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久保玲與高橋盾的緣份 COMME des GARÇONS鬼怪首飾中的師徒情

撰文:張榮熹
出版:更新:

雖然不少人在農曆新年甚講意頭,會因為不想「嚡嚡聲」而避免新正頭買鞋,對「屎屎聲」的唔吉利說話也避之則吉,但對於時裝人而言,其實也顧慮不了這麼多,誰叫我們的教母川久保玲正是一個如此反傳統的激進份子,就以男裝主線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為例,平時的設計早已叫坊間衞道之士摸不着頭腦(父母金句:何解一件爛溶溶的衣服會價值7千大元!?),最近更來個反高潮,趁着華人新年之際,率先開售SS19季度焦點大作,Oversized鬼怪頸鏈,血淋淋的人體眼球以及狼牙犬齒,新年掛上它去拜年,的確是殺氣騰騰。
不過,又有沒有人覺得這批CDGHP的創作頸鏈,在風格理念上十分之UNDERCOVER呢?只因兩位品牌的主理人,川久保玲和高橋盾,的確有着千絲萬縷的另類師徒之情……

雖然定必會有人話瘋狗上身,但真心頗特別,來自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SS19的設計。(vogue)
不過價錢未必便宜。(hlorenzo)

雖然不像渡邊純彌、阿部千登勢或栗原大一般,當真曾於COMME des GARÇONS工作和與川久保玲共事過,但高橋盾以至自家品牌UNDERCOVER能夠擁有今時今日的崇高地位,這位東方時裝教后的影響力一定既深且巨。

年青時代的高橋盾(左四)。(網上圖片)

早在1989年,高橋盾離開老家群縣桐生市*入讀東京文化服裝學院之前,川久保玲就一直是他從少到大最欣賞的設計師,而川久保玲提倡「創意面前,根本無須區分甚麼是Avant-garde,甚麼是Street Fashion」的宏觀性理念,高橋氏也曾直言對他的創作事業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UNDERCOVER混集各種次文化,男女中性合一的多元哲學,或多或少正是源自COMME des GARÇONS。

*桐生市是日本最重要的紡織工業城市,就連BURBERRY這些國際品牌也委託這裏的工廠生產優質布料。

在初創的歲月裏,高橋盾與NIGO合辦了NOWHERE,於店內出售UNDERCOVER服飾。(網上圖片)
高橋盾與川久保玲亦師亦友。(網上圖片)
UNDERCOVER 2003年首登巴黎時裝周。

而除了思想上的倡導外,在現實之中,川久保玲亦當真總是提攜這位後輩,例如1994年,UNDERCOVER首度舉行女裝時裝發佈會,她就率先成為了第一位顧客,購買了品牌成名作Deformed MA-1 Bomber Jacket,使UNDERCOVER迅即受到日本國內關注。到了2000年代初,亦師亦友的川久保玲更再三鼓勵高橋盾,是時候將品牌打進世界舞台,如是者經歷重重考驗之後,UNDERCOVER終於成功在2003年於巴黎時裝周舉行Runway Show,事前川久保玲更耐心地向西方業內人土高度推介此品牌,使到這場發佈會能夠在備受關注,全場爆滿的情況下順利舉行,成就高橋盾蜚聲國際。

此外在商業合作上,COMME des GARÇONS與UNDERCOVER亦曾策動Collaboration,推出了一系列服飾及香水產品產品,主打黑色幽默的鬼怪陰邪路線,在潮流界大受歡迎,還記得當年好些香港原宿水貨店,更將這個聯乘系列的炒價,推高到超出原價的好幾價呢!

血淋淋的人體眼球製作成頸鏈,寒氣十足。
但這類眼球作品,UNDERCOVER多年來就一直在創作。

如此可見,川久保玲與高橋盾之間可謂一脈相承,與其說今次COMME des GARÇONS Homme Plus SS19的Oversized頸鏈乃是借鑑着UNEDRCOVER之美學風格,倒不如理解成川久保在自己盤根錯節的設計體系之中,重新找回了一個陌生的自己。而這批搶眼的首飾,對照在今季講求「西服崩壞」的設計主題裏,也是張力非凡,金色粗鏈圍繞在上身,再結合呈閃爍特性的緞面物料,以「不倫不類」之法配襯「九唔搭八」的配飾,這種目空一切的狂氣與反動神采,正是COMME des GARÇONS一系服裝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2

【周五心意運動】您捐一封$50利是,已可為基層送上溫飽,01心意呼籲您支持【食德好】,每$50可為12個家庭提供一餐回收蔬果及食物 。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