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be與我|漫畫家馮展鵬無盡的挑戰 筆下紫金輝煌永續曼巴精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開始想到要畫Kobe,就覺得只用平常的畫法未免太沒意思。」描畫這一位偉大傳奇,的確不能只靠泛泛筆法。

今年一月,高比拜仁(Kobe)與二女Gianna在內等9人因直升機失事罹難,繼退役之後,再一次讓全球球迷「心碎」。

8月23日,球迷迎來他首個生忌仍難以釋懷,然而逝者已矣,為了捍衛其精神理念,本地漫畫家馮展鵬在「Mamba Week」以傳奇畫家Gustav Klimt的藝術方式,注入Kobe的「黑曼巴」靈魂,將無比思念化成筆下的紫金輝煌,向其致敬。

喜歡或討厭Kobe的理由可以有一百種,就如每個人也有屬於自己與「黑曼巴」的回憶。閉起雙眼試着回想心目中的「Kobe時刻」,實在太多經典的熱血故事值得回味。對於馮展鵬來說,最深刻的是Kobe單場轟下81分的瘋狂表現,這名藝術家對畫畫的執着與瘋狂,也呈現在創作之中。

馮展鵬糅合上世紀的藝術風格,與Klimt一樣擺脫狹隘觀念,以另類手法畫出金箔輝映的Kobe,讓傳奇繼續閃耀。(被訪者提供)

曾是典型「MJ迷」 由Hater到尊敬Kobe

馮展鵬在90年代中成為NBA球迷,他形容自己為後公牛王朝的典型「MJ迷」,那段時間剛好是艾佛遜 AI(Allen Iverson)與Kobe在NBA嶄露頭角的時期,在MJ退役後,他成了AI的球迷,連打球方式也模仿起來。可想而知,他當年成為Kobe「Haters」之一的原因就這麼簡單直接,「因為Kobe老是以宿敵般的姿態站在AI面前,2011年總決賽還打碎我偶像的冠軍夢。」

你必須要有這種熱情與熱愛,才能超越個人榮耀,無私地回饋,特別是他對提升女子籃球的付出。
馮展鵬

馮展鵬以紫金為主調,畫作呈現的一線一點、當中的美學細節,均反映了他如Kobe般一絲不苛的自我要求。

不過,他終究逃不過「Always Love The Hate」的魔咒,成為跟着Kobe一起成長的人,無論Kobe是英雄或是惡人,在他心中,已無可否認地佔了一席無可取代的位置。

這名「MJ迷」甚至認為,相對於偶像米高佐敦,Kobe對整個籃球運動的影響力和貢獻都更大,「退役後成立『Mamba Sports Academy』,可能也是源自於一種責任和熱愛吧。你必須要有這種熱情與熱愛,才能超越個人榮耀,無私地回饋,特別是他對提升女子籃球的付出。」熱愛籃球的人,均無法不對這位身穿紫金24號球衣的男人肅然起敬。

對挑戰無畏、勇於突破極限的「黑曼巴」,那絕不退讓的神情躍於眼前。(被訪者提供)

熱愛是分秒投入 不懈、無畏的革命精神

馮展鵬在2013年與作家喬靖夫聯手,以Kobe職業成就及歷代球鞋為靈感創作短篇籃球小說,再到去年關於社會人掙脫掣肘的《跑攻籃球》,能觸動人心的,都離不開對事物熱愛與投入的「瘋狂」本質。

每個人都有偏執的事,對馮展鵬而言就是畫畫。「人會在不同階段喜歡不同的事物,所謂熱愛的事,就是你認定了,就不顧一切地把所有心力投放下去,是沒人可以阻止的。」大概就像他中學時自修美術,主修工科的他「膽粗粗」憑自己現學現賣的技法挑戰,卻奪「A」而回。

《Mamba Week》紀念作品手稿:

他說找到喜歡的事便會投入去做,然後慢慢變得很想進步。熱愛就是投入,不,熱愛是分秒都想要投入,專注畫畫的馮展鵬,沉迷得像是着了魔般,從觀看別人畫作、從中欣賞與學習,進而建立或創造一些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想法。

馮展鵬不只在古今中外的名畫家作品上學習,他在Kobe身上一樣看到一種藝術。20年的湖人傳奇篇章、5座總冠軍、數不清的驚人紀錄、近似瘋狂的堅毅投入,連同整個世代球迷又愛又恨的回憶,並沒有在我們失去Kobe的那天劃下句點。馮展鵬認為Kobe與奧地利畫家Gustav Klimt不懈、無畏的革命家精神,為後世帶來不滅的影響。

一對戀侶緊緊相擁,深情的一吻,是Gustav Klimt金色時期的名作《吻》(The Kiss)。在這麼一吻間,這對情人在金箔輝映下,成為全球知名的戀人圖像。(網上圖片)

