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O × ASICS特集】從熱賣到步向瘋狂 見證時裝鬼才的使/宿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ASICS是一個歷史悠久的運動品牌,但在潮流世界達至了人氣巔峰,卻不過是近10年的事,當中成功基石,主要有二:一是Gel-Lyte III,自2009年前後開始,品牌就先後以此鞋款與Nice Kicks、Slam Jam、Patta、Ronnie Fieg和colette等單位進行多次合作,從而稱雄Street Fashion界別,與Nike、adidas一時瑜亮。至於進軍High Fashion的時序更遲,基本上由2017年才開始,卻用上不到3年時間,就征服了萬千挑剔Fashionista的心,當中的「神兵利器」,正正是今日的主角,Kiko Kostadinov。

Gel-Lyte III是ASICS近代全面開拓潮流市場的成功基石。(STOCK X)

或許在2017年下旬,當ASICS宣告將會與Kiko Kostadinov合作,推出聯乘系列的時候,大部份主流消費者都沒有太大反應,因為當年的Kiko整體上仍然名不經傳,17年才正式創立自家同名品牌,縱然同年經已有能力吸引ASICS的垂青(當時對Kiko另眼相看者還有Mackintosh),但世界上能夠售賣和接觸其設計的時裝店仍然甚少,懂得其名字發音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所以當時許多人都覺得Kiko Kostadinov × ASICS,只會是一季起兩季止的短暫系列,誰不知卻一做就連續做了7季有多,未來還會陸續有來。

只因第一季Kiko Kostadinov × ASICS發佈之後,就成功掀起搶購潮。

不過ASICS之所以能夠在當前的高級時裝界大紅大紫,保加利亞設計師Kiko Kostadinov才最功不可沒。(10 Magazine)

GEL-BURZ 1。(STOCK X)

GEL-BURZ 1、GEL-BURZ 2

哪怕Kiko Kostadinov仍然是時裝圈新人,但他主理的KIKO × ASICS第一擊實在出色,以舊有鞋款ASICS GEL-NIMBUS 20和GEL-VENTURE 6作靈感,果敢地開發出新型號GEL-BURZ 1,保留了FlyteFoam中底技術,和前掌ASICS GEL緩衝膠的同時,鞋身也融合了各種網狀、橡膠及人造物料,加強輕巧和透氣度之餘,亦增加鞋面複雜的表像,以應合時下Dad Shoes的潮流,配上搶眼度極高的螢光綠色(也有相對低調的灰、黑色),震撼觀眾視覺之餘,更震撼了ASICS的既有形象,Kiko Kostadinov也自此升價十倍,成為高級時裝界的當紅炸子雞。緊隨其後的一季也食過翻尋味地以GEL-BURZ為基軸,推出GEL-BURZ 2,同樣備有焦點鮮艷顏色(今次是紅色),打造機能與外型兼備的聯名鞋款,繼續全球大賣。

KIKO × ASICS系列的平面廣告每一季也設計得甚有心機。(STOCK X)

Gel-Delva 1。(ASICS)

Gel-Delva 1

發展至2018年中,Kiko Kostadinov就摒棄了仍然大賣的GEL-BURZ,轉往開發Gel-Delva型號,它可視為一款經Dynaflyte改革而成的鞋款,同樣以FlyteFoam中底和GEL技術作加持,特點是鞋身採用Dynaflyte 2從前獨有條紋細節,再將ASICS虎爪Logo隱藏其中,極具未來主義的科幻美感,而且顏色選擇眾多,前後共推出了6款配色,雖然整體氣勢不如初代GEL-BURZ 1般,出現了炒賣情況(螢光綠色GEL-BURZ 1目前炒價接近過萬大元),但銷情仍然強勁,街道上就不時看到年輕男女穿上它招搖過市。

Gel-Delva 1前後共推出過6種配色。(STOCK X)

Gel-Sokat Infinity。(Sneaker News)

Gel-Sokat Infinity、Gel-Sokat Infinity 2

環顧Kiko Kostadinov × ASICS的發展史,至此可以視為一大分水嶺,由元祖GEL-BURZ 1到Gel-Delva 1的一年時間中,這個聯乘系列的鞋款理念、設計都相較「穩打穩紮」,推出的鞋款,都是時下集功能與流行與一身的Dad Shoes,頂多在用色之上,有時誇張大膽一點而已,整體製作出來的東西,明顯地迎合到當前潮流大勢中,主流消費者的口味,是一對相對較「安全」的設計。

