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ex專題|專訪勞力士收藏家Ivan 解構神級Daytona PAUL NEWMAN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Rolex勞力士】作為本地Rolex收藏權威之一的Ivan Sir(韓廣志),早前接受《一物》頻道訪問,分享10枚自己最鍾愛的Rolex收藏,上回大談Rolex Double Red Sea-Dweller 1665、GMT Master 1675 Mk1等珍貴收藏,早已令人眼界大開,今次帶來的5枚就當然更厲害,堪稱可遇不可求。

Ivan Sir繼續大談Rolex經。(攝影:龔嘉盛)

Rolex Day-Date Explorer ll 1655(大橙針)。(攝影:龔嘉盛)

Rolex Day-Date Explorer ll 1655(大橙針)

Ivan Sir表示Explorer ll 1655是他早在2000年之前就留意的手錶,「大橙針這個名字和設計都十分特別,因為它可是芸芸Rolex之中,唯一一款錶面有着4支不同錶針配搭的手錶,其他款式一般都是採用Benz針而已。」

BENZ針,有着汽車品牌Mercedes一樣的ogo。(Bob's Watches)

「也說一些歷史吧!在2000年之前,一枚大橙針憑藉古怪的名字和多元化的錶針配搭,而引起一定程度關注,2000年的時候市值$30,000,我遲了一點2003年才買,其市價已然升至$50,000。」在投資方面,大橙針也頗特別,「我會形容它是一枚較『後知後覺』的手錶,通常都是其他錶升值完,最後才會到它去升的,無論是2008時的$210,000,到今時今日的$230,000,其升值能力都相對滯後,即是在過去十年裡,它並未有顯著升幅。」

(攝影:龔嘉盛)

但Ivan Sir也強調,在未來他仍然十分看好Explorer ll,因為2022年將會是Rolex Explorer ll面世50周年的大日子(於1972年誕生),以Rolex慣例,屆時應該會推出致敬復刻版,連帶舊裝的價值也一併回升,這是Ivan Sir多年研究所得出的經驗。

Rolex Day-Date 1803。(攝影:龔嘉盛)

Rolex Day-Date 1803

對於舊裝Rolex金錶,Ivan Sir一直都認為他們是一些「低水」的款式。原因是在舊時代裡,一枚金錶的官方零售價,每每是運動鋼錶款10倍的價錢,「然而日子久了,運動鋼錶的市場價值卻偏偏高出金錶許多。」

所以他指在投資角度而言,舊裝金錶的回報未必很高,卻因為入場門檻低而十分抵玩。「我手上的Rolex Day-Date 1803,是上世紀70年代款式,近年愈來愈鍾愛Hip-Hop打扮的年青人,一再追求這類別的Rolex金錶,它們大致可分兩類:高級版是Day-Date,普通版則是Datejust。」

不同顏色與款式的錶面,直接影響Day-Date價值。(攝影:龔嘉盛)

「Day-Date另一個值得考究的地方,乃是它有着數種不同的貴金屬版本,我所收藏的是黃金造的款式,另外也有紅金、白金和足白金。」Day-Date錶面是另一好玩之處,「這型號很喜歡利用各式各樣的素材打造錶面,希望透過不同顏色和紋理的外觀,吸引消費者購買。我擁有是用純木製的錶面,此外市面上亦有石頭面、青金石、以至後期玻璃頭面料都有。」

這枚特別版Rolex Day-Date 1803,配以純木製錶面,是Ivan Sir的收藏之一。(攝影:龔嘉盛)

不過,他亦提醒大家,這些特別物料的錶面要小心保養才可:「例如我木頭面的Day-Date,可能會因為長年累月的冷縮熱脹而出現裂紋,建議大家購買的時候要多加留意。」

Rolex GMT Master 1675

這枚金色的GMT Master 1675,是Ivan Sir上年的新收藏,屬1675最早期的金色版本,1964出產,最大特色是錶冠旁沒有護肩(無膊頭),而且手錶的每個部件Parts也很貴,單單是一條金錶帶(Oyster帶)已價值$100,000港元,而且錶面也是特製,稱為Gilt Dial,錶面上的啡色油乃是「令身」亮光光的,和後期的粉面構造頗有不同,至於錶針亦非平常GMT所用到的Benz針,而是一種名曰CONCORDE的針,只要最早期的金色GMT才會有的一套針。

他指一般的金色GMT連錶帶市值大約為$300,000,「這款最早期版本,因為有着無膊頭、Gilt Dial和CONCORDE等各種特色,因此更加珍貴,市價是普通版本的一倍有多,要$600,000。」

重溫:Rolex專題|專訪勞力士收藏家Ivan EXPLORER 1 1016是舊裝入門?