「一開始想到要畫Kobe,就覺得只用平常的畫法未免太沒意思,然後腦中閃過一些上世紀的藝術風格,就是Gustav Klimt的維也納分離派。」

一位是一個世紀前的殿堂級藝術家,一位是90年代殿堂級運動員,最先讓他有這種聯想的是色系,「湖人的主色調是金黃和紫色,剛好也是Klimt的常用色系,然後就是他們的經歷和理念,兩者都有著革命家思想,不斷打破常規,尋求創作、球技上的多樣性,但同時堅守核心原則。」

馮展鵬曾與作家喬靖夫聯手創作小說《跑攻籃球》,前者認為籃球比賽中的畫面有如一幅幅畫的組成,「MJ優雅的騰空、KOBE不同的攻擊模式等,就像不同風格的畫。」(被訪者提供)

吸收、融合、創新,是他們兩者對追求極限的共同方式。Kobe帶來了湖人5冠皇朝、低筒波鞋也成為了現今籃球鞋的藍本,而Klimt則帶來了維也納分離派的7年黃金時期,「他們追求極致的精神對後世的影響非常深遠。」是的,Kobe場上的傳奇表現,帶給籃球世界的影響着實難以量化,過人的意志展現了他對籃球極致的愛。

關於Gustav Klimt的藝術革命:

學院派出身的Klimt,功底非常扎實卻思想不流於傳統,19世紀末為了藝術革命創立了維也納分離派(Wiener Sezession),飽受學院守舊派抨擊。深受歐洲中世紀晚期及日本浮世繪影響,開創其獨特的畫風,他擅於運用抽象元素表達情感,強調脫離傳統、自由創作的價值。他的獨特藝術創作曾引起空前的讚美,後來卻是激烈的抨擊,卻帶領藝術家摒棄維也納藝術界權威的狹隘觀念,標誌了奧地利現代藝術的肇始。

被Kobe、Klimt革命思想啟發

你未必知道Klimt在藝術上的自由革命抗爭,但一定聽過Kobe如何備受抨擊下仍不斷打破常規,尋求球技上的多樣性。馮展鵬說二人的革命思想啟發了他,「其實很難想像Klimt和Kobe要花多少時間及精神,才可以在他們的範疇內做到極致。例如Kobe會在凌晨4點起身練波,我相信只有擁有這種信念的人,才會進步及成功。就如Kobe曾經講過『A constant quest to try to be better today than you were yesterday(變得比昨天強是個無休止的任務)』,這個世界是沒有輕易成功的人。」

由MJ、AI球迷到被Kobe過人的意志態度所啟發,馮展鵬也想畫筆描繪Kobe對籃球的極致。(馮展鵬提供)

執著,大概是我每個階段的美學標準都遠高於自己當時的技術水平,所以只好不停追住標準去跑,好像是一種永遠不會滿足的渴求。
馮展鵬

創作需要另闢蹊徑、不受傳統局限,Klimt與Kobe的不妥協與馮展鵬的創作概念着實相似。

「籃球和藝術一樣,根底與技法可以傳統,但思想不能守舊。但可能礙於我自身的天份與基礎所限,不妥協的性格往往會為我帶來困境與低潮,但正正是這種性格,令我有更大的動力去跨越困境。每個低潮都是磨練與進步的機會。」

高比生涯威水史(按圖放大):

+15
+15
+15

他是個很執着自己作品的漫畫家,故事放第一位,再考慮分鏡,分鏡往往要畫很多次才滿意。他笑言很多人都說他是最典型的處女座性格,「我不算是最勤奮的人,我只是執着於標準和結果。執着,大概是我每個階段的美學標準都遠高於自己當時的技術水平,所以只好不停追住標準去跑,好像是一種永遠不會滿足的渴求。」

從不容許苟且 以畫永續曼巴精神

也許創作可以有更輕鬆的方式,但他就是辦不到,自我要求極高的他不想衍生輕易過關或是得過且過的心態,「因為你只要容許自己苟且一次,就會出現第二、第三次,然後,你的水平就只會不停的下降。」定下高遠的目標、再推動和鍛練自己,達到比預期更高的水平,是他、也是永遠的「Mamba Mentality」。

雖然高比已離開我們,但是他的精神、智慧、傳奇一直與我們同在。(Getty Images)

這一次有別於以往的漫畫風格,以Klimt的畫風創作,把曼巴精神結合藝術手法的象徵性,他坦言夾雜不少情緒和壓力,「我之前沒有正式畫過Kobe,現在這個時間要描繪一個最偉大的又已離世的球員,這可不是能和描繪任何一個現役球員能相提並論。但有壓力和挑戰是不錯的,因為我們有更大的機會去認識、面對和挑戰自己,推動自己進步,準備下一次挑戰。」熱愛、堅韌、不懈、無畏、樂觀,是Kobe、也是馮展鵬的成功法則。

視覺而引發的情感共鳴,是藝術的價值所在。強大的力量、堅定的神情,看着眼前鑲嵌風格的紫金身影,在深深悼念之後,相信「Mamba Mentality」會以某種形式永續於世。

縱使高比已離開大家7個月,可是我們還是很想念你。(Getty Images)

+15
+15
+15

以高比方式說再見(按圖放大):

+8
+8
+8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