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志祥】小豬一屋BearBrick、Kaws 卻曾被嘲諧星不適合著潮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羅志祥出道26年,今年7月剛過了自己40歲生日。他涉觸舞蹈、戲劇、綜藝、歌手、品牌等領域,扮醜搞笑樣樣來,私下最大的愛好就是收藏潮鞋和藝術品。羅志祥收藏了1500雙鞋,家裏有一整面鞋牆,為了防潮還24小時開著空調。他有一屋子數不清的潮流玩具和公仔,笑說一回到家,看著「寶貝們」就是最開心的事。

羅志祥有一屋子數不清的潮流玩具和公仔(一条授權使用)

最近在潮流圈裏佔有一席之地的羅志祥,二度創業做品牌,國塗鴉藝術家André Saraiva、街頭藝術家Ron English等,國際潮流大師們都獨家和他合作。這次接受《一條》專訪,羅志祥不改幽默搞笑的風格,和我們聊起了演藝之路,並且罕見地公開私人收藏。「潮不潮是你這個人散發的感覺,永遠不要被你的年紀而鎖住,要做你應該做的事情!」

亞洲潮流指標羅志祥(一条授權使用)

大家好,我是羅志祥,來你問我幾歲(你幾歲?)10歲!哈哈哈,我希望每個人看到我都是開心的,開心做任何事情就會很順利、很舒服。我收藏一些鞋子、藝術品,已經超過20年,數量很難去算,我也沒去細數,其實很多藝人也有在收,但要是在演藝圈說我第二,沒人會說自己是第一。

 家裏擺滿潮玩和潮鞋的秘密房間 

我家裏有一整間的公仔房,專門打造的,幾乎沒有公開,因為公仔也需要隱私嘛,它們晚上會自己玩你知道吧?會開Party,隔天早上去看,它們位置都會不一樣,哈哈我開玩笑的。

收最多的就是BearBrick,然後有一區是Kaws,我家客廳也有很多Kaws、一些潮流的玩具、Supreme的鼓、彈珠台,這些東西我幾乎是用原價去買,後來蠻多價格都飆得很高,也有炒到七位數人民幣的。

我並不是特別有什麽眼光,知道哪一個公仔價格會飆漲就去收藏,反正我也都不賣,很多人想跟我買,我都拒絕。最開始是我收了一個公仔,越來越喜歡之後發現有些公仔是限量的、或是一套的,漸漸越收越多,現在整個房間都擺滿滿的,房門一打開我感覺我有很多好朋友一樣,所以每次我買新的,有新朋友來,我也會拍照跟大家分享。

每次我買新的,有新朋友來,我也會拍照跟大家分享。(一条授權使用)

我很喜歡的藝術家Kaws,以前在日本南青山的時候,跟他常常擦肩而過,但是也不知道怎麽跟他打招呼,我日文溝通是可以的,我以為他不懂日文,對,他真的還不懂,那我又不會英文,就沒有機會認真地去跟他介紹,後來因為公仔、藝術這塊才有一些接觸。

羅志祥與Kaws的合照(一条授權使用)

這只Kaws的小木偶,限量100隻,我的是第19號。只要我一看到它,我就一直很難過,它本來有一根羽毛在插在帽子,現在不見了。因為它一到我家的時候,我助理就好心幫我打開放好,結果他沒看到裏面有一個小羽毛。我知道這還在我家,所以我一直在找,我有一天一定會找到。
Kaws Companion,也是限量100隻,我的是编號30,很多人想跟我换,我才不要,因为我生日是30號。现在它價格炒得很高,多少錢我就不好明说了,已经七位数了,那我當時是原價去買到的。

我自己家裏面有整排的鞋牆,也有整房間的鞋,總共算下來已經破1500雙。台灣很難養鞋很潮濕,所以鞋房整個都是開空調。顧鞋子其實蠻辛苦的,要買很多那種保鮮膜,跟球鞋店一樣把它包起來,就永遠都不穿它這樣。

我自己家裏面有整排的鞋牆,也有整房間的鞋,總共算下來已經破1500雙。(一条授權使用)

我很珍惜這些鞋,大概20多歲,我開始有能力去買,當時沒有任何途徑,我都是親自去排隊、抽號碼牌,收來的鞋一部分穿,一部分收藏,如果真的很限量那種當然不會穿,像這兩雙Kaws聯名款,其中一雙好像是我先開始穿的吧,我穿了一兩次就收起來了,你聞聞看裏面都是香的。
那很多人會問我說,鞋買來不穿要幹嘛?其實我都很難回答,我收藏是因為我愛鞋,就像有些人喜歡收火柴盒、喜歡收郵票,沒有什麽理由,所以別人說我是蜈蚣,我很開心,我回到家可以看著它們,我就覺得很爽。
有些鞋子我會捐出去給小朋友穿,那你會覺得奇怪說,我腳這麽大,小朋友要怎麽穿?其實很多偏遠地區的小朋友他們很珍惜東西,買鞋不會買剛好,都會說要買大一號,這樣長大也可以穿,所以我會把比較少穿到的鞋捐給他們,因為他們以後會需要。