Rolex GMT Master 1675。(攝影:龔嘉盛)

Rolex Daytona 6263

Ivan Sir閱勞無數,但除了Explorer外,Daytona就是他的最愛,「這枚Daytona 6263誕生於1974年,留意6263這個型號有着長久歷史,由1969到1988,生產時期長達十九年。」

2017年創下世界紀錄,目前史上最高價值的腕錶:Paul Newman本人真實戴過的白面Paul Newman 6239,價值港幣1.4 億。(Rolex Forums)

「我之所以對6263情有獨鍾,乃是因為這枚計時碼錶,那3個計時錶盤的位置、排位和設計都十分Classic。在2000年的時候,雖然我當時對手錶的認識還不算很深,但每次經過手錶行已一見鍾情。當時市價不過是$80,000,到2008年Rolex炒賣市場最熾熱的年代裡,已升至$350,000,但我還是要等到2017年才真正擁有它,我很幸運地乃是在那個經典的拍賣會前購入,『Paul Newman Daytona 6239』拍賣成史上最貴腕錶,價值港幣1.4億,自此任何Paul Newman都迅速暴升(平均升幅達1倍),目前市值已高達$800,000港元。」

*留意在錶面底會印有「OT SWISS TO」字樣。(攝影:龔嘉盛)

除計時錶盤的位置Classic外,這枚Daytona 6263乃是第一枚有大紅字Big Red的Daytona,再加上Sigma面(在錶面底會印有「OT SWISS TO」字樣,代表錶面有利用到貴金屬去製造),如此「Sigma大紅」的配搭,他強調十分稀有,只在1974至75年出產過而已。

Ivan Sir娓娓道來他與Rolex Daytona的故事。(攝影:龔嘉盛)

Rolex Daytona Paul Newman Panda MK2 6263。(攝影:龔嘉盛)

Rolex Daytona Paul Newman Panda MK2 6263

至於這枚天價的Paul Newman,Ivan Sir覓得最愛的過程同樣大有文章:「我第一次自己擁有到Paul Newman,在2007年,其實在之前我已一直從事鐘錶買賣的生意,所以早就搜羅了不少Paul Newman,只不過全部都是一買一賣。」

它是Ivan Sir芸芸收藏中最珍貴的一枚。(攝影:龔嘉盛)

直到2007年才出現轉變,「我一口氣引進了6239、6262兩枚Paul Newman型號手錶來作投資用途,誰不知那枚6262黑面手錶我愈看愈喜歡,最後套現我接近一半的收藏,來將那枚6262據為己有,如是者一直Keep了十二年,升值到逾200萬,直到上年透過一位朋友遇上這枚Daytona Paul Newman Panda MK2 6263,我才忍痛到將它(朋友再加部份金錢的方式)交換了。」

1970 Rolex Daytona 6262黑面。(Rolex Forums)

「之所以願意把多年收藏換來這枚6263,因為6263的Paul Newman可謂更加珍貴罕有,二來自從2017年那枚Paul Newman本人真實戴過的白面Paul Newman 6239,打破世界紀錄成為最貴腕錶之後,我自己個人也推崇白面多於黑面,錶面上的視覺對比也較為突出,目前市值$3,800,000萬左右,是為我芸芸收藏中最珍貴的一枚。」

Rolex Daytona Paul Newman Panda MK1 6263。(timeXchange)

不過Ivan Sir也謙遜地說手錶收藏之道可謂天外有天,眼前他所珍藏的Daytona Paul Newman Panda 6263,乃屬第2期款式,當真是第1期的話,其價值還是高昂得多,大概要$78,000,000萬元吧。

IVAN Watches
中環威靈頓街64-66號裕榮大廈6樓
服飾贊助:Refinery

以上通通為Ivan Sir的個人收藏。(攝影:龔嘉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