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20年江戶前月底告別 東主:從業30年來人手未試過咁緊

撰文:區禮城
出版:更新:

再有老牌食肆不敵疫情結業。荃灣江戶前日本料理(edomae)03年沙士營運至今踏入20年,近日在門口貼出告示稱約滿營業至本月底,之後由新商戶頂手轉營中菜。負責人稱疫情不斷反反覆覆,最差時期生意下跌近九成,雖然重開晚巿後生意回穩,但中港封關令人手告急,5,000呎地方只有6名樓面超負荷工作,他亦要每日上班逾12小時以上全年無休,兼任侍應、帶位、廚師、壽司吧師傅補位,「做咗30年日本料理,未試過人手咁緊。」決定約滿後只延長合約多一個月,用成本價食材答謝熟客支持作圓滿告別。

疫情反覆令食肆生意大起大落

03年在荃灣開業的江戶前日本料理,原本在力生廣場經營,至07年後轉至大河道樓上舖現址,經營面積由3,000多呎增加至約5,000呎,從事日本料理近30年的負責人曾先生表示,18年前起在該餐廳工作,由經理晉升為負責人,6年前從前東主頂手經營,消費客人層面較為廣闊,午巿70元有交易,晚巿則轉為中上檔客人為主的居酒屋消費模式,人均消費達數百元以上,疫情前生意暢旺時,午巿及晚巿經常爆滿,需提前預訂入座。

不過疫情後,遊客或日本客人驟減,他稱主力靠熟客生意尚可維持,但今年初第五波疫情降臨,經歷暫停晚巿及延長社交距離措施,生意最差時急跌七至九成,雖然業主主動減租逾兩成以上共度時艱,加上4月21日重開晚巿,生意回復穩定,但他看不清飲食業前景,與業主上月底洽商續約失敗,決定營運至本月28日,便由下一任商戶接手轉營中菜。

+1

東主:初級侍應月入冇1.6萬元請唔到人

疫情重創不少中高價食肆,有人認為港人消費力大減,但他反指疫下食肆最大死因與人手短缺搶高人工有關,「最低級平民日式料理,初級樓面月入萬四蚊起步,我哋呢類中型料理至少萬五起,基本冇萬六蚊請唔到人,翻枱率高的任食餐廳請人更要萬八蚊起步。」他指飲食業業長期缺人已不是新鮮事,以前新移民補充新血,但長期封關下新移民長居內地,令人手更為吃緊,最終影響整個飲食業人手供應鏈。目前接近完租及人手不足關係,面積5,000呎餐廳只有6名樓面,他亦要每日工作逾12小時,兼任侍應、帶位、廚師、壽司吧師傅不斷補位,「見到邊度唔夠人就做邊度。」他稱最近兩、三年已經沒有放假,決定約滿後暫時休息一段時間,待疫情過後再視乎巿況,重新物色面積較細的地點重新經營,「面積細啲人手無咁緊張,起碼唔使出錢搶人。」

成本價食材答謝熟客 日本空運拖羅僅售$137

他稱原本打算4月底完約關門,但礙於多年來儲下一批熟客,加上餐廳內員工任職介乎2年至18年,不能一下子關閘不再經營讓員工失去工作,決定向業主延長營業多1個月至本月28日,既讓員工物色前路,他已向下一任商戶推介其員工,亦決定以食材好好答謝熟客支持,例如每日從日本空運新鮮吞拿魚飛機貨到港,赤身以64元3件刺身或18元壽司起的成本價出售,大拖羅及中拖羅亦分別售價為$137及$115,目前預訂枱已訂至最後營業日,他希望在人手能力範圍許可下,讓客人消費主餐後送小食或雪糕,圓滿作句號。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