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EL】團隊細說秋冬高訂系列 書頁形細節內藏鮮為人知的故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Virginie Viard於較早前的巴黎時裝周發表上任後第二個服裝系列。以「Nouvelle Vague」為靈感,Virginie Viard以品牌經典布料勾勒屬於當代巴黎都會少女的動人身影。

較早前CHANEL馬不停蹄將2019-2020秋冬訂製服系列帶來香港,為港人詳細解釋整個系列的由來及細節。殊不知系列濃厚的書卷氣息背後,藏著的是Coco Chanel與一眾作家的惺惺相惜。

攝影:龔嘉盛

CHANEL 2019-2020秋冬訂製服系列藏著是Coco Chanel與一眾作家的惺惺相惜。(攝影:龔嘉盛)

恁誰大概也不曾想到Coco Chanel與符號學大師羅蘭巴特竟有一段淵源吧。

在出版經典《戀人絮語》、《哀悼日記》前,羅蘭巴特曾被神秘的時裝世界迷倒,更撰寫了一本集中探討時裝與時裝雜誌關係的書籍《Système de la mode》(The Fashion System)。在書中,他除了分析及批評雜誌如何製造迷思及需求之外,亦有讚揚CHANEL創始人Coco Chanel的才華:

今日如果你翻開一本法國史,你會發現一個新的作家名字在其中——Coco Chanel。Chanel不用紙墨寫作(閒暇時間除外),她運用布料,造型及色彩,但無礙將她與一眾古典作家相提並論:她優雅如拉辛,楊森主義的觀點像帕斯卡爾(她自己引用過),哲學觀點如拉羅什福柯(她模仿他令公眾知道自己的座右銘),還有敏捷如賽維涅夫人…

《Système de la mode》(The Fashion System)

細看部份CHANEL 2019-2020秋冬訂製服系列:

+8
+7
+6

聰慧的羅蘭巴特洞悉同代人Coco Chanel超凡的才華,惺惺相惜。在他眼中,把女子由緊身胸衣和羽毛帽中解放出來、把裙子改短、在1926年創造出經典的小黑裙,從此把黑色化為優雅及高貴的象徵、甚至以男性專用衣料製作女裝的Coco Chanel,透過衣服帶領一眾女子於戰後時期解放出來,不僅解構了時裝這個艱澀的符號,更以顛覆傳統的自由思想及出色的工藝,把衣服編寫成具有革命及解放女性意義的符號,One code to another code,他把她稱之為「Culture Chanel」。

這份難得的才華除了源自於她的天賦之外,知識亦是不可或缺的元素。在Coco Chanel位於rue Cambon的公寓裡,有一座覆蓋整面牆壁的書櫃,書櫃上放滿各式各樣的書籍。她閒來讀書,小時候藉此逃離現實與命運,後來讀書卻成為了她汲取靈感及力量的來源。

2016年,外國舉辦了一個名為「The Reading Woman」的展覽,展出與Coco Chanel有關的文學作品。(GettyImages)

她讀帕斯卡爾——一位天才數學家、物理學家、哲學家,在歐洲近代哲理散文三大經典之一《思想錄》中,鼓勵世人擺脫迷信,必須堅持以理智去思考世間萬物,時而自省,時而審思,從而走向靈魂:「我們人類的全部尊嚴就在於思想」。

她模仿法國思想家拉羅什福柯(Francois de La Rochefoucauld),以簡短的字詞,幽默地談論謙虛、勇敢、貞節、誠實、節制、勸告、同情、感激、虛偽、怯懦、放蕩、欺詐、驕傲、背叛、自以為是等人性表現。

Coco Chanel亦愛文學及詩,與多位具有創新精神的詩人如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Paul Verlaine、Guillaume Apollinaire、Rainer Maria Rilke、Jean Cocteau等人成為好友,一起欣賞世界的美、批評社會中的矯飾文化、洞悉人性的各種面貌,進而省思如何才可獲得最珍貴的自由。最終她以擅長的縫紉及設計,向世人傳遞了她獨特的人生觀。

