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低頭族玩手機現象失控 五成盲人曾被撞倒 民眾倡立法禁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希望能制定禁止行走時看手機的條例。」這是來自日本全國各地民眾的訴求。因為沒有懲罰規則,「低頭族」給他人造成的影響正在擴散,走路一不小心撞到行人,甚至會導致事故的發生。從車水馬龍的商業區到寂靜的小街道,隨處可見路人低頭看着手機。法律真的有必要去約束看手機的行人嗎?我們來看看日媒記者的調查。

已經超出了常規

今年四月,大阪市民向相關部門提出了申請。「希望能制定禁止行人看手機的條例。今天也因為路人走路看手機被撞到了,對方反而還衝着我發火。如果他撞到的是殘疾人或者老人,很可能會造成事故。這件事我早就想說了,這真是已經超出常規了。」

不僅如此,大阪政府官網上「府民之聲」一欄也公布了20多條類似的要求和建議。如「請將行走時看手機定為‘給他人造成困擾’或者列入‘禁止行為’,寫在法律條文中。在此基礎上還需要員警的教育指導」、「我走在路上被低頭族撞了……雖然這是整個國民的需求,但我認為應該從大阪府開始實施」。

大阪市民提出申請,希望能制定禁止行人看手機的條例。(示意圖/Launde Morel/Unsplash)

不僅是大阪,日本多地均有民眾提出了相關訴求。「請把低頭族的行為列入縣條例。」(大分縣)、「我覺得必須將走路看手機的行為像抽煙行為那樣列入地區條例,走路看手機造成的死亡事故時有發生,給人一種強烈的不安。」(兵庫縣明石市)。

實際上,將走路看手機的行為明文化早有先例。在2014年京都實施的《交通安全基本條例》中就曾建議大家不要走路看手機,但是並沒有相關處罰規定。

在日本的道路交通法等相關規定中並沒有對「行走時看手機」做出明確的定義,行為界定上也存在一定的難度,提出處罰措施的也只有日本個別地方的條例。三年前有議員向國會提議:「請將走路看手機的行為列入法律禁止行為。」但最終討論的結果只是「這件事需慎重考慮」。

行人看手機的行為到底有多嚴重?(點圖看看研究數據)↓↓↓

來自盲人群體的訴求

接着,記者來到了東京西早稻田的日本盲人聯合會。目前日本共有61個團體,約5萬多人加入了日盲聯。資訊部部長三宅隆先生說:「2018年我們為了製作AC JAPAN的宣傳,邀請會員參與了一項調查,調查發現基本上每兩個盲人中就有一個人被走路看手機的行人撞到過。」

三宅先生自己也有被撞的經歷:「我那天晚上在路上走著,突然被什麼東西猛烈地撞擊了一下,腦子裡頓時一片空白。等我回過神才意識到自己的頭部撞到了對面走來的女性,她在漆黑的道路上玩手機。最後對方不停的向我道歉,我也就原諒她了。這算是好的了,還有的人撞了人還要咋舌,要麼就好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就走了。」日盲聯的很多會員對行人看手機的現象表示不滿,有的盲人甚至被救護車送往醫院,而行人早已逃離現場。

對於行人看手機造成事故的問題,日盲聯每年都會向相關部門提出申請。今年6月,日盲聯再次提出了「禁止走路看手機」的訴求,還向日本國土交通省提出了書面申請。三宅先生說:「日盲聯每年都會在全國盲人福利大會上整理大家的申請,並總結成文。走路看手機項目是今年第一次被寫入檔。走路看手機不僅傷害了盲人,對於老年人和兒童來說也是潛在的威脅。雖然寫入法律可能還比較困難,但哪怕只是成功的第一步也好,我們也要努力做下去。」

日本盲人聯合會發現每兩個盲人中就有一個人被走路看手機的行人撞到過。(nichimou.org)

邊走邊看手機的深層影響

「撞上了!——這是你的想法。要撞上來了!——這是周圍人的想法。」「不及時跟帖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友誼。」這些都是去年秋天在各大車站、電車內張貼的黃色海報上的文字,當時這些標語一度成為SNS的熱門話題。還出現了「什麼是跟帖?」「什麼是真正的友誼?」之類的討論。

為了提醒大家不要走路看手機,日本電器通訊事業協會聯合通訊事業者和鐵道公司開展了這次宣傳。軟銀集團的通訊部負責人花岡隆春先生說:「走路看手機很危險,這也是通訊行業從業者面臨的共同課題。我們宣傳的宗旨是希望能夠讓大家養成走路不看手機的意識,但還是會有很多人情不自禁地看手機。想要轉變意識有些困難,但是我們也不能什麼都不做。」

千代田區如何對待走路看手機的問題?

日本首先對走路吸煙的行為實施處罰的地區是東京都千代田區,那麼千代田區對走路看手機的現象是如何看待的呢?2013年在JR四谷站(四ツ谷),一名小學五年級男生因為在月台玩手機時不慎跌落,最後受傷被送往醫院。之後通訊企業、警員和鐵道公司召開了千代田區意見交流會,當時就達成了「強化走路看手機的安全意識」的一致意見,但始終未能形成條例。

後來千代田區的很多民眾紛紛提出了希望能夠制定相關法律的訴求,千代田區負責人說:「當時走路吸煙寫入條例是因為很多人投訴吸煙可能會燙傷孩子,燙壞衣服等。但是走路看手機的行為還沒有走路吸煙問題那麼引人注目……」

【圖輯】日本的另類風景 無處不在的低頭族(點圖放大瀏覽)↓↓↓

+9
+9
+9

處罰行人看手機的行為會有「副作用」

金城學院大學社會科學部的教授北折充隆先生從事社會規則形成等問題的研究多年,他說:「我認為走路看手機十分危險。例如盲人是靠周圍的環境來感知的,而行人卻將注意力集中在了手機上。可以說走路看手機的人比盲人身處的環境更危險。如果不能對走路看手機的行為實施處罰,那麼這樣的行為應該很難禁止吧。這就好像乘汽車繫安全帶,一般前排的人會繫安全帶,但是因為後排乘客的安全帶問題沒有列入法律條文,所以後排乘客很少有人會繫安全帶。因此我覺得對走路看手機的行為實施處罰可以很大程度上減少該行為的發生。」

但另一方面,北折教授也指出了處罰具有「副作用」:「去年新大阪站有賣章魚小丸子的,但是有關部門在新幹線車廂內張貼了‘請不要在車廂內食用章魚小丸子’的標語。不少乘客對此提出了異議。連吃個章魚小丸子都要被禁止,很多人認為相關部門太過敏感了,如果這樣下去社會將會到處是條文和規則,處處被束縛。雖然我不吸煙,但是全面吸煙是否未免有些太嚴苛了?

「下一個目標或許就是禁止飲酒了。如果在新幹線上喝酒的人少了,那麼個別飲酒的行為可能就會引起大家的不滿甚至是投訴。比起處罰,我認為轉變價值觀才是更重要的。如果走路看手機會讓行為者自己意識到‘周圍人在看著我,這樣做好尷尬’的話,久而久之不看手機的行為會成為一種普遍的共識。強制性的處罰反而可能會招致反感,因此促進價值觀的形成才是關鍵。」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