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專訪】尖酸狠辣的Hip-Hop歌詞背後 原來所「串」者正是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無論是「系呀系呀叻呀叻呀知你好撚型」,定還是「點解咁撚肥?點解咁撚肥?你食嘢求撚其」,這些歌詞不但叫人琅琅上口,更串到好些香港人「應一應」,未知是創作並說唱這些Hip-Hop歌的JB「串串貢」,定還是香港人真係好抵串呢?透過adidas Originals早前的Home of Classics球鞋展覽活動,大會就邀請了JB這位人氣Rapper出來,分享一下自身的時裝、音樂見聞,對當前社會來一趟不平則鳴!

早前JB接受了《一物》專訪,大談自己心路歷程。(攝影:龔嘉盛)

成長自旺角潮流街頭

雖然父母是菲律賓移民,但JB卻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年青時代的潮流知識,和很多香港潮流人一樣,都是來自時裝雜誌與旺角街頭。JB:「自少不太喜歡讀書,卻老早對流行文化很有興趣,所以很年少的時候,就經已在波鞋街的鞋店工作和『飛鞋』,隨後更在Popcorn油麻地店任職售貨員多年,每天接觸Supreme、Vans、RIPNDIP、FUCKING RABBIT等等街頭潮流品牌。」

正是流着「MK」的血液,使到JB對旺角街頭文化,有着非一般的熟識度和情誼結,最終構成了《潮共》這一首歌。

「其實《潮共》的『共』字,本身就來自波鞋街的術語,波鞋街上打滾的人,會用『粗共』一詞來暗指大陸人,因為在筆劃上,共字有六劃,而『六』字本身又和『陸』字同音,所以當一個說你今日著衫十分粗共,其實就即係笑你衣著十分像大陸人。而我自己也正正透過這些術語,涉取靈感,改製出潮共這兩個字出來。」

Popcorn是JB的發跡之地。(Popcorn General Store)

採訪當日JB大談種種波鞋街術語。(攝影:龔嘉盛)

問到波鞋街尚有哪些術語,踏腳綠色adidas Gazelle的JB就答曰:「仲有好多。」簡言之,這些術語大致都是由筆劃,或者繁體字型本分去促成,以數目字為例,情況如下:

丁 是 一
元 是 二
王 是 三
叉 是 四
仔 是 五
共 是 六
也 是 七
分 是 八
尤 是 九
平 是 十

為甚麼會如此?JB就解構:「『丁』字本身頂部本身就是個『一』字,故解一;『元』字頂部有『二』字,故解二;『三』與『王』字的關係更明顯,因為三劃王;『叉』何解是『四』?因為只要將個『叉』字倒斜來看的話,其外型就和阿拉伯數目字中的『4』十分相似……」這些民間小傳統非但唔講唔知,卻是JB生活中的一部份。

JB直言波鞋街術語尚有很多,例如神「四解」解「傻仔」,「粗磚」即是指身材豐滿的女性。(痞客邦)

歌詞串串貢? 其實是自嘲

既然在旺角打滾多年,那麼想必JB音樂作品中的歌詞內容,都是昔日於旺角潮店工作,與潮童接觸的所見所聞嗎?對此,JB只認為是「一半正確」:「的確我創作的歌曲,都是我昔日的生活回憶,但留意歌曲中的歌詞雖然很串,但串的不是其他人,而是串我自己。」

「就以《點解咁撚肥》為例吧!你以為我是在串那些肥仔肥妹嗎?非也!我串的正是自己……因為不講不知,我20歲的時候是一個超過200磅的大肥仔來的,之後為了健康著想,才努力做運動,打籃球、跳舞減磅。」

沒有眼花,這是從前200磅的JB。(網上圖片)

「至於《潮共》,與其說是想針對某一班年輕族群,刻意去『串』他們,倒不如形容我是希望將香港年輕一代的心理狀況揭示出來更貼切,因為這種羊群虛榮心,普遍年青人皆有,我自己從前亦曾如此:為了滿足其他人目光,獲得大家認同,而人云亦云地花盡時間金錢,去追求一些自己真心喜歡與否都搞不清楚、就連品牌發音也未曉得讀的牌子,以為Logo和價錢高低就決定一切,誰不知非但失去了自身想法和態度,更令本土的流行文化工業停滯不前。」