然而Kiko Kostadinov是一位深具前衞意念的設計鬼才,滿腦子都是實驗性想法,未有如Kanye West和adidas一樣,不斷重重覆覆推出一式一樣的Yeezy Boost 350 V2以賺取龐大收益,愈是主流,愈是好賣的GEL-BURZ,Kiko偏偏「包咬頸」拒絕再度推出,確保每款設計的獨特性和稀有度之餘,自己也更進一步向偏鋒前衞的概念進發。

Gel-Sokat Infinity 2。(攝影:鄭子峰)

+2

2019年誕生的低筒Gel-Sokat Infinity和高筒Gel-Sokat Infinity 2,正正是一大例證,以古舊款式ASICS TSUNAHIKI 109的特殊流線輪廓,和拔河運動作靈感(Sokat巴斯克語中正是解作拔河),Gel-Sokat Infinity不但偏離了近年ASICS和ASICSTIGERS支線慣常採用的鞋楦輪廓;也將普遍不過的鞋身虎爪標記,改換成「a字型」的Piral Logo;鞋大底則變成彷如Gel Quantum Infinity鞋款獨有的啫喱狀半透明膠Infinity物料;而且鞋踭的左、右兩邊(Gel-Sokat Infinity)或前、後兩邊(Gel-Sokat Infinity 2)亦呈高低不平的鴛鴦形狀,如斯種種創新,都是昔日ASICS以至整個球鞋發展工業皆十分少見的,然而正是過於前衞,使到世人對Gel-Sokat Infinity的評價不一,認為它難以配襯,反應無疑不及前作響亮……

Hussein Chalayan許多作品,在發佈之初每每不被人諒解,但往後卻被推崇為不杤經典,Kiko Kostadinov的不少作品,也漸漸向着這實驗性方向前進。(Hussein Chalayan)

不過,這絕非是ASICS和Kiko Kostadinov在戰略上的失策,相反這種無畏無懼的實驗精神,才是一個時裝設計單位最尊貴的應有氣度,君不見川久保玲、山本耀司1980年代初登陸巴黎時裝周之際,全黑色的不規則剪裁與破落美學理念,早就引起西方傳媒的莫大反動;到90年代Hussein Chalayan預備Central Saint Martins畢業展的數個月前夕,他把自己的畢業作品埋在泥土之下,身邊所有人都不明所以,卻原來是希望在衣服的衫身上,培育出霉菌,如此種種離經叛道,在發明之初受盡世人非議,但多年之後卻被世人追捧為可一不可再的驚世傑作,藝術家的宿命和使命,從來都是如此。

即將發售的ASICS Gessirit,初步反應好多人表示接受唔到,但兩年之後,你又難保它當真不會人氣起來嗎?(ASICS)

連宣傳廣告也偏鋒另類過人。(ASICS)

正是這種領先全地球人類數年的眼界,當世人以為Gel-Sokat Infinity經已足夠地偏鋒之際,Kiko Kostadinov × ASICS系列於即將到來的冬天,再度引爆另一款Asics前所未見的新作:Asics Gessirit,單看外型,既像涼鞋,亦似Mary Jane皮鞋,卻完全與Asics生產過的任何類別鞋款,都扯不上點關係似的,ASICS忠實Fans一時三刻或許未必接受到,但如斯設計卻的的確確為ASICS開拓出從前所沒有的款式,甚至全新市場。再看看3個月前的Kiko Kostadinov SS20男裝系列,Kiko又為大家帶來全新產品,就連外國媒體也未清楚它可是甚麼名號,只知道Kiko Kostadinov與ASICS之間,基本上每季都會有聯乘合作,但合作的產品款式甚至型號,卻愈來愈難推測和觸摸,堪稱目前球鞋界其中一個最複雜的聯乘系列,時裝潮流閱歷少一點的人,隨時也未必看得透他們在做甚麼,但時裝之道正是如此,今日不明所以,他朝卻又舉世跟風,Kiko Kostadinov是跟隨潮流還是潮流創造者,讀者自然心裡雪亮。

Kiko Kostadinov SS20男裝系列的最新聯乘鞋作。(Kiko Kostadinov)

不過目前鞋款尚未公開它的真實名字。(Kiko Kostadino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