休息,亦有清潔工選擇「罰企」,站在室外一段時間後,再返回廁內重新清潔。而部分舊公廁如雪廠街公廁則未見有人長期駐守,維園公廁清潔工還要兼任在園內掃垃圾的工作,輪流來回公廁與行人通道掃地清潔。

食環督察巡查公廁次數增 主管要求「睇緊啲」

中環公廁工作三年多的外判承辦商清潔工、69歲的關伯表示,自疫情爆發後,工作變得繁重,食環署督察巡廁的次數由以往每日一次變成兩至三次,主管亦提示「睇緊啲」,故此他已加密清潔程度,然而公廁人流多,工作繁重,周末更有做不完的任務,「每逢周末南亞人喺中環擺地攤,吸引好多外傭到嚟,女廁周日全日排長龍,男廁更加係污糟到唔識講,周地廁紙,試過渠道塞內褲,其中一個廁格經常有問題,我試過一日要通渠5次。」

他又指,包括他當值的廁所在內,已翻新的廁所設有獨立值勤室,關上門基本上可以隨時休息,但近月港島爆疫,承辦商即使給予足夠的消毒及防疫物資,包括一個月兩盒共60個口罩、酒精及消毒用品,大部分清潔工都只想留在室外,不想在廁內吸「毒氣」:「十個有九個都怕咗中病毒,寧願出去企,都唔想留喺室內。」他自己平日每半小時便清潔一次,有時還「加碼」在廁所周圍以水喉射水清潔,「講到『病毒』咁勁,做多啲對得住自己,對得住人哋。」然而他亦承認部分時間會留在值勤室內休息,若真的中招,只能各安天命。

清潔保安工會總幹事胡美蓮表示,獲悉Omicron變種病毒走入港島社區後,公廁或掃街清潔工的工作量增加,當中公廁清潔員以本地人為主,街道清潔工則不少為尼泊爾人,他們均擔心在高危環境工作,如何可防止受病毒感染。工會近日正走訪各區的清潔工人,理解他們的需要及擔憂後,再向外界反映。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