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追籃.台灣篇】鄭湘穎放下的豁達 不悔征戰籃球場

撰文:張倩儀
出版:更新:

如果沒有籃球,你還有什麼?
特別在這畢業季的初夏,不得已也要想想自己接下來的去向,讀什麼科系,將來要做什麼,畢竟籃球在香港還是不能當飯吃。
「好!如果今天真的不打球了,那自己要做什麼,那時候才真正問自己喜歡什麼。」不要緊,這位前HBL、WSBL的球星這麼想過。

鄭湘穎(Yin),獨立影像工作者和導演,主要拍攝廣告影片;雖然工作是鏡頭背後的人,但其影響力滲透在不同的領域,除了廣告,同志平權以及自己的老本行籃球。文藝帥氣的背後,曾是HBL勁旅普門高中的一員,也是前WSBL佛光大學的球員,離開球場以後變成女籃球場上的忠實球迷。

「如果時光倒流十年,再讓我重新選擇一次,我還會不會進普門;我每次問的答案都是:會。」無疑是因為籃球才有現在的她。(張倩儀攝)

女子籃球的身份認同

「因為自己是女生啊,所以一定會支持。」Yin笑說,幾乎不看男籃,唯獨支持女子籃球,也許是自己生於斯,長於斯,也因為女子籃球本來就有自己的魅力是不能和男籃比較。「不能看男生就去評斷女生的強度,女籃本來就不一樣;不敢說台灣的女籃很好,但未來會更好,現在看球的人愈來愈多,甚至有電視轉播。」

因為各方的推動,政府、球壇、球會甚至是品牌的合作,女籃漸起,自己看球,用知名度和影響力帶動更多關注也是出一分力;香港大概只能看着台灣籃球稱羨,甚至Yin也一樣:「你看現在的出場又投影又什麼的,以前我們噴個煙就覺得超帥了。」

「那看着學妹打球感覺怎麼樣?」我問。

「很吵。」Yin笑說,回到球場,成長階段打拼過、哭過笑過的地方,心中憶起當年,她看不僅是球賽,更是自己的影子。

每年的HBL和UBA,鄭湘穎都會入場支持母校普門高中和佛光大學,身體力行支持台灣女籃。(Yillusion/鄭湘穎IG)

往回看,成長都是痛的

 「去看HBL就一直在碎碎念啊,『哎怎麼不傳、跳投啊!』」看球以外的重頭戲是想當年,不再馳騁球場上的,每年都給自己40分鐘懷念,說起來都特別雀躍:「我才說以前球員的平均身高都這麼高,現在的都這麼矮;你看這種要隨隨便便切入都可以,以前切入是會被打火鍋會被打到死的。」

Yin說自己不是愛往回看的人,笑着回味大多的是球場上的趣事。「記得以前教練幾乎都不讓我們看NBA,因為他怕我們會去學那些動作單打獨鬥。」想起球員時代的種種,最多也許是嚴格的要求造就現在的她,其次的應該是「痛」。

雖然不再是球員,但沒有離開過籃球,鄭湘穎笑言自己很少再和男生打球,和粉絲組成40多人的球團一起打球,可以避免和男生打球而衝撞受傷。(張倩儀攝)
「我常常問我自己:如果時光倒流十年,再讓我重新選擇一次,我還會不會進普門;我每次問的答案都是:會。」
鄭湘穎
+2

HBL的練球頻率和強度媲美職業球隊,對有僵直性脊椎炎的Yin來說,更是不容易;高中到大學,Yin就和孿生妹妹鄭湘燁一起練球,一起痛。

「我們算是最早離開球隊,堅持的力量第一是我們的父親以及教練的鼓勵:你還可以呀、你為什麼不行、為什麼不撐下去?所以才一直堅持到大學,覺得人生還是要打過WSBL。」Yin說,打了一年,試過以後,還是不要這樣勉強自己。

鄭湘穎和妹妹鄭湘燁曾經共同征戰籃球場。(Leaf_ayei/鄭湘燁IG)

「防守的時候,腰真的是酸到好像是女生生理期來的痛。」她一臉想到就痛的表情,想必是持續而又椎心的痛。無法根治,每次防守彎著腰,練到哭只是因為太痛,不是一個月一次,她們可是每一次:「爸爸從花蓮開車到高雄,就為了帶我和妹妹去台中看醫生,開八小時到高雄,看完又開了八小時回去花蓮。」腰痛,看醫生,就這樣堅持到大二。

「我常常問我自己:如果時光倒流十年,再讓我重新選擇一次,我還會不會進普門;我每次問的答案都是:會。」一面認真而又堅定的眼神。

放下籃球以後,專心讀好自己有興趣的傳播系;放下球員的光環,畢業後到時尚網上雜誌工作,磨練過後才能有現在的獨當一面。(Yillusion/鄭湘穎IG)

不曾後悔有過籃球

在最叛逆的時候被教練綁住,在那危險的青春期她們沒有學壞,至少是沒有時間和空間。「小時候的志願,大家都寫體育老師,我寫想當籃球國手。」可是真正去實現的時候,未必能如自己所想,球員的身體狀況、體格和潛力,只有自己最清楚。「也許籃球我曾經努力過 ,後來就想,接下來的人生我還能再努力什麼。」

一個金字塔型的球壇生態,想要打到職業甚至是國手,又能有幾個?汰弱留強的現實,就是人生不能只有籃球,沒有籃球之後你還有什麼?

「如果還有熱誠,你可以堅持,因為你不會對不起你的心。」
鄭湘穎
「拎得起,放得低」的豁達的背後,對籃球也許還有一點點的情有獨鍾。(張倩儀攝)

「如果還有熱誠,你可以堅持,因為你不會對不起你的心;要想想夢想有沒有辦法維持我的生活,籃球還可不可以往更高處走。」Yin就是一個過來人,熱血、夢想,然後就是現實。

「不打球之後就有好好的認真上課,學習這件事至少可以讓我當飯吃吧。」因為球員身份,分派的都是不太需要動腦筋的工作像是派報紙,合格要求也較同學低,「籃球這件事,如果你被綁著,你永遠無法像一般學生去學到你應該要學的事情,我就意識到這樣子不行。」重新找到新的興趣,發覺因為埋頭在球場錯過了許多,不管是其他運動還是課業都想一一補回來。

用自己的影響力發聲,其中主要是同志平權,鄭湘穎和女友攝影師余惟響應「Be True」的活動。(Yillusion/鄭湘穎IG)

籃球員背景不是人生的全部

籃球勞其筋骨,卻只是一個過程,磨練的重點不只是球技,是做人。「錯就要認,打就要企定」,是承擔;在前輩的名字後加「哥」或「姐」字,是謙卑,Yin說她至今不忘,出社會後尤其重要。

籃球給她的不只有回憶,是人生;她不太往後看,但因為經歷過的所有才能一一建構現在。「以前打球是團隊,現在拍攝也一樣,像我就要做好自己導演的角色。」

踏入時尚圈的鄭湘穎,將潮流和影像結合,做出自己的名堂。(張倩儀攝)

過去的人生絕大部分時間都圍着籃球轉,但原來擺脫籃球員的框框,世界真的很大。「要做影像就不能將思想局限於籃球上,反而是擺脫籃球這件事,才可以重新去思考和創作。」

作品以網路廣告為主,藝人、時裝週、fashion theme,影響力不止於體育界,延伸要其他領域,不去限制自己的可能性。「不過有機會還是想拍女籃,拍我的母校,就缺一個契機。」她回應了我的好奇,好奇這「拎得起,放得低」的豁達的背後,對籃球也許還有一點點的情有獨鍾。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