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EX專題│寶鏗Johnny話當年 遠赴阿根廷買入Daytona大冒險故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來到寶鏗古董鐘錶ROLEX專題最後一集,這間知名老店的第2代主理人Johnny,繼續以「棺材仔」作主題,公開一系列歷史悠久古董錶款珍藏,堅持向年青一代愛錶之人灌輸一個訊息:就是出色的ROLEX,從來不止運動錶款。

寶鏗第二代Johnny繼續分享他的珍藏。(攝影:黃舒慧)

回想半生,Johnny不知不覺間原來已從事古董鐘錶生意逾五十年,回憶起自13歲開始入行:「好多人經常讚我『Lucky』,說我能夠透過古董錶賺到錢,其實我並不覺得自己『Lucky』,我可是將自己一生的青春和幸福,都灌注在這個領域上。」

ROLEX Bubble Back 3131。(攝影:黃舒慧)

ROLEX Bubble Back 3131

正正是窮一生之力開拓自己的鐘錶業務,因此Johnny許多收藏品的尋覓之旅,說起來都有段古:「例如這枚ROLEX Bubble Back,是二十年多年前的某日,突然有位年青人聯絡我,說他的父親早前過世,在父親中環的辦公室執拾物件時,打開櫃桶意想不到地發現原來老爸購買了大量手錶收藏,可惜這兒子對手錶無甚興趣,因而約我前來接洽……」

起初Johnny見他不以為然,還以為不會是甚麼珍藏,但不見由自可,一見他就『流晒口水』,「因此當中有一枚全新狀態的Rolex Bubble Back 3131,Pink Gold打造,完全沒戴過,十分稀有。然後我叫他開個價來,他說3萬港幣,我二話不說跑回自己店打開夾萬箱,大嗱嗱將3萬元現金交給他,3萬元在當年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呢!」

Johnny自言Johnny's Collection的收藏,現在於世上都是絕無僅有的了!(攝影:黃舒慧)

不過憑藉Johnny的獨具慧眼,這枚同款的Rolex Bubble Back 3131未幾便在拍賣會出現,以十數萬港元成交,「不過我從來沒有打算割愛將它出售,他可是我『Johnny's Collection』的其中一枚精品,甚麼是『Johnny's Collection』?就是我自己的手錶收藏大全,只可遠觀,不可褻玩,全部不賣!」

Johnny:「好多人經常話我『Lucky』,我並不覺得,我可是將自己一生的青春和幸福,都灌注在這個領域之上。」(攝影:黃舒慧)

ROLEX Bubble Back 4919。(攝影:黃舒慧)

ROLEX Bubble Back 4919

這枚4919繼續是「棺材仔」,亦同屬『Johnny Collection』的稀有精品。「這枚ROLEX Bubble Back 4919特別稀有,即使是我兒子Quinton,也不捨得給他,哈哈!」

他表示這錶特別之處有三:「一是以金鋼物料打造,即以黃金和精鋼互相配搭的金屬組合製成,本是棺材仔錶款內十分少見的款式;二是錶面設計結構十分特別;三是加上彈簧錶帶。」如此配搭,他深信現在市面上已絕跡,基本上有錢也買不到,「現在人們往往只能夠透過相片才能見到了!」

彈簧錶帶。(攝影:黃舒慧)

ROLEX Bubble Back 2940。(攝影:黃舒慧)

ROLEX Bubble Back 2940

至於「棺材仔」2940,Johnny當年遠赴以色列搜購返來,珍貴之處在於這是一枚50年代的大三針,而且也是一枚上鏈的Bubble Back。Bubble Back向來分別有自動和上鏈的版本,從錶面看好像自動錶,但反轉來看,便會知道它是平底的上鏈錶,甚是少見。

問到Johnny除以色列之外,還曾到訪過甚麼偏門地域入貨去?這位第二代掌舵人說委實多的是,當中尤以阿根廷之旅最為難忘:「實不相瞞,雖然近年我們寶鏗已甚少賣Daytona,但其實在上世紀80年代,全香港擁有最多Daytona收藏的手錶商,正是我本人。」

這一切源於一趟阿根廷之旅。

「1982年阿根廷與英國因為福克蘭群島主權而爆發戰爭,並最終戰敗,國內經濟一落千丈,很多珍貴的古董無人問津。」如是者當年Johnny決定孤身一人,帶着一大袋用二百幾萬港元兌換來的英鎊現金,到當地尋寶去,「現在回想起也覺得『牙煙』,所以很多人覺得我『Lucky』,實情是我自己搵命博的時候他們不知道而已!」

整整一個多月的阿根廷之旅,Johnny至今仍然記憶猶新:「當年很多阿根廷人都恐懼戰爭而逃亡到海外,《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這首歌隨處都聽得到,國內大蕭條,盜賊橫行,要我帶着一大袋現金,和交貿回來的名錶到處走,十分凶險。」

整整一個多月的阿根廷之旅,Johnny至今仍然記憶猶新。(攝影:黃舒慧)

不過有危便有機,愛拼才會贏,Johnny的努力並沒有白費:「全因當時阿根廷的ROLEX當真貶值得很要緊,一隻Daytona,市價才1,000英鎊,我帶回來香港轉售,一隻已可以賺上數倍的價錢,而我當年在阿根廷找到的Daytona,數量之多,實在叫人難以想像。」

ROLEX Cushion Bubble Back。(攝影:黃舒慧)

ROLEX Cushion Bubble Back

再來繼續是Johnny's Collection的收藏,一枚很少有的Cushion Bubble Back,「留意它是大三針來的,我已經將它收埋了很久呢,很少將它拿出來展示,現在隨時100,000港元也買不到。其Cushion的設置,可以推斷到這本來是一枚軍錶來,供英國軍人佩戴(註:ROLEX本是一個英國製造的英國品牌),自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它們便停產了,珍貴程度可想而知。」

Johnny:「ROLEX本身是一個誕生在1905年的英國品牌,由英國廠房製造,後來由於英國的關稅太重,把整個公司和工場都一併移師到瑞士,成為一代經典。」(攝影:黃舒慧)

ROLEX Bubble Back 3139。(攝影:黃舒慧)

ROLEX Bubble Back 3139

最後一枚展示的Johnny's Collection也是Bubble Back,不過不是「棺材仔」,而是「棺材孫」,Johnny:「棺材孫的錶形Size比棺材仔為細,以前應該是一款針對女性鐘錶市場的設計。」

「眼前的ROLEX Bubble Back 3139,乃是我三十年前從日本買回來(東京、大阪、奈良全是Johnny的尋寶地),雖然現在的人只追求運動錶款,但過去這類Bubble Back其實才最渴市,當年的市價高達185,000港元了,在當時絕對是一個超高昂數目。」Johnny再三強調:「因此別以為ROLEX的價值和魅力只有運動錶呢!」

Johnny終有一天都會將寶鏗交托Quinton,問到他對兒子在工作上有何寄望?他笑言:「希望他能夠早點起牀返工啦!晚晚都咁鬼夜訓!」(攝影:黃舒慧)

寶鏗第二代主理人Johnny的手錶收藏。(攝影:黃舒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