JB強調這種虛榮心態,不止遍及本地的時裝界別,就連音樂工業亦是如此!JB感嘆時下香港人唱音樂,其實都不是在「聽歌」,而是「聽人」的,音樂水準不論高低,只要唱自名人紅星,就定必多加留意;非主流音樂無論旋律再優美,歌詞再精妙,普羅大眾普遍都是不聞不問,《潮共》或許只是個難得的例外。

JB自言未來想寫一首關於「玩」的Rap歌:「香港人太大壓力了,並不懂Enjoy their life。」(攝影:龔嘉盛)

因為膚色,使到JB有時會受到不公允的對遇。(網上圖片)

本生本長香港人與否,從來不是靠膚色定斷

問到《潮共》的成功,會否使到JB名利雙收?他就認同自《潮共》推出之後,的確多了人認識他,接觸音樂與相關潮流文化的機會與工作亦大大增加了,使他有信心就算成為了全職音樂人,經濟上仍然不會構成壓力。可惜,原來人紅歌又紅的背後,現實的社會也為JB打來不少打擊:「自從稍稍有名氣之後,街上愈來愈人認得我,我對此十分感恩,不過也有人會因為我的打扮外型,而對我惡這相向,本來人著衫,衫著人,每個人都有為自己塑造外型的自由,人家要因為我的衣著而『問候』我,我雖然奈何他們不得,但也不會因為他們的議論而迎合或改變甚麼,這是我的自由……」

JB當日展出的NIZZA HI RF。(攝影:龔嘉盛)

JB頓一頓說:「然而,有少部份人曾因為我的菲律賓血統,和我的膚色,而標籤我、排除我土生土長香港人的身份,這點就的確讓我頗難受。」「試過一次在餐店吃飯,店內有位女客人認出了我的身份,就用手機打開Youtube,展示我的MV給她身邊的男友看,誰不知該位男士看過之後,就刻意地高呼一句『賓仔就賓仔啦!唱嘜鬼嘢廣東歌呀』來挑釁我,那一刻我當然感到憤怒,但也沒有回擊甚麼,現在回想起來,只想回應這些種族歧視者,其實是否真正香港人,從來不是靠膚色定斷,而是講內心、態度和價值觀的……何況就算硬係要因為我的膚色,而將我標籤成外來人,那麼現在有一個『外來人』懂得欣賞『你們』的文化瑰寶廣東歌,將它說唱成令大家有所共鳴的嘻哈音樂,難道這樣又會是一件很失禮的事嗎?」JB沒好氣地慨嘆說。

但無論如何,JB也是熱愛香港這個家,為自己的身份感到自豪,只希望香港人能夠每時每刻都團結起來,不要好像近日香港政府修改「逃犯條例」般,面對大難當前的關鍵時刻,大家才有懂得團結的覺悟。

adidas Originals早前於旺角波鞋街舉行的Home of Classics展覽。(攝影:龔嘉盛)

Home of Classics adidas Originals就是經典的本源

受訪當日JB其實尚有另一任務在身,就是受adidas Originals邀請,參與一個名為Home of Classics鞋款展覽企劃,與陳奕迅、袁澧林等不同界別的流行文化代表合作,向大家分享一對自少著用到大的白色adidas球鞋,訴說當中的小故事之餘,也析述自己對三葉牌的感情,JB:「我今次拿來參展的是一對NIZZA HI RF白色球鞋,NIZZA HI RF雖然未有如Superstar或Stan Smith一樣,如此馳名世界,但對好多80、90後街頭愛好者而言,的確有着深刻特別的回憶,只因那個時代的NBA球星,例如Kareem Abdul-Jabbar,在比賽時候總愛穿上超熱運動短褲,再著上仿如NIZZA HI RF般的窄身高筒球鞋示人,這是我初代的潮流回憶。」

「至於白色球鞋同樣意義非凡,因為無論是50 CENT、Eminem還是Snoop Dogg也好,這些90年代Hip-hop紅星都總是以白色波鞋示人,既是街頭象徵,白色球鞋還有另一個有趣地方:愈殘舊,愈有味道,所以,不用太過刻意去打理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