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時裝周】老人與相機走入潮人堆 拍下時尚的「妖魔鬼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海時裝周場外,成群結隊的老人家都在拍些甚麼?我和他們聊了聊。

每一位在上海時裝周太平湖秀場入場的看秀嘉賓,都逃不過門口老法師們的「長槍短炮陣」。「老法師」這個名詞由來已久。一般來說指的是年紀夠大,器材頂級,好為人師的老年攝影愛好者。隨着時間推移,也可以理解為「某一行業特別精專」的人士。今天文章中所說的「老法師」,其實稱其為「業餘攝影愛好者」更恰當。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老法師們只搶着拍穿得少的美女,以及看起來吸睛的奇裝異服。對於拍攝對象甚麼招呼都不打,只要有一個人端起相機,其他人馬上一窩蜂衝上來按快門。

「看到那麼多人在門口,簡直不想走進去了。」一位好不容易逃出老法師相機包圍圈的編輯朋友說。「不知道他們都在拍些甚麼?」

「我不光拍時髦人,也拍黃牛」

曾經是位設計工作者的老陶,攝影觀察的角度不一般。「我在時裝週門口不光拍時尚的人,也拍黃牛,但我不是想揭露這種醜惡,這都是人生百態,大家都要吃飯的嘛。每個人都在這生活當中掙扎,大家都不容易。」

「老外的表現力比較好」

拍了40多年照片的陳雁鳴則認為,看到有視覺衝擊力的人就會上去拍。

「相對來說,我比較喜歡拍老外。因為他們表現力比較好,敢做動作,很自然,中國人有時候比較靦腆,你還要啟發他擺動作,我們也教不來,當然不是說中國人就不好,各有各的風格。」老陳笑着說。

「酷女孩比較有反差」

「70 後」羅連海說,他比較喜歡拍看起來酷一點的人,比如風格比較硬朗的女孩,一般女孩子的氣質比較溫柔,酷女孩有反差,如果衣著搭配和氣質上能硬一點,感覺就太好了。說着,他向外灘君展示了自己在西岸藝術中心拍攝的一位東華大學的學生模特兒影片。

羅連海作品(外灘提供)

「變化的時尚,就是與時俱進」

「今年我發現,這些時尚人士的頭髮顏色變化比較大,五顏六色的什麼都有。」另一位攝影愛好者老張說。「不同的拍法也有不同的樂趣,仰拍俯拍,不同的造型適合不同的構圖。」老張觀察到有些被拍的人和他一樣,每年都來時裝週。「時尚的衣服在變,這些人的造型也年年大不同,這就是與時俱進嘛。」

右一為老張(外灘提供)

「我想拍2萬個人的大頭照」

秀場外遊蕩的老法師中,並非人人都用的是單反相機,網名「深山老林」的老林就是一位街頭手機攝影達人,只使用某國產品牌手機拍照。打開他在社交網絡上的相冊,隨便一張照片就有400多個讚。

「我退休了吃飽飯沒事,就發展了這個業餘愛好,這是成本最低的自娛自樂活動,拿起手機就可以拍。」老林說道。老林有一個拍照主題——大頭照,他想拍到2萬個人,再從裏面百裏挑一挑出200個,辦一次個展。

+2

拿着一部Leica MP相機的羅連海,其實更喜歡用手機拍短片。

「視頻是動起來的,多有意思啊,我拍完一般就發在微信朋友圈裏面,一些朋友的群組裡也會分享。不為盈利,只是自己愛好,就是喜歡拍!」70 後的羅連海,是這次幾位採訪對像中最年輕的一位,他喜歡森山大道的攝影風格,總是把視頻和照片處理成黑白效果,再根據內容配上背景音樂。

雖然喜歡拍短片,但羅連海對時下火熱的短片平台卻不感興趣,「那些東西『弄弄就不好了』,雖然初衷很好,但視頻時間太短了,不夠詮釋我想要說的。」

羅連海在時裝週上拍攝的一對雙胞胎,配了古典中國風的音樂。(外灘提供)

老法師們也曾遇到過不太友好的事件。「上次在靜安公園裡面的爵士音樂節,我用長焦拍了一個外國人,已經離開他大概十幾米了,他還給我豎中指。」陳雁鳴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呢。」羅連海補充道。

「我們拍照的時候,跟拍攝對像打招呼也不現實,有些人就是不喜歡(被拍)。如果對​​方要求刪,我就刪掉,這是被拍者的權利,一般我們拍好了以後就向對方致謝,善意的微笑,還會誇獎一下。」

對此,拍大頭照的老林則有豐富的人生經驗。「我都是軋軋苗頭(上海話,意即看情況做決定),看著這個人可能會同意的我再上去拍,這個也是看地方,分場合的。」

這時一群外國騎行者從秀場門口經過,他們看到老林一行人在路邊舉起相機準備,也配合地停下讓他們拍攝。「It's Fashion.」旁邊走過的另外幾位外國人,把老法師們看作是時裝週的一部分。

「相比於幾十年前 現在終於敢按快門了」

1957 年出生的陳雁鳴,已經拿起相機40 多年。「我自己一輩子喜歡攝影,沒有其他的愛好。」

「年輕的時候,拍拍同事結婚,小朋友滿月照。單位出去旅遊,身邊有人談了朋友,拍點照片紀念一下。」老陳回憶。「以前用膠片相機,出去一次能夠拍2卷(72 張)就已經不得了,現在記憶卡隨便拍,想留幾張就留幾張。」

現在的上海時裝週,讓陳雁鳴覺得越來越難拍了,因為場外門口拍照的人總是一窩蜂,秩序不好。「小圈子肯定是有的,大家看到經常一起來的熟面孔就會交流交流,時間長了大家就一起拍照了。也有喜歡自己獨來獨往的『散戶』。」

「你們體會不到,我只是想找點樂子」

今年68歲的老陶則認為,幾十年來照片對於人們的意義在演變,每個人對於拍照片的想法也不一樣,這些想法和這個人的年齡、閱歷、包括文化程度,都有關係。「以前在拍照片,非要告訴別人『我拍了甚麼』,但現在拍照片,照片可能不是為了『想告訴別人我拍了甚麼』。」

講得通俗點,就是尋找一種生活樂趣,人人都能成為攝影師。至於拍到甚麼程度,尋找甚麼方向,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許多老年人其實是這樣開始攝影的:年輕人在家裡嫌煩,給你花幾萬塊買一套相機,你就出去拍照,不要來煩我。我結不結婚,談不談男女朋友,你都不要來煩我。」老陶說道。「你們年紀輕的人,一定體會不到我們這個年代的人的生活狀態。」

對於上海時裝週門口的「妖魔鬼怪」,老陶表示自己很包容,完全可以理解,自己也會用相機記錄下這些瞬間——不過他更喜歡的是有故事的照片。

「我在徐匯濱江看到過一個老外,她可能曾經是一個舞蹈家,或者一個藝術編導,雖然年紀蠻大了,但我看到她就覺得氣質不一樣。這時候有個小姑娘穿了條裙子,從她旁邊跑過去。我看着她看小姑娘的眼神,她的神態就在告訴我:『我曾經也年輕過。』」

【本文獲「外灘TheBund」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the-Bund】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