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拆解Nike古布藝術波鞋 重新正視香港職人行業的苦與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球鞋文化日新月異,不止是球鞋技術上的科技創新,其實就連世人對波鞋的本質與可塑性,同樣愈來愈具前瞻性。就例如全新推出的Nike Air Max 270 React,非但在技術上破天荒首次將React泡棉與Air Max合二為一,製作鞋的中底與外底;就連宣揚這種合二為一概念的方法,同樣前衞過人,擺脫單純找來明星作代言人推廣的商業手法,別樹一格地找來BRAINRENTAL、HER、SIMPLE UNION & THE FLYING HAWK STUDIO以及GREEN EGG STORE,這本地4個流行文化單位,打造與別不同的Air Max 270 React藝術裝置,既能夠深化大家對新球鞋的認識,亦能從中推廣本地職人文化。

今次《一物》頻道就成功與企劃其中一個創意單位(其實是2個)SIMPLE UNION與THE FLYING HAWK STUDIO進行獨家訪談,既探討他們這件作品的創作意念,也從他們的口中,娓娓道出在香港要成為一個職人的苦與樂。

SIMPLE UNION與THE FLYING HAWK STUDIO聯手打造的Nike Air Max 270 React藝術品。(Nike)

THE FLYING HAWK STUDIO阿東。(Nike)

用古布製成的蝴蝶波鞋

SIMPLE UNION與THE FLYING HAWK STUDIO其實是兩個各自不同的單位,前者SIMPLE UNION由個性低調,不願出鏡的K.F氏主理,主打Indigo藍染製品工藝;至於由阿東創立的THE FLYING HAWK STUDIO,則是一個近年名氣日盛的本地球鞋改製單位,本來一個做傳統藍染工藝,一個主打新潮波鞋改裝,如此一新一舊,可謂風馬牛不相及,K.F:「但正是如斯各不相同,如果當真能夠結合起來的話,但最具成功感,職人本身就不應該隨波逐流……」「何況我倆本身就是大學時代相識多年的好朋友,在製作的理念和觀點上,很多東西也是心有靈犀了」阿東補充。

如是者,二人在兩年前開始共同合作,聯手炮製「古布 × 波鞋」的企劃,先由SIMPLE UNION挑選古布並於球鞋上縫製,再讓THE FLYING HAWK STUDIO的職人巧手在鞋身繪製圖案,短短一兩年間,就成就出浮世繪Nike Air Force 1、藍染布PUMA Suede以及畫上精美和風圖案的Vans球鞋,成功在亞洲潮流圈大獲好評,也進一步讓時裝人和工藝愛好者意識到,其實傳統與新潮之間,並非互相抵制,而是可以相輔相乘,彼此補足大家的,K.F:「以我個人的觀點,職人之使命除了是保護和承傳傳統工藝外,也有思考如何將當代元素注入其中的責任。」

阿東:「因此今次與Nike合作的Air Max 270 React ShoeTree項目,可謂是集多種截然不同的對立元素於一身:Nike傳統Air Max科技與創新技術React之間的對立;舊時代藍染工藝與現代Sneaker Customizing的對立;以至是傳統ShoeTree藝術等等,我們也刻意追求劃時代的解構,傳統上ShoeTree主要是保留球鞋本身的完整性,再於鞋身上加入各式各樣的裝飾佈置元素,不過今次我們就想玩得大膽一點,於是乎毅然將整隻球鞋鞋身全面撕剪掉,只保留鞋大底部份,被裁掉的鞋面,我們則剪裁成蝴蝶的模樣,並安插在大底之中。」

+3
+2

問他們何解要剪裁成蝴蝶而非其他物事,見微知著的K.F就指出:「當我們收到球鞋準備製作的時候,我留意到Air Max 270 React的用色不但十分豐富,左、右兩側的鞋面,其輪廓、結構和圖案,都是呈均衡對稱之狀,這種原理,和大自然中的蝴蝶可謂一模一樣,因此我們先將球鞋鞋身連同鞋帶位,剪成蝴蝶狀,再於其底部加入古布,留意今次所選材的古布並非SIMPLE UNION慣常用開的藍染古布,而是採用傳統Kimono的舊和服布料製造,原因是Kimono布的色澤和圖騰較為豐富,更加切合到Air Max 270的視覺震撼……」

