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只有木村拓哉VASCO袋? 細看ISTINTO北海道植糅革製袋技藝

撰文:張榮熹
出版:更新:

日本皮革包袋向來優質,無論是土屋鞄製造所、genten還是RED MOON,縱然風格定位大不同,但用料和手工皆是信心保證,無奈過去日製皮袋的潮流地位遠不及歐美品牌,以至在時裝圈的曝光率一直不足,為人所忽視。
不過,全賴木村拓哉,形勢出現大逆轉。

日劇《Grand Maison東京》。(Grand Maison東京)

記憶好的潮流人當然知道指的就是VASCO,自被木村拓哉於日劇《Grand Maison東京》高調著用其Nelson 2Way Bag之後,這個VASCO王牌袋款以至品牌其他相關包袋,全立即成為潮界寵兒,產品在日本以至香港有售賣的商店都被搶購一空,就算有代訂服務,亦要輪候至少半年以上,令人咋舌!事關VASCO秉持日本職人態度,哪怕工房只有數人,仍然堅持每件作品要人手製造,用上頂級Cowhide植物鞣製牛革作主物料,注入日本丘染め製法處理,不少袋款更需要三個月時間製造,堪稱可望而不可得。

然而貴為職人大國,日本的出色皮袋職人單位,當然不止區區數個,所謂高手在民間,真人不露相,就算是表面上名不經傳的品牌,認真接觸過後,仍然足以叫人拍案叫絕,今次介紹的ISTINTO,正是皮袋愛好者值得關注的隱世名字。

ISTINTO的北海道産カーフ(子牛)手提げ鞄。(ISTINTO)

ISTINTO來自長野縣的安曇野,那裡水木清幽,湖江山色,是遠離煩囂的勝地。而品牌的原材料皮革,同樣來自日本的優美自然國度,牛皮大多取材北海道小牛皮,也有來自栃木縣,再經由國內製革商精心鞣製(鞣製半年)。而鹿皮則取材自鼎鼎大名的北海道蝦夷鹿,如此優質的皮革,使到袋面細膩柔軟,感覺有如真實肌膚一樣軟熟,再細心觀察袋面,動物原始皮膚的紋路、皺紋和划痕也刻印在其中,清晰可見,每個袋以至每塊皮,都是如斯獨一無二。

自家染製皮革的功架,十分精彩。(ISTINTO)

不但選材出眾,ISTINTO自家染製皮革的功架,同樣精彩。每款產品根據獨特的配方在工作室染色,不同皮料、不同部份的染色技法和處理各有不同,例如栃木縣的牛背革具有高纖維密度,因此極難於染色,但ISTINTO總愛迎難而上,透過獨到秘術,成功於此部份染色,極考手工。至於鹿皮袋方面,每塊埃佐鹿皮革在到達安曇野工場後,均會首先進行切割和第一次染色,經而緩慢瀝乾過程,使到顏料自然滲入皮革之後,再將鹿皮縫紉,製作成袋之後,然後再次染色,費時費力,很考手工。

每個包袋上所選用的金屬配件,都指定選用黃銅。(ISTINTO)

而且每個包袋上所選用的金屬配件,也指定選用黃銅,原因是黃銅在長期接觸空氣和人體肌膚的油脂分泌後,會隨着時裝慢慢變色,這個特色可謂與植鞣皮同出一轍,結合在一起,可謂天作之合。

THEODORE ¥37,400。(ISTINTO)

ISTINTO的皮製品亦甚多元化,最貼近VASCO Nelson 2Way Bag神髓的,是一款名曰北海道産カーフ(子牛)手提げ鞄的手提包,棕色皮革染色,配合袋側黃銅結構,古典得來又具有紳士氣概。至於THEODORE、JOHANNA、CYRIL等斜孭袋同樣精妙,每款手袋都有不同顏色版本,當中尤以淡灰色的瀝青配色最為特別,它乃是ISTENTO所染製的一眾顏色中,最接近黑色的顏色,隨著時間的推移,其深度和光澤也會逐漸增加,最終變為黑色,聽上去已覺得複雜……

Charles -Aasphalt ¥ 29,700。(ISTINTO)

如果喜歡的骰小品的話,ISTINTO尚有不少皮革錢包(財布)製品,散紙包以鹿皮製成,觸感柔軟,頂端再以黃銅金屬配件,看上來有如Vintage古着真品一樣,風霜樸面,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到品牌官方購買。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