曾被笑諧星不能穿潮牌 
潮不潮跟你個人是相關的,你散發怎樣的氣質,給人怎樣的感覺。你有個性,你就算穿一件白色上衣加牛仔褲,人家都覺得你很潮。我很喜歡一些潮流服飾,以前有很多品牌會贊助藝人,我也會去跟他們拿衣服,結果拿一拿,有一天品牌方說不能贊助我了,因為他們覺得自家品牌的衣服,不適合給諧星穿。我當下很難過,覺得被鄙視,誰規定諧星不能穿潮流的衣服?所以我就決定創業。

12年前我創辦過一個品牌,但後來跟合夥人有些理念不合,就想說看分開是不是比較好,所以這次我重新創了一個新的「Gotnofears無懼」。
從概念到門店設計、品牌合作、對賬等等,我都親自和團隊一起規劃,我覺得這同時是個重新檢視自己的機會:十幾年前,是我最紅的時候,做了一個品牌,獲得很多人支持,那到現在是不是還是一樣?會不會更好?我不知道。

從概念到門店設計、品牌合作、對賬等等,他都親自和團隊一起規劃。(一条授權使用)

我感到很不可思議,很多藝術家在我的品牌成形之前,就願意跟我聯名,像法國塗鴉藝術家André Saraiva,我們之前就有合作過專輯,這次新品牌,他跟我聯名出了限量T-Shirt。
我以前就很愛買限量的東西,排隊、花錢我就是都願意,常常會好不容易買到,結果過沒多久又出了,限量都騙人,所以我自己的品牌限量就是限量,每款衣服不會超過200件,賣完就沒有。
街頭藝術家Ron English,我多年前在紐約看過他的畫,但那時候還買不起,沒想到兜兜轉轉,他幫我設計了聯名公仔。我很興奮,想說是不是要很慎重地去見他,然後辦一個發布會宣布這件事,結果他看到我,直接就成品交到我手裏,拍照發到網上。

我衣服最多就是黑白,越是有設計感的衣服就越不耐穿,你說那種在T台上的,超有設計感,可是真的會穿嗎?因為有設計感的衣服,記憶點很強,你穿一次兩次,別人就會說啊你怎麼又穿這件,所以其實會穿到的機會真的比較少。潮流是不分年紀的,我到現在還是穿我喜歡的衣服,誰說40歲不能穿得年輕,那我也可以反問很多年輕人,為什麼要裝成熟?真的不需要被年齡限制什麼,而且我10歲,我剛說了。

演藝之路遇瓶頸,羅志祥放下偶像包袱搞笑 

我出道26年,一開始組合《四大天王》出來,我算顏值最高的那個,後來因為一點糾紛,發不了唱片之後,家裏負債,自己本身又欠錢,真的是沒辦法,如果你一直保有偶像包袱的話,永遠不會有翻身的機會。這時候我看到一道曙光,就是諧星之路。雖然我一開始很不甘心,也很不願意,為什麽我長這樣,要來扮醜搞笑,上綜藝玩一些很瘋狂的遊戲?
直到有一天我被一位前輩拿雞蛋砸頭,那一敲,我開了,我笑得好開心,就開啟了我的搞笑之路。然後就一直到現在,不管你在哪裏看到我的視頻出去都是好笑的,就變得已經收不回來了。那搞笑走這條路,有一個很大的收獲是什麽你知道嗎?它走得很長久,它可以走得比偶像還久。
我收到過一些自閉癥兒童,或比較內向的孩子,他們家長寫來的信。他們都說,謝謝你,還願意在節目裏面做這些好笑的舉動,小孩會因為看到我而開心,我就覺得這個很正能量,激勵我繼續把這個能力散發出去。很多人都覺得我總是這麽開心嗎?哪有?我也有難過的時候,但是我希望別人看到我的時候就是開心,我希望每個人都是很happy的感覺。

從小愛跳舞,變身風靡亞洲的舞王 

我根本也沒有想過要當亞洲舞王,什麼王不王的東西。我曾經說過一句很臭屁的話,跳舞就是我休息的時間,我最輕鬆最開心的時候。我從15歲開始跳舞,這是我的強項也是我很得意的事情,一支舞我10分鐘就能記好,老師都覺得不可思議,到現在都還是。
早期華語樂壇沒有什麽會唱會跳的歌手,應該就是郭富城先生而已,那我本來是走饒舌路線,後來潘瑋柏出來,我饒不贏他,我就不饒了,我跳舞。《精舞門》開始,被大家關註,因為椅子舞的部分氣勢很強大,那後來每場演唱會陣仗也越來越大,媒體就給我亞洲舞王的封號。
可是當你封號出來的時候,好像不能有不強的時候。你不強,你還叫什麽亞洲舞王?雖然跳舞開始變得有壓力,但我還是很開心,代表我的努力讓很多人看到。唱歌、跳舞、拍戲、搞笑、綜藝、當老板......,你問我最喜歡自己的哪一面?我很難去說,我一直在挑戰自己、嘗試改變。

我很喜歡木村拓哉,他在拍偶像劇的時候,可以很投入在每一個不同的角色裏面;在綜藝節目裏又可以扮女扮狗,搞笑,模仿;在演唱會的時候,他又是那麽地魅力四射。所以我覺得不同的環境中,你本來就應該要做出不同的樣子給大家看,別人才會覺得你是個寶藏男孩。
當花瓶3年、5年就膩了,新的花瓶來了,擺上去,「花瓶」的世界就是這麽殘酷的。我可以當花瓶,我有這個資格,但我就是不要。

羅志祥是木村拓哉的粉絲。(一条授權使用)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