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慾都市.三|窺探北歐模式 你賣我買 性交易到底誰有罪

撰文:梁凱怡
出版:更新:

在你情我願、你賣我買的情況下,性交易以至性旅遊或者並無不妥。只是性產業背後,離不開人口販賣甚至兒童販賣等罪行。透過賣淫合法化或非法化,再監管或打擊性行業,便成為世界主流的做法。例如在香港,賣淫本身並不違法,因此「一樓一鳳」仍存在,只是經營妓院、「扯皮條」等卻屬違法。
全球數一數二的開放國家荷蘭面對性旅遊過度蓬勃,在賣淫政策掙扎求變之際,有人提出參考北歐模式(Nordic Model),試圖透過禁止購買性服務,消除需求,再杜絕賣淫。
瑞典是北歐模式的先鋒。廿年過後,有學者列舉北歐模式不但有效減少嫖客的數目,性工作者數目亦大幅減少。不過事實是,賣淫活動仍然存在,嫖妓非法化甚至會引伸出林林總總的問題。部份人倡議的北歐模式可能是其中一個出路,但仍沒有普通人想像中般完美。

泰國芭堤雅(Pattaya)和荷蘭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舉世聞名前者不合法但政府無力甚至不敢取締,後者合法情況逐漸失控。

荷蘭求變 有意投靠北歐模式?

根據荷蘭法律,賣淫受法例規管,性工作者亦要繳稅。不過要從事性工作,門檻的確不低:起初的牌照費用高達1,000至10,000歐元,並須定期續期。近四分一地區政府拒絕發出任何牌照,阿姆斯特丹市政府亦嘗試減少發牌,控制紅燈區的大小。荷蘭全國性行業的牌照數量由2006年的1,100個減至2014年的700個。

很多娼妓都由於不同原因非法從事性工作:部份人是被迫的,部份是未持有工作簽證的移民(或未能符合發牌規則,如須懂荷蘭語),部份不想繳稅,部份想在家工作。

最近在荷蘭,有民眾收集超過4萬個簽名,要求修改法例,仿傚北歐模式,將嫖妓非法化,聲稱能夠保護性工作者免受暴力對待。

色慾都市:由長久以來對賣淫容忍的文化,到阿姆斯特丹作為熱門旅遊城市的地位,加上櫥窗賣淫的特質,都使德瓦倫(de Wallen)成為世界首屈一指的紅燈區。(美聯社)

▼想了解更多其他紅燈區,請點擊以下圖輯:

+6

北歐模式揚威海外 多國跟隨

所謂的北歐模式最先由瑞典實施。一班女性主義者和基督徒主張,嫖妓非法化能夠減少對性服務的需求,杜絕賣淫。他們認為,即使當事人否認,所有賣身的人都是受害者,而支付性服務的男人都是捕食者,應該受到懲罰。

1999年,瑞典通過有關模式,隨後「蔓延」至附近北歐國家,包括挪威和冰島,之後加拿大、法國、愛爾蘭、以色列和北愛爾蘭亦相繼跟隨。2014年,歐洲議會呼籲歐盟國家採用北歐模式。美國緬因州(Maine)和馬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也有政客提倡同類模式。

色慾都市:圖為2020年7月11日,德國漢堡有性工作者反對因應新冠肺炎實施的封城措施。(Getty Images)

街妓數目減少 妓院規模顯著縮小

對於瑞典採用北歐模式的成效,斯德哥爾摩大學(Stockholm University)政治科學系的研究員沃爾特曼(Max Waltman)在2011年發表論文指,嫖妓非法化對賣淫需求以及參與賣淫的人口大小有顯著影響,瑞典男性支付性服務的佔比亦下跌。

1995年,瑞典的調查估算國內有2,500至3,000名妓女,包括650名街妓。通過嫖妓非法化後,2008年只有約300名街妓,300名女性和50名男性於網上刊登相關廣告。據當地政府和非政府組織指,嫖妓非法化後,斯德哥爾摩、哥德堡(Gothenburg)和馬爾默(Malmö)的賣淫活動幾乎即時從街上消失。1996年至2008年間,支付性服務的瑞典男性佔全國人口比例亦由12.7%下降至7.6%。妓院規模也大幅縮小。

支持在荷蘭實施北歐模式的記者賓德爾(Julie Bindel)指,性工作對女性仍然未夠安全,認為賣淫是源於性別不平等,因此支持北歐模式。她認為,在北歐模式下,即使嫖客未有做出任何錯誤或暴力行為,性工作者仍能拿起電話打給警察,因為嫖客或即將如此做。

成效遭質疑 性工作者無「牙力」

北歐模式的成效或者並沒有想像中大。據瑞典警方,2009年至2012年,通常同時為妓院的泰式按摩院數目增加兩倍至250間。愈來愈多性工作者轉為在戶內或網上兜售服務,亦使外界難以統計。瑞典妓女阿斯特麗德(Astrid)在斯德哥爾摩逗留數日間,更接到67個顧客查詢。

嫖客成為「見光死」的一群,卻未能讓性工作者手握較大的權力,得到保護。面對面的談判變得倉促,顧客堅持在偏遠進行性交易,嫖客拒絕透露身份證明資料,種種都使性工作者處於「下把位」。法國調查指出,超過500名性工作者中,近40%指自己「講價」和堅持使用避孕套的權力下降,近80%指收入減少,幾乎90%反對有關法例。

反觀在政策更開放的新西蘭,性工作基本與其他行業無異。2003年,新西蘭將賣淫非法化後,官方報告指,「大部份」性工作者較以往安全和健康。街妓聲稱,與警方關係有所改善。同樣地,在澳洲新南威爾斯(New South Wales),賣淫屬合法,當地娼妓使用避孕套的比例比起其他禁止賣淫的省份高。

來自美國內華達州(Nevada)的性工作者帕雷拉(Christina Parreira)亦反對採取北歐模式。她認為,北歐模式隱藏錯誤的前設,就是女性不能同意進行商業性交易,亦從不享受,並指這種前設認定男性就是捕食者,但現實卻非如此。

北歐模式是好是壞,對荷蘭而言又是否一條回頭路,最清楚的還是一眾性工作者。正如阿姆斯特丹賣淫資訊中心(Prostitution Information Centre)的弗勒(Fleur)所言,「沒有人比起性工作者自己更想要一個更安全的性產業」。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