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界馬拉松】德信男生不打不「相知」 打開勝利之門出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個暑假前的日子,學生都變得很想上學,球員都變眷戀練球;即將各奔東西的前夕,再累再苦的事都更值得紀念。

學界籃球馬拉松,只有20分鐘的時間爭取出線的一席,除了「瞓身」沒別的方法,「搏一鋪」就這一「鋪」。去年沒有參賽的德信中學今年首場對上屯門官立中學,首節打出9:2的攻勢,憑鄧卓賢射入三分,一口氣連取5分。下半場吳梓嘉開弓,連取6分,最後德信以27:9輕取屯官。

塗了髮泥,「恤」起帥氣的髮型,由內到外認真的對待這個賽事,沒有人會在賽前知道,這是不是自己完季的一場。「以前自己做細都沒有太多上場機會,上年又沒有報。」鄧卓賢憶述。到今年正選上陣,擔起大旗,才發現自己已是最後一次。「六年學界,大概今年最難忘,因為已經打到最後一年,比以前難打很多,沙西D1頭四卻又打不進精英賽。」

去年沒有報名,今年再戰馬拉松的德信喜獲首勝。(張倩儀攝)

自信滿滿的神情,加上帥氣的髮型,鄧卓賢笑說自己以前的確很「寸」。(張倩儀攝)

「如果可以,我想回到剛過去的暑假,當時沒有叫隊友好好練球,其實是幾乎沒有練過球。」有如果,代表了過去不完美,可那種缺憾大概在多年還能再成為聚會提起的回憶。他續說:「可能可以團結球隊,重新再戰學界,也許精英賽就會有望。」

會想到要入精英賽,中三以前鄧卓賢也沒有過這念頭;男生,就是想型,想威,每一個男生都想展現自己最強的一面,電影不都這樣說?「小時候覺得籃球都是玩玩下,中三那年覺得自己打不到上去,正選又做不到,出又沒有得出,才想要的起心肝去練好一點。」因為面子,只好讓自己變強。

因為將要去外國留學,所以更珍惜這個在香港的最後一個比賽。(張倩儀攝)

自認曾經囂張

「看你的樣子以前很寸吧?」這個髮型,場上自信的表情,我推測問。

鄧卓賢奸笑一下,默認了,「曾經很串,很囂張,隊友都不服自己,也沒有人認同自己。」狂妄自大只是過去,大概在後來發現這樣並不管用:「以前覺得自己勁,也不會尊重對手,可能覺得我入了你球,就用很寸的眼神『睥住』他。」改變了自己的心態和對人的態度,得到了教練的肯定。

鄧卓賢直言因為是男校,練球時難免有身體碰撞,玩的時候大概不會就「就住就住」。(張倩儀攝)

「其實想想,最難忘是練球。」以前隊友的不認同到現在相助相依,背後磨合還是用男人的方法:「大家的脾氣都很大,會吵架,甚至有時候會起肘動手打人;雖然是不好的,但都是一個經歷。」他笑說:「因為這樣更知道大家的屬性和性格,關係更密切,可能是因為男校,不會讓著大家,身體碰撞是一定的。」這是他最後的比賽,也在為留港的日子倒數著:「可能以後會到外國讀書,有點不捨,想要好好的打好今次,特別珍惜。」不「打」不相識,更何況「打」了六年,最後的最後,只想走遠一點,不要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