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下停課SEN兒童病情變差 6歲女童稱「跳落樓好開心」急入院

撰文:莫家文
出版:更新:

第五波疫情下學校再度停課,SEN兒童的基層家長欠缺支援,心理壓力無處釋放。社協今日(23日)發表調查報告,分析SEN兒童的家長面對疫情停課及支援服務不足的問題,有患過動症及讀寫障礙的6歲女童,因留家學習病情急轉直下,其家長形容「佢好似癲咗走來走去,同我講跳落樓會好開心」 需緊急住院十多天,亦有單親媽媽為照顧兩名SEN子女耗盡心力,既擔心追不上學習進度,兩兄妹更因行為無法自控「打交打到驚動警察」,三人須會見精神科定期服藥,有關注團體指SEN學童由幼稚園升至小學後,學習及治療支援出現斷層,坊間治療服務動輒800至逾千元一課,基層家庭無法負擔,促請政府提供津貼或增加服務資源。

社協今日(23日)發表調查報告,分析SEN兒童的家長面對疫情停課及支援服務不足的問題。(莫家文攝)

調查發現學前及學齡SEN兒童支援服務現斷層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去年6月至9月,針對SEN兒童進行網上問卷調查,成功訪問311名確診SEN兒童的家長,了解SEN兒童的需要及服務情況,以及坊間針對SEN兒童的支援服務收費,相關數據分析於今日公布。受訪者之中,有61.4%兒童患上專注力不足或過度活躍症,40.8%患上言語障礙,32.8%有讀寫障礙,24.4%有情緒問題。其中有約71%受訪兒童為6至12歲兒童,3至5歲佔18%,有59.8%的人出身於低收入家庭,37%出身於綜援家庭,有44%兒童居住籠屋、劏房、天台屋等不適切居所,當中租住私樓的家庭多為套房單位,顯示惡劣的居住環境影響SEN兒童身心成長。

調查發現,87.5%的SEN兒童家長最想得到功課輔導及補底班等學習支援,其次有74.3%家長需要言語訓練、專注力訓練及社交訓練等服務,亦有73.3%需要音樂或繪畫類等興趣服務。然而學校疫情前有提供功課輔導班,但通常一個老師照顧超過8個學生,無法兼顧SEN學童的特殊需要,以致他們經常無法完成功課,疫情下功課輔導班轉由網上輔導,SEN學童專注力有限,更難切合他們的學習需要。

而政府專為SEN兒童而設的支援,6歲之前的幼童由社署統籌,分別提供「資助學前康復服務」、「為輪候資助學前康復服務的兒童提供學習訓練津貼」以及「到校學前康復服務」,有關服務均由認可機構提供臨床心理學家、社工、言語治療師等專家提供治療服務,有清晰規定服務時間及節數,對SEN兒童有實質幫助,但升至小一或6歲後,便改由教育局統籌,由學校各自申請「學習支援津貼」,用法較有彈性,校方可根據情況用於購買設施,額外增加人手、外購服務等,受訪家長均反映用在SEN兒童的中小學參與治療和訓練服務相對學前服務減少,令學前與學齡SEN支援服務出現斷層,加上只有兩成半公營中小學獲得優化校本心理服務,即派教育心理學家每年到校30天,其餘學校為20天,他們還要兼顧學校危機處理及SEN兒童評估服務,可見支援服務嚴重不足。

非牟利機構治療服務昂貴 每節課最貴逾千元

調查又發現,中小學治療服務不足,曾有27.3%的受訪家長尋求除社協以外的非牟利機構服務,但75.6%受訪家長認為收費太貴,63.2%受訪者稱只能負擔每月1,000元以下針對SEN兒童的學習、興趣與訓練支援。社協去年曾就此審視15間非牟利機構的SEN兒童治療及訓練服務,由於大多採用自負盈虧經營模式,因此收費極為昂貴,以特殊學習困難旳讀寫訓練課堂為例,每節45分鐘,收費介乎180至990元,評估收費由2,300至9,460元不等;語言治療、職業治療,物理治療、教育及臨床心理服務,每節收費由最平200至1,100不等,評估收費最高收費高達9,000元,對於一個基層家庭來說難以負擔。

由於服務不到位,有85.2%受訪家長最近一個月有失眠情況,當中15.4%有自殺念頭,有73%人需要長到到精神科覆診,可見SEN兒童照顧者壓力爆煲。

居住劏房的洪先生,育有一名就讀小學的女兒,2019年6月就讀K3時被確診患上讀寫障礙及過度活躍症,惟她的年紀剛超過接受學前服務支援,要在升小學等待給予適合支援,剛好又遇上疫情,學校停課長期留在家中,其病情逐漸加重,前年6歲時突然發狂般在家中跑來跑去,一時向他表示「一跳落樓就好開心」,一時全晚無眠,聲稱「成晚見到好多蟲走來走去。」嚇得他帶女兒到急症科求診,住院十多天接受觀察,醫生未能確認其女身心理是否出現問題,須轉介精神科覆診。他形容SEN兒童本來需要多學習多出外社交,但疫情兩年多上學停擺,網課又對SEN兒童毫無幫助,父女兩人過得很艱難,「陪住佢又無工開,唔陪佢又擔心,見好多單親家庭又特別需要睇實佢。」

育有三名子女的單親媽媽Tina,其中兩名子女患過動症、專注力不足及讀寫障礙,自己亦因此患上抑鬱,三人需定期見精神醫生服藥,她說到傷心處忍不住拭淚。(莫家文攝)

單親媽兩子女確診過動及專注力不足 壓力大變抑鬱

育有三名子女的單親媽媽Tina,大兒子已出身投入社會工作,現年14歲的次子患過度活躍及專注力不足,11歲的幼女患讀寫障礙及專注力不足,其中次子升讀小一發現問題,排期政府醫生至小三才確診,由於中間未能確認患病,幾乎每日均被老師投訴罰企,「罰到佢唔中意返學,起床都要瞓地發脾氣唔肯返。」至小四後校方曾轉介參與非牟利機構的社交訓練,一個月兩堂,但至小六後完全停擺,以致兒子情況一直未獲得改善,目前他就讀中二,又因行為問題被校方停宿及退宿,返回家中後無法在家中冷靜,房內幾乎掟滿一地雜物,令她束手無策。而幼女小三才確診,由於專注力不足,學習完全無法跟上進度,幾乎全科不合格,但她又不肯與自己溝通,只要說上兩句便立即出言頂撞,更因為行為不受控,兩兄妹經常一言不合打架,凌晨時分屢次驚動警察到場,自己亦因心理壓力過大出現抑鬱,目前三人要長期到精神科覆診服藥。

社協社區組織幹事黃文杰表示,政府有必要增加SEN兒童的照顧者支援,包括建議設立照顧者津貼,讓現行「為低收入殘疾人士照顧者提供生活津貼試驗計劃」擴大對象至SEN兒童家長;為現行19間家長或家屬資源中心增加人手,讓更多SEN兒童受惠;加強家校合作,優化特殊育資訊系統以跟進SEN兒童在校支援情況。另外,針對非牟利機構服務收費昂貴問題,她建議政府開展一定數量的免費服務,亦可提供全免或半免名額,並考慮提供1,200現金補助或學習券,鼓勵家長使用服務。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