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一籃球.呂銘彥】跳出水世界轉戰籃球 日投300球育成射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對於呂銘彥此子,印象就只有這兩季效力甲一球隊崇德飛鷹的他,對更早之前的他甚為陌生。習慣訪問前先搜集資料,惟在網上輸入「呂銘彥」三字也只有這兩年的報道而已,他就是如此突然於本地籃球壇冒起,「其實不只你問我到底從哪裏來,之前也曾經有其他記者問過我。」呂銘彥忍不住笑道,以這條問題打開話匣子,走進這位新晉射手的世界。

其實,我相信不只我有這種疑惑,尤其是不曾在學界賽事、全港學界精英賽或是大專比賽見過他的身影,突如其來冒出的他確實引起大家的好奇心。「我曾經代表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心誠中學出戰精英賽,可惜那時尚未改制,首輪便被淘汰。後來升讀恆生管理學院(仍未升格為大學)同時兼顧甲二星島訓練,於我而言考慮球會為先,所以因為校隊出席率關係很少代表校隊。」不後悔嗎?畢竟大專也是一生一次的階段,錯過也無法追回,「不能說是後悔,但總覺得『少咗啲嘢』。」

呂銘彥(中)曾代表心誠出戰馬拉松賽事,最後八強止步。(呂銘彥instagram)

「阿彥」3歲起與運動結緣,不過並非團體運動籃球,而是孤軍作戰的游水。「一直到初中還是游背泳,不過訓練很沉悶,只看著池底。現在回想起覺得原來自己不是愛游泳,只是喜歡那勝利的感覺。」一個人、一條泳道、一條池底的深藍色直線,耳邊聽著池水流動的聲音,只集中在寧靜的水世界,可是「阿彥」無法享受其中。

中二時因當時就讀東華三院甲寅年總理中學,校內球類運動風氣盛行,從未試過打球的他竟然與同學拿起籃球到校內球場跟隊,這位新手竟然一試愛上。「大家放學後便立即到球場鬥波,一落敗便要跟隊1小時,更加激起我不想輸的心態,因為我不想等那麼久。」離開被水包覆的世界,轉戰陸上運動。控球、運球,甚至是射球對這位籃球新手都是一關又一關的難題:「我真的不懂!就連『射』球的姿勢有如投石器般,但是總是命中,有點不解,後來中五開始慢慢改菩射姿。」「阿彥」向我示範一次從前的「射姿」,在背後開始串連起動作,再將籃球經過頭頂「扔」出去,其實真的頗奇怪,難以聯想他長大後變成神射手。

初中時期的呂銘彥(左)確是比較矮小。(呂銘彥instagram)

呂銘彥(右)今季與奧斯汀(左)成為隊友,原來早於15年他們曾在街場相遇。(呂銘彥instagram)

不過,「阿彥」就是得天獨厚,與生俱來的射球手感,加上游泳所累積的體能,令「阿彥」轉項初時仍能憑快攻建功,「自小游水培養起我的協調能力,不過中二開始打學界賽時,完全沒有技術可言。我在中學時又矮又瘦,升上中三作賽後,發現剷籃的話難有甜頭,所以改以主射三分球。」成功從來沒有捷徑,「阿彥」雖有射球天份,不過他還是苦練射球的手感、動作,細微如帶動射球的位置他也鑽研,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以前我喜歡杜蘭特,會睇片研究他的動作細節,後來加入飛鷹後鄭sir會傳授射波小技巧。平時起碼每日射300球,有感覺時可以練習6小時,手感來了總想繼續射球,想看看自己能入幾多球。」

憑住每天起碼射300球三分波,練就今天的呂銘彥。(資料圖片,張倩儀攝)

年少時因身形所限,令呂銘彥開始改練三分球為主,結果令他找到迶合自己的道路。(黃寶塋攝)

從學界寂寂無名,到大學時加入甲二星島跟操,2016年開始代表甲二星島,後來於2018年開始於飛鷹展開他的甲一生涯。這2年於甲一的表現最讓球迷,甚至媒體印象深刻,該是他的三分球。不時看到報道以「新晉射手」形容他,不過「阿彥」卻對此不以為然:「我真的不覺得『彈起』,在甲一球場上,我的防守、身形仍未跟得上。在未來賽季,我一定要加強防守技術,待大家無法挑剔我的防守時,才真正覺得自己打出名堂。」誠然,球員要攻守兼備,只以三分球作進攻手段確是太單一,而且會成為對方重點進攻的弱點,不過「阿彥」笑稱:「我在防守上都偶有佳作,對方不是每次都能避過我嘛!但我真的要加強防守的技巧,這是以前積下來的壞習慣,總喜歡防守留力,讓我能更偏重進攻力量。」

呂銘彥:「待大家連我的防守技巧無法挑剔,才算是打出名堂。」(黃寶瑩攝)

這2年來作為出名嚴厲教練鄭學來的子弟兵,「阿彥」都一一撐過來。雖然鄭sir會大聲喝罵,不過他還是很感謝鄭sir的教導及給予機會:「我很記得去季有一場沒任何得分,心想這一季『玩完了』,接下來便是對上福建,那場我在更衣室已打算隨便聽聽戰術,打定輸數在場邊睇波。豈料鄭sir突然讓我正選上陣,那一場我攻入23分,是一場令我回味至今的比賽,多謝鄭sir依然相信我。」這場對賽大大提升了「阿彥」的信心,不過那一場「貢獻」0分的比賽曾讓「阿彥」懷疑自己是否適合甲一球隊。「這場會令你覺得是『早到』的甲一嗎?」我問,「阿彥」卻搖搖頭稍作停頓,思量一會才緩緩道出:「不過……要是沒有這次早到的甲一,便沒有現在的我。起初可能不習慣,但每一場、每一次與勁旅交手都是磨練的機會,一定有得着。」

一場攻入23分下兼力挫福建的對賽,在呂銘彥迷惘中找回信心。(黃寶瑩攝)

與甲一勁旅交手磨練這2季,「阿彥」的進步有目共睹,他今季更在聯賽三分榜上以33球僅次於首名的泰那,但是這亦成為心底裏的遺憾:「我會耿耿於懷只差5球,要是每場多射一球便能反超前,畢竟今季最有機會挑戰三分榜的,不過也沒辦法,泰那真的很強。」在節奏、強度甚快的甲一對賽中仍能保持穩定的手感,足見他的籃球天份與手感。平日我們常常形容「手感炙熱」,對他而言是怎樣的感覺?「我會以與籃球『好friend』來形容,籃球與手指『連起來』似的。如果手風欠佳,出手那一下手指感覺沒那麼順;要是狀態好的話,出手時很『食力』,而且當籃球離手時便知道會否命中。由於多練習開始習慣三分線與籃框的距離,即使阻擋視線,只要不影響射球動作,其實不太干擾到我。」

手感炙熱時,籃球與手指連起來似的。(黃寶瑩攝)

呂銘彥的學習對象

經歷過兩季甲一球季,24歲的「阿彥」開始思考香港籃球員都會顧慮的生計問題,「之前有想過今季要開始上班,不過操練時慢慢感到自己有機會發揮,三分球方面有把握,決定再多給自己2年時間,看看自己在籃球路上能走到多遠。」年輕人就是有花時間嘗試的本錢,不怕失敗,跌低便拍拍膝頭重新站起來,再次嘗試,期待「阿彥」下季的表現,再次挑戰聯賽「三分榜」。

記住他的名字,呂銘彥。(黃寶瑩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