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旺區商場疫後變死城 美髮美容零售店:個場靜到可以打保齡

撰文:莫家文
出版:更新:

第五波疫情重創不同行業,昔日人氣旺盛的熱點亦顯得冷清。受《599F》條例影響,太子聯合廣場多家美甲店、遊戲機中心需要關閉,部分地舖更早已貼出旺舖待租的告示,商場內顯得冷冷清清,有經營多年的美髮零售店負責人稱人流大不如前,「靜到可以喺走廊打保齡球掃唔到人。」生意下跌一半,亦有美髮美容專賣店負責人稱新年前至髮型屋關閉期間曾出現「小陽春」,帶動染髮產品銷量上升,但整體生意額仍較高峰期跌4成,「唔知疫情幾時完結,大家都係捱住等。」目前主靠熟客維持業務。

商場店舖丟空待租 美甲美容店停業關閘

遊人如鯽的太子聯合廣場,曾經是年輕人到訪熱門地點,商場地庫開設大量美甲店、遊戲機中心,以及美容或美髮零售用品店,一樓大多為衣服、波鞋、飾品零售店,但港府日前宣布關閉多個處所以防人流聚集後,大量店舖貼出「因疫情本店停業」的告示,又或店內長期烏燈黑火,偶爾見有負責人回店收拾物品後關閘匆匆離去,而面向街頭的店舖更加慘淡,不少地舖店面貼上大量海報及旺舖待租告示,估計丟空多時,而位於廣場內好彩酒樓亦受停晚巿堂食影響,提早於傍晚前夕關門。

「以前聯合廣場正門企滿晒人喺度等人,你𠵱家行出去睇下,一個人都冇。」在商場經營逾10年的彩虹髮品店負責人胡先生,去年7月見疫情稍見穩定,決定由細舖搬大舖,但今年初疫情急轉直下,加上鄰近美甲店及零售店關閉,生意至今下跌一半,雖然髮型屋獲納入須關閉的表列處所,由2月10日關閉至「疫苗通行證」本月24日推出後才可重開,但胡先生絲毫不感覺到對生意有幫助,「啲人話無得飛髮會湧晒去買電剪,但我同平日銷情都係一樣,反而附近店舖關閘,𠵱度少咗好多生客,靜到可以喺走廊打保齡球掃唔到人。」

貨運成本連年升 消費巿道疲弱不敢轉嫁消費者

他稱主要售賣歐美美髮產品的關係,最近一年來貨價及貨運成本急升,「起碼升咗十幾巴仙」然而消費巿道疲弱,他不敢將成本完全轉嫁消費者,結果只好「硬食」大部分加幅:「個價至少要個客買得起,但求出到糧畀員工交到租就算,從來做零售都唔會靠政府,次次都係食自己。」

另一家7年前創業的美髮美容零售店「Top Korean Beauty」負責人Mandy,目前在太子聯合廣場及尖沙咀利時商場各有一家分店,主攻中產客生意,但她指去年受移民潮及巿道轉差影響,顧客消費意欲變得極為審慎,「以前啲客唔問價,買護膚品7,000至1萬元單價大有人在,𠵱家有4,000蚊消費已經係大單。」新冠肺炎確診個案近日屢創新高,全個商場人流顯得特別冷清,「我哋有9成生意靠熟客仲好啲,同樓上啲衫舖員工傾偈,試過有人話3日無開單。」

「以前聯合廣場正門企滿晒人喺度等人,你𠵱家行出去睇下,一個人都冇。」
彩虹髮品店負責人胡先生

髮型屋被列為處所關閉 帶動染髮產品銷量升

她稱眼見不少同行做不住,有的關閉實體店,有的在經營網上店為生存,美容美髮用品業務轉變成雜貨店「我見過由專賣美容,賣埋鹹蛋、床褥、服裝。」她指女性新年前有染髮改新氣象的傳統,兼且政府臨時擴大至關閉髮型屋,染髮用品生意在新年前後一度急升2成,但整體生意額較疫情前高峰期下跌4成。她稱很多顧客都看不清前景而手緊,唯有寄望疫情盡快過去,「唔知疫情幾時完結,大家都係捱住等。」

好多美容美髮用品店捱唔住,有啲關閉實體舖,有啲網店變雜貨舖,賣埋鹹蛋、床褥、服裝。
Top Korean Beauty負責人Mandy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