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o Koizumi】深受Marc Jacobs、Wyman賞識 以喪禮花圈作設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日本時裝單位在西方世界好生興旺,先有doublet.奪得上年度LVMH年輕設計師大獎冠軍,再有Undercover與PORTER備受Valentino以及FENDI的青睞,推出聯乘合作系列。而今個星期更有一位日本時裝設計師在紐約時裝周大放異彩,名字叫Tomo Koizumi,其備受注目的地方,除了是因為得到Katie Grand、Marc Jacobs等巨頭「碌盡人情卡」式的鼎力支持外,Tomo視禁忌如無物的天馬行空創意,也是叫人拍案叫絕的地方。

例如在剛剛發佈的FW19系列中,Tomo Koizumi就以花牌為靈感設計服飾,沒看錯啊是花牌,即是大家在殯儀館看到的那種。

Tomo Koizumi FW19(Harper's BAZAAR Arabia)

Bella Hadid親自著用上陣。(VOGUE)

Tomo Koizumi。

先簡易一下Tomo Koizumi的星夢傳奇吧!雖然並非畢業於大名鼎鼎的東京文化服裝學院,但這位英氣十足的男生自少已深具Costume artist assistant以及Stylist assistant的工作經驗,在入讀千葉大學時亦早已創立了自家同名品牌,足證對服裝設計的無比熱愛。在畢業之後,Tomo Koizumi的創意服飾雖然未有橫掃歐美頂尖時裝舞台,但在亞洲地方也吸納了不少支持者,日本國內富永愛、水原希子、澤山璃奈及黒木メイサ等潮流代表總愛著用他創作的作品,就連2017年張敬軒、王菀之聯手舉行《The MagicalTeeter Totter》演唱會的時候,其時擔任演唱會服裝指導的Wyman黃偉文,亦特意專誠到日本一趟,邀請Tomo Koizumi為二人設計服飾,可見其創作天份早已受到亞洲時裝業界之認可。

張敬軒、Tomo Koizumi及黃偉文三子合照。(Wyman Wong FB)

《The Magical Teeter Totter》演唱會之中,張敬軒與王菀之就曾親身著上Tomo Koizumi的服飾大跳大唱。(Tomo Koizumi)

Katie Grand。

至於何解能夠拓展至歐美市場呢?一切就要從英國時裝設計師Giles Deacon說起,事源西方時裝權威《Love Magazine》老總Katie Grand上年在好友Giles Deacon的ig account內,無意中發現了他Follow了Tomo Koizumi這個品牌,在好奇心驅使下就按入去一看究竟。誰不知不看猶自可,一看便著迷到不能自拔。熱情到自行找上Tomo Koizumi,邀請他到紐約舉行發佈會不在講(其事FW19的紐約時裝周尚有一個多月就會舉行),更「拍心口」擔保將會以自己的江湖地位,為Tomo請來一系列巨星級猛人坐鎮,協辦整個發佈活動。如是者,Marc Jacobs就借出自己於麥迪遜大道的專門店出來,打造成發佈會場地;Pat McGrath及Guido Palau這2大宗師就分別領導着Runway Show的化妝及髮型設計項目;而穿上服裝展示於人前的模特兒,則分別為Bella Hadid、Emily Ratajkowski、Joan Smalls、Taylor Hill等等‧‧‧‧‧‧要請來上述陣容協辦Fashion Show,基本上就只有愛馬仕、香奈兒、以及LVMH或KERING旗下等十數個品牌,才有此能耐,現在Tomo Koizumi在Katie Grand的穿針引線之下,就能夠以新人設計師的身份獲得此榮譽,以日本設計師身份而言,可說前無古人。

Tomo Koizumi從前的作品。

+2

不過,葡萄友也無用太多的羨慕妒忌恨,只怕Tomo Koizumi的作品確實自成一派,堪稱當前時裝界不道另類而亮眼的風景,初出道之時已憑藉鮮艷誇張的巨型蓬鬆裙震撼人心;到中段時期卻又一下子大玩貼身小短裙;上年則以活潑的芭蕾舞為靈感,製作出一系列跳脫不凡的仙子裝;而來到最新出爐的FW19,Tomo Koizumi就回歸自身最擅長的方向,以七彩繽紛的Polyester Organza為物料,結合製作蛋糕時常見的ombré ruffles處理技巧,先行將布料捲曲,繼而層層交搭,以如斯反複過程製作出狀態不一的Oversized裙子(Tomo直言每件作品製作需時,動輒數十小時),繼承日本時裝偏好闊袍大袖的剪裁輪廓,也承傳了日本流行文化中光怪陸離的卡通感。而為了貼近當時流行的街頭元素,以及對初到貴境的紐約表示友好,設計師也特意將印有自由神像圖案的T-shirt,結合到Organza裙子中去,為偏鋒衣裳增添一點平易近人之感。

特意將印有自由神像圖案的T-shirt,結合到Organza裙子中去。

美劇《權力遊戲》要角Gwendoline Christie更擔任壓軸出場的模特兒。

誰想到如斯精美的衣服,背後靈感竟然來自帛事花牌?

最近國外媒傳問到Tomo Koizumi今季的設計靈感是如何?他就回答來源有許多,分別是高級訂製時裝之父Roberto Capucci、新浪漫主義運動倡導者Leigh Bowery,以至是日本傳統的hanawa,hanawa是甚麼?即是日語中的花環,在華語社會中則是應用在喪禮上的花牌,君不見時裝發佈會上那些呈平面橫狀的Oversized衣服,其實正是一種將帛事時髦化的表現。雖然衞道之士或許覺得這種創意「大吉利事」,但無視社會約定俗成的眼界,乃至當中所需要的氣魄,從來都是一個優秀設計師所必備的,就例如今次借場地給Tomo的Marc Jacobs,1993年任職美牌Perry Ellis女裝設計師期間,就曾無視世俗之反對,而堅持要以Grunge Music美學設計服飾系列,雖然最終賠上了自己在Perry Ellis的工作,但這個Grunge系列往後卻成為了叫時裝世界最為津津樂道的Collection之中,也是Marc Jacobs創作生涯中其中一個最引以自豪的系列。

Perry Ellis 1993由Marc Jacobs操刀的Grunge系列。(Shift London)

Perry Ellis 1993由Marc Jacobs操刀的Grunge系列。(Shift London)

所以,從事創作藝術從來都是一件鬥「命硬」的職業,今天你設計的東西受盡冷落或者千夫所指,說不定10年之後,卻又會變成被世人捧至上天的偉大設計,可見一剎那失落唔代表永恆,只有持之以恒,鮮花就定必會有盛放的一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