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ne Serre】FW19圖案變法 誰說Monogram是傳統大牌的專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多得LVMH PRIZE、多得Central Saint Martins和多得Lulu Kennedy,近代時裝工業,可謂每年每月都有着排山倒海的新星湧現,不過所謂剎那光輝不是永恆,年輕設計師無論甫一出道的時候氣勢再好,到數年之後還企得住腳的,其實又有多少人?看看昔日光芒四射的Gareth Pugh或Phoebe English,就是最現實不過的例子。

不過,就算仿如Jonathan Anderson般出道時備受注目,到最後當真大鳴大放的勵志故事其實不多,但認真數算起上來還是有的,例如出道才數年的Marine Serre,正是一個被人「落重注」看好,將會成一線巨星的優質潛力股,事關她操刀的FW19系列,實在出色。

Marine Serre FW19,會否令人諗起消防處的那位「任何人」?(Gorunway)

作為2017年度LVMH PRIZE的大獎得主,或許很多人都會覺得Marine Serre的成功是理所當然,但如果認真深究的話其實未必如此,因為根據歷史案例,通常獲得LVMH PRIZE大獎的設計師們,在往後發展通常都未必飛黃騰達,最明顯的是2015賽季,當年的大獎得主是葡萄牙二人組Marques Almeida,而同樣進入決賽圈的參賽者,則有Demna Gvasalia、Virgil Abloh和Simon Porte Jacquemus(他獲得了當屆次一級的Special Prize獎項),雖然這三位年輕設計師失落了比賽大獎,但往後的發展卻是人盡皆知,Demna與Virgil分別憑藉自家品牌VETEMENTS和OFF-WHITE而強勢堀起,期後更分別加入BALENCIAGA和LOUIS VUITTON擔任創作總監一職,成績有目共睹,而Jacquemus也透過自家同名品牌而穩步上揚,剛剛發佈的FW19 Collection,那個超迷你手袋亦已經全球時裝人趨之若鶩的焦點單品,反觀Marques Almeida這個主打牛仔布的創作品牌,卻和頂尖時裝界漸行漸遠,追捧他的人亦少之又少。

而共樣情況亦發生在2016年大獎得主Grace Wales Bonner身上,這位主打牙買加男裝風尚的設計師,自出道以為都是半紅不黑,反而同屆的Matthew Williams卻經已成功與DIOR MEN攜手合作,打造鋼扣包袋和首飾了。

品牌Marques Almeida設計師Marta Marques與Paulo Almeida。(wwd)

Grace Wales Bonner。(It's Nice That)

嬌小的Marine Serre。

所以Marine Serre這些年來的優異評價和業績,LVMH PRIZE這個光環的積極作用已然不大,一切也全賴她往後的天份和努力使然。首先她從不抗拒時裝的潮流趨勢,卻仍有保持到自身核心價值,許多年青設計師總有一個通病,就是設計過於兩極化,要麼全然跟隨着潮流大勢走;要麼就堅拒抗拒主流,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下(最明顯例子正是Gareth Pugh,Dark Side Avantgarde潮流雄霸世界之時,他就如日中天,到Hip hop街頭風潮盛行之際,他就無以為繼),但這位嬌小的法國女生卻總能夠遊走在兩者之間,就以FW19為例,一方面既能夠拿握Normcore精髓,透過羽絨、滑雪裝、土豪金腰鏈以及剪裁闊大又參差不齊的藝術形式,展現「偽老土」風情;但另一方面卻又前衞極緻,以別樹一派的解構主義,將多條絲巾集結一起,構置成裙,或者將傳統大褸加以變型扭曲,如在大褸手袖之上結合假皮草,以及將漆皮Puffer Coat拆解,將其手袖和腰間位置獨立起來,變成手袖外套和腰封配飾,小小改造,已突顯設計師匠心獨運。

外型老土的防寒大褸,加上假皮草手袖後立即煥然一新。(wwd)

Moon Print在Marine Serre世界觀中有着重要地位。

而且新季另一明顯現象,就是進一步彰顯了Moon Print在Marine Serre世界觀中的重要地位,這個靈感來自伊斯蘭教月亮標記的Monogram圖案,自品牌面世以來一直伴隨至今,到FW19卻得到了鋪天蓋地的極緻發揮,基本上無論是衫褲鞋襪、Leggings還是手袋配件,都無一不見這個Monogram蹤然,見它已尤如見Marine Serre一樣。雖然在時裝世界裡,熱衷於Monogram設計的品牌並不少見,但賴以成功者,全部都盡是LOUIS VUITTON、DIOR、GUCCI等殿堂級品牌,人家苦心經營至少數十年,才將象徵品牌的Monogram圖案馳名於世,現在Marine Serre用了數年的時間,就成功打造了一個具認受性的專屬圖案,雖然不是人盡皆知,但對於一個年輕品牌而言,已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成就。

最後國外傳媒問到Marine Serre今季的主題是甚麼,她就答曰是Radiation幅射,是想像在世界末日Apocalypse之後,人類已不能居住在地面,只能夠活存於地底的情形,至於那些包裹着自己臉孔劫匪面罩或口罩,就固之然是對環境污染或幅射橫行的預言隱喻,可見設計師這批型格到不行的服飾背後,其實是有着如此沉重又「唔見得光」的喻意在其中,一種具警世作用的未來主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