Coco Chanel以擅長的縫紉及設計,向世人傳遞了她獨特的人生觀。(GettyImages)

她的詩人好友Jean Cocteau形容她:「她雖然是個時裝設計師,但她的治事態度跟畫家、音樂家、詩人等無異,簡直像奇蹟。她為喧鬧的上流社會,帶來一種看不見但高貴的沉默姿態。」

1983年,Karl Lagerfeld接手法國經典時裝品牌CHANEL,並於翌年成為品牌創意總監。無獨有偶,Karl Lagerfeld如同Coco Chanel一樣愛讀書,生前藏書多達30萬冊,還在巴黎開了一家書店,終生孜孜不倦地從書中取得靈感及知識。

1983年,Karl Lagerfeld接手法國經典時裝品牌CHANEL,並於翌年成為品牌創意總監。(GettyImages)

在這數十年內,Karl Lagerfeld每年創作出十個獨立的服裝系列,在CHANEL獨有的基因內不斷加入令人驚嘆不已的嶄新元素,在不被看好的情勢下,以其大膽的創意,為品牌注入勇氣及活力,並在這個電視、電影、互聯網橫行的世代裡,以其高強的社交手腕及貼近時勢的眼界,帶領品牌現代化,使CHANEL至今仍未衰老,每個女生均趨之若鶩。

設計師必須把自己看成是一個有電視天線的建築,你捕捉正在發生的所有事情的圖像,把它錄下來,然後忘記它。
Karl Lagerfeld

Karl Lagerfeld與Virginie Viard。(GettyImages)

2019年2月,Karl Lagerfeld離開人世,終年85歲。默默跟隨Karl超過30年的Virginie Viard隨即成為新任創作總監。在Coco Chanel及Karl Lagerfeld的影子下,不少人猜想她不是重複品牌基因,就是奮力擺脫二人影子。結果在萬眾期待下,Virginie Viard在首個系列以書為本,在化身為圖書館的巴黎大皇宮中發表上任後首個系列,延續始創人Coco Chanel及Karl Lagerfeld與書的淵源。

Virginie Viard以書為本,在化身為圖書館的巴黎大皇宮中發表上任後首個系列。(CHANEL)

Virginie Viard以書為本,在化身為圖書館的巴黎大皇宮中發表上任後首個系列。(CHANEL)

Virginie Viard致力在系列中描繪出「一身流麗線條的灑脫女子,散發漫不經心的優雅。」系列除了以連身裙繪出女性的嫻靜氣質外,亦把經典的CHANEL jacket幻變成多種姿態:直身、孖襟、圓肩袖燈籠袖飛行員外套、配有軍服領或細絎縫領的短身尖膊外套,延續Coco Chanel嫵媚、陽剛兼備的特質。

Virginie Viard更試圖把書本的形態融入設計,在一吊帶扣鈕背心外套上,特意為衫鈕選上羊皮紙及印刷紙張的顏色,而多層的白色襯裡乍看就似是翻開的書本扉頁;絲絨裙亦以同樣手法處理,在膊頭位置綴以蝴蝶結及繡上層層布料,把衣服編製成一本古老的書。一些外套的衣領則以半翻開的書脊為靈感,而軟呢及皺褶則被改製成放置在書櫃上密密排列的書。

在一吊帶扣鈕背心外套上,特意為衫鈕選上羊皮紙及印刷紙張的顏色,而多層的白色襯裡乍看就似是翻開的書本扉頁。(CHANEL)

多層的白色襯裡乍看就似是翻開的書本扉頁。(CHANEL)

系列當然亦承傳了品牌著名的工藝技藝。工房職員以人手一針一線把軟呢、皺羊軟呢、洋鍛、絲絨、雪紡、阿剛紛、蕾絲、羽毛等物料,製作出剛柔並濟的秋冬系列,不少連身裙或大衣是以兩件獨立的衣服無縫拼合而成,即使細看也看不見絲毫瑕疵,連細節位置也無可挑剔,延續CHANEL精緻的魅力。

+23
+22
+21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