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reme聯乘Burberry開賣在即 比17年LV別注更貼地更具歷史故事

撰文:張榮熹
出版:更新:

【Supreme聯乘Burberry】作為Burberry年度重頭戲,Supreme × Burberry自上年起便一直流傳與鋪墊,期待數個月後,到今日3月10號終於在歐美地區Burberry及Supreme專門店搶先發售,12號則全球開售,萬眾期待,絕對是近年潮流界其中一個最矚目聯乘大作,那今次能否超越2017年那神級的Supreme × Louis Vuitton系列?這要拭目以待了。

Supreme × Burberry 3月12號中環歷山大廈Burberry正式開售。(Burberry)
能否超越2017年那神級的Supreme × Louis Vuitton?拭目以待吧。(Louis Vuitton)

2017年可謂潮流界一極具重要之年份,因為那年出現了兩個系列,不但成為永恆經典,也改寫時裝工業發展譜系,第一個是Virgil Abloh與Nike合作的THE TEN,另一個則是Supreme × Louis Vuitton系列。那年Supreme應時任Louis Vuitton創意總監Kim Jones之邀,開發合作別注,引來全球搶購不在講,更引領美式街頭時裝全面攻陷歐洲傳統高級時裝界別,自此之後Virgil Abloh和Matthew Williams先後成為Louis Vuitton及Givenchy創意總監;Nike全面向LVMH結盟;就係以往只在Street Fashion世界最常見的炒作聯乘模式,在High Fashion領域亦成為家常便飯,工業文化風氣迎來了一場巨大洗牌,所謂的高級與街頭時裝從此不在分明,這一切一切,上述17年所誕生的兩個項目均具有里程碑意義。

一系列Box Logo產品最為矚目。(Burberry)

之所以將今次Supreme × Burberry與5年前Supreme × Louis Vuitton系列相比較,乃是兩者在客觀背景上,有著不少共通點。首先無論是Louis Vuitton還是Burberry也好,同是歷史超級悠久歐洲殿堂服飾品牌,事實上兩者創立年份只差兩年,前者1854年源自巴黎,後者1856年奠基倫敦,一個造行李箱起家,一個老早憑藉乾濕褸馳名,奢侈品世界的老字號與比較起來仍然相對年輕卻已是街牌至尊的Supreme合作,本身注定是一大Gimmick。

另外策動這兩個聯乘系列的品牌創作總監,Louis Vuitton的Kim Jones和Burberry的Riccardo Tisci,不但活躍高級時裝界多次,本身亦與街頭文化有着千絲萬縷關係。Kim Jones青年時代一直在倫敦街頭單位Gimme 5工作,亦主理人Michael Kopelman亦師亦友,在他循循善誘下,Kim Jones對裏原宿潮流推崇備致,更成為藤原浩、高橋盾等人好友,是故統領Louis Vuitton男裝部之後,便大力將街頭元素和聯乘概念注入品牌中,全面年青化。

Riccardo Tisci。(Getty)

Riccardo Tisci也一樣,當初接Christopher Bailey棒承繼Burberry,其重要任務,正是在將這百年老牌引領到青年人世代。在Givenchy時代裡,意大利人已明言崇尚美國街頭文化,將Hip hop、美式足球、籃球元素注入法國品牌中,吸引JAY-Z和Kanye West高調著用。2018年出任Burberry CEO後,也重金邀請Peter Saville重新設計出Burberry Bodoni字體商標及Monogram圖騰,叫人眼前一亮。

Supreme × Burberry單品售價表。(dropsgg)

雖然客觀背景上Supreme × Burberry與Supreme × Louis Vuitton不缺共通之處,但Riccardo Tisci策劃這個系列時,也明顯為品牌加入強大獨有特色。首先系列明顯更加針對主輕人市場,定價意想不到地不是按照Burberry平常高級時裝之級別去定,而是因循Supreme慣常定價處走,由最平Box Tee至最高昂防水長褸,售價不過是由美金$54至$998,換言之最貴作品也不過一萬港幣。縱使Collaboration除滑板外一律以服裝Items為主,沒有如Supreme × Louis Vuitton那樣涵蓋Truck及各式各樣包袋,但至少是更多人能夠承擔的價位,亦沒有唯抽籤才可以購買的拒人千里之外,無疑「貼地」得多。

定價相對親民。(Burberry)
Box Tee自然最搶手。(Burberry)

另一大特色,是Burberry雖屬高階時裝名牌,不過其歷史背景,卻又早已和街頭文化、次文化有深切關係,雖然這並非品牌本意,但命運當真如此發展,使到Burberry與街頭時裝合作起來的時候,往往比其他高級時裝品牌來得較具回憶及故事性。

定價最高昂防水長褸,售價不過是美金$998。(Burberry)
叫人眼前一亮的Pyjamas。(Burberry)

Supreme × Burberry單品速覽:

+4

對潮流歷史有所認知的讀者,應該知道這裏所指是上世紀70年代開始盛行的足球流氓Casual次文化,當時英國足球雄霸歐洲,偏偏國內經濟蕭條,藍領工人無從宣洩,便好勇鬥狠,寄情足球,國內聯賽球會之間的球迷與派系(會稱之為Firms)故之然打鬥連連,就連球會參加歐洲賽事,作客歐洲大陸球隊的時候,亦會到處破壞,洗劫當地商舖,聲名狼藉。

足球流氓Casual是英國歷史上一大重要次文化。
時實上Supreme數年前便已經聯手Aquascutum推出別注。(Supreme)

為制止歪風,80年代開始,英國政府開始嚴加追捕足球流氓,如何分辨誰是足球流氓?當然看看他們有沒有穿擁護球隊的波衫最直接,如是者為掩人耳目,這些球迷平事在街上都會外面穿上其他衣服以作掩護,而恰巧Stone Island外套、Aquascutum以至今日主角Burberry的大褸,正正是他們心頭好,既大大件能遮蔽內在球衣,亦防風防水,方便穿州過市在看睇波和搞事。

大大個舊版Burberry騎士Logo結合鋪天蓋地格紋,甚有昔日盜版貨意味,然而這正是Chav精髓。(Burberry)
+3

此舉不但破壞Burberry原有高端形象,也使到大量盜版流入市場,本來並不見得有何益處,偏偏次文化往往是街頭時裝的根源,久而久之,就令Burberry在Chav英國街痞文化圈影響力甚廣,奠下年輕市場根基,直到近代街頭時裝全面入主傳統高級時裝界,結合Demna Gvasalia一直提倡的盜版Bootleg美學,讓當年受社會所不屑的Chav形式大行其道,活躍當前潮流圈。Palace Skateboards固然是表表者,早幾年Gosha Rubchinskiy × Burberry也發揮得淋灕盡致,今回再聯合Supreme合作,則是對這股潮流、這段歷史的延續與肯定,讓衣服說故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