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木經惟】亂世下在港開辦展覽 以花的姿態探討生命真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知名攝影師荒木經惟自七十年代起透過拍攝貓、妖媚的鮮花、被緊縛的女體、澄明的天空、混雜的東京街景,多年來為世人帶來無數出色的作品。

香港SHOP Taka Ishii Gallery為紀念成立一周年,由即日起至2020年1月19日舉辦荒木經惟個展 《花曲》,透過荒木的攝影作品向港人展現花卉短缺卻璀璨的瞬間。

香港SHOP Taka Ishii Gallery為紀念成立一周年,由即日起至2020年1月19日舉辦荒木經惟個展 《花曲》。(由展覽提供)

花在越接近死亡時越具有生命力。即將枯萎之前是最美的。靠上前,聽一首醉於性靈的花曲。
荒木經惟

荒木經惟出生於東京「三之輪」下町區。「三之輪」下町區鄰近紅燈區吉原,一眾塗脂抹粉的風塵女子長年流連。她們死後便會葬身於荒木老家前的淨閑寺——淨閑寺又名投入寺,是當地風塵女子的墓園,當地風塵女子離世之後,遺骨便會被送到那裡,淨閑寺亦成為她們最後的歸身之處。

人人畏懼的墓園在荒木眼中毫不可怕,年小的荒木更在淨閑寺玩過各式各樣的遊戲如扮泰山、騎兵隊、印地安人等。那段在淨閑寺墓園遊玩的時光,令荒木自小便已洞悉生與死不一定是一個對立,而是一個具有相互交纏意味的循環。

花是荒木經惟多年來的拍攝主題。(由展覽提供)

那時他會走到墓地前欣賞祭祀用的鮮花,亦會於彼岸日走到淨閑寺拍攝僅僅盛開一星期的彼岸花,欣賞並記錄花卉瀕死之際所呈現的情慾姿態。那些拍攝經驗讓他體會到「愛慾就在死亡的場域之中」,為此他更自創出「EROTOS」這個新詞,將「Eros」及「Thanatos」揉合起來。

1990年,荒木的愛妻陽子不幸因病離世。臨終前,荒木接到妻子病危的通知,於是立馬趕至醫院,並在鄰近醫院的花店買了花束送贈愛妻。數小時後,愛妻陽子嚥下最後一口氣,含苞待放的花束亦在同一時間綻放。自此之後荒木便開始忘形地拍攝花卉,不能自拔。

1990年,荒木的愛妻陽子不幸因病離世,圖為荒木為陽下拍攝的遺照。(Araki Nobuyoshi)

趕往醫院探望愛妻陽子時拍攝的自拍照。(Araki Nobuyoshi)

就這樣,我從白天拍到傍晚。這是我拍花的初體驗。一開始受到如此強烈的吸引,主要就是由於它給人的感覺與死亡非常接近。因此,我迷上了這個主題,忘我地拍個不停,至少拍了幾千次喔!
荒木經惟

欣賞荒木經惟過去的花卉攝影作品:

+11
+10
+9

縱使後來荒木轉至拍攝女體為主,但仍不時拍攝花,多年來出版過多本以花為主題的攝影集如《色情花》、《色淫》等。是次SHOP Taka Ishii Gallery特意選上了荒木於1997年推出的中攝影作品《花曲》,為大家帶來為期三個月的展覽。

有別於荒木早年將鮮花放到白色背板前的攝影風格,《花曲》以特寫鏡頭強調盛開的花朵自身的腐爛,並以大膽、出乎意料的色彩組合展示花卉於各種形態下流露出來的性感氣息,創造出荒木描述的「花的交配場景」。藉著攝影紀錄花卉那璀璨卻短暫的瞬間,使觀者欣賞死亡之美之餘,重新審思生與死的意義。

率先欣賞荒木經惟香港個展:

+3
+2

除了《花曲》之外,是次展覽亦會展出荒木為了哀悼愛妻而完成的《空景・近景》系列,以及他於67歲之齡完成的《67 反擊》系列。另外,是次SHOP Taka Ishii Gallery亦特意為大家帶來多本荒木的絕版經典書籍、荒木與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近期合作的聯乘系列「NOBUYOSHI ARAKI x uniform experiment」、以及與Virgil Abloh合作推出「COMING OF AGE」T-shirt系列,務必讓大家滿載而歸。

同場會出售荒木的絕版經典書籍及聯乘服裝系列:

+47
+46
+45

荒木經惟《花曲》

日期:即日起至2020年1月19日

地點:SHOP Taka Ishii Gallery(香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