阿東:「而且蝴蝶向來給予人輕巧和靈動之感,這種躍動美感,令我們聯想到結合了Air Max和React兩大緩震技術的Air Max 270 React將會是一對何等輕盈的鞋子,穿上腳的時候,那種舒適的緩震度和彈性,就和翩翩起舞的蝴蝶一樣,自由自在。」

阿東自言職人之路並不易行。(Nike)

香港職人文化的進與退

透過Nike今次的合作,可以看見國際級品牌對獨立職人的重視,而K.F和阿東也認同近年職人文化,尤其是與日本傳統工藝相關的,在香港都愈來愈普及矣。然而,社會大眾的接受程度,目前當真完備得可以令全職職人無後顧之憂,全身投入自身的製作嗎?

阿東:「就以我個人的經驗為例,在還未成為全職Sneaker Customizer改鞋師父之前,我是一為任教藝術科的老師來的,年幾前為了實踐自己的夢想,就『膽粗粗』地放棄了穩定的工作和收入,全心全意經營THE FLYING HAWK STUDIO。現在經歷了一年有多的時間了,自己製作出來的單品和名聲,漸漸獲得愈來愈人支持和賞識,這當然令我無比開心和感恩,但論經濟財政這些現實問題(香港就是這麼現實的一個地方!),坦白說,較之過往當老師時的薪酬待遇,現在的職人生涯就不隱定得多了,訊息萬變的潮流趨勢和社會狀況,均會為工作帶來意想不到的問題與機遇,片刻都不會平淡和穩定下來,卻最適合追求挑戰的人。」

SIMPLE UNION與THE FLYING HAWK STUDIO合力炮製的。(SIMPLE UNION)

至於已成家立室,要照顧自己兒女的K.F情況就不同,他未有如阿東一樣以Full Time形式,來經營自己的職人事業:「一來從理想志向的角度而言,我的正職雖然與藍染古布工藝沾不上半點關係,但同樣是我十分嚮往、享受的工作,所以沒有必要放棄。」「而且在香港出任全職職人,甚至經營自己的工作室或鋪店,每每都要因為租金人工等成本問題而煩惱,並作出許多商業上的折衷和妥協,相反雖然我不能一日24小時全天候處理個人的職人工作,但我的正職,卻確保了我在經濟上有着相對充裕的資本,來維持自身的職人生活和創作,使我能夠相對無憂無慮地設計並製作出完全合乎我心意的作品,較少因為經濟上的壓力,而作出過多商業妥協。」可見從某些角度而言,K.F的半職人生活,或許才比不少全職職人來得更具持續性,進可攻,退可守,才立於不敗之地。

SIMPLE UNION自家製作的古布生活單品。(SIMPLE UNION)

最後問到兩位主理人,覺得目前本地的職人文化,尚有何不足之處,K.F就認為不少人始終仍然擺脫不了「品牌效應」,而缺乏真正懂得欣賞職人工藝的心:「現在很多人會樂意花8、9千大元,到水貨波鞋店爭相購買一對別注版球鞋,卻會嫌一對我們經過耐心製作,以人手繪畫的Air Force 1定售二、三千元是過於昂貴,即使話許多人雖口口聲聲推崇職人工藝文化,但到當真是出錢購買的時候,卻每每輕視其價值和意義,只在乎球鞋作品『炒唔炒得』,或者限量多少對就了事,其實如果當真要講限量的話,Sneaker Customizing出來的球鞋不就正正是最限量了嗎,每對作品都是經職人長時間製造,每件也獨一無二,也包含了職人技師當下的情感和意志,現在很多人都希望我二人能夠重新推出一些從前SIMPLE UNION & THE FLYING HAWK STUDIO共同製作過的改裝球鞋,但我與阿東都拒絕了,因為我們真正想做的,是想推廣職人文化這種風氣本身,而不是透過不斷重複製作數款人氣作品,大規模地傾銷到主流市場從而賺大錢……」這番說話當真說得不錯!那些無時無刻都只想利用自己作品,來發達賺錢者,其實不是職人,只不過是商人而已,當真是發人心省。

SIMPLE UNION的最新項目,就是與HOUSE Store合作,以Tricker's皮鞋為基軸,打造限定古布皮鞋系列。(SIMPLE UNION)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