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國中西部看中國對美國認識的錯誤|安邦智庫

撰文:周萱
出版:更新:

本文源自安邦智庫

田野考察一向是筆者主張和力推的安邦研究特點,不過這次的田野考察走到了國外,來到了美國,看到了美國遼闊的中西部,行程涉及到美國中西部的六個州,包括亞利桑那、猶他、蒙大拿、懷俄明、愛得荷以及科羅拉多州。這次簡單的田野考察,還是有所收穫的,其中之一,就是對美國西部的再認識和再定義。

長期以來,我們在著作、新聞和傳說中所說的「美國」,實際是美國的東部,並非是美國的全部。在美國史當中,整個中西部的歷史,也就是一種拓殖史的地位,以美國著名歷史學家特納(Frederick J. Turner)為代表的美國新史學的影響,其實並不大。

更要命的是,這種美國史的影響,還是一種經典影響,它滲入並且經由經濟學、社會學、人類學、新聞報導、文學藝術以及傳聞和故事等等,日久天長的影響着中國,當然也包括影響世界,讓人們認為美國就是「東部的美國」,那才是經典的美國。他們並不知道,這個所謂的「美國」,在18世紀的時候,遠比法國在現有美國土地上的地盤要小得多,實際只是阿帕拉契脈以東的一條狹長的沿海地帶。

不過,這個「東部的美國」的存在,雖然虛妄,但影響卻很大。

以自由女神像為代表的東海岸塑造了外界對美國的印象。(Getty)

中國人在美國的數量雖然不少,但具有學術素養的人只是一小部分,有相當部分的人,即便他們在美國住了一輩子,但他們看到的以及提及到的美國,其實並不反映和代表真正的美國。中國的學生從美國畢業,回到中國當了教授,他們講述的也是「東部的美國」,反映的是東部美國的制度、文化和思想。中國的留學生雖然在美國的數量很多,但他們往往把時間用於學業,應付考試,很少有時間和興趣去考察美國的整個國家面貌。

而且更重要的是,學術和學業是有傳承的,這種繼承關係也意味着人們從他們的口中以及記述中,也只能看到和聽到「東部的美國」。

問題在於,東部的美國,實際是繼承全套歐洲制度文化的美國,是一種依然具有殖民色彩和歐洲文化習慣的美國。即便是美國新史學的奠基人特納,雖然已經看到中西部地區與美國東部的差異和不同,意識到真正的美國文化是西部文化,但他在那個時代也無能為力,只能將美國中西部定義為「邊疆」(Frontier),這意味着依舊還是在空間上持有連續性的看法,特納的視野也是從東部向西看的,或許這也是後來學者批評特納的思想「互相矛盾」的原因之一吧。

究竟哪裡是美國的中西部?地理學上有一個定義,地理上的中心是堪薩斯,但這個定義與美國的歷史有所差異。美國歷史上的中西部,是以阿帕拉契脈為界,在這個山脈以西,就是美國遼闊的中西部,這個方向也是美國「西進運動」的主要方向。因此,我們討論美國中西部的所有問題,必然與美國影響極其深遠的「西進運動」緊密相關,我將會在其他的文章中繼續討論美國的「西進運動」。

那麼美國的中西部對整個美國現在有着什麼樣的影響呢?

我們在這裡只看對美國大選和美國政治的影響。實際上,在美國的中西部,除了科羅拉多和亞利桑那是民主黨地盤,大選中能夠保持領先之外,其他中西部各州基本都是共和黨的地盤,在2020年大選中支持的是特朗普。展開2020年美國的大選地圖,中間部分,基本一片紅彤彤的,都是保守的陣營。

2020年美國大選結果。(HK01美國大選專頁)

美國總共有50個州,其中有28個州在2020年是支持共和黨的!可想而知,美國的保守陣營以及中西部地區對美國政治的影響之大,實際超過傳統的東部地區。這還是在州一級的結果,如果放在美國基層,在郡的層面來看,結果實際更驚人,以美國中西部為中心,幾乎全國山河一片紅,除了星星點點的藍色之外,只有在東西兩邊的邊線處,有一些藍色,可見「保守的美國」才是真正的美國。

對於中西部的大選以及特朗普執政時期的表現,中國有不少文章認為,美國的「基督教原教旨主義」在支持特朗普,「因為他們非常保守」。這種觀點,如果不能說是「純粹的胡說八道」,但也非常接近混淆是非,至少也是缺乏根據的嚴重誤導。在美國的中西部,歷史上的主導力量毫無疑問是原住民印第安人,美國現在的路網結構,有相當部分就是原本印第安人的路網體系。

不過,在「西進運動」之後,隨着大批移民的進入,摩門教徒也開始了向中西部的大遷徙,從過去到現在,在一個很長的時期,中西部社會從城市到鄉村,真正社會體系的主導者是摩門教(Mormon)。這個教派非常保守,過去甚至長期主張一夫多妻制,它在中西部的影響力非常大,而且有強大的經濟基礎,時代週刊曾經估計,他們的資產大約有100億美元之巨。

美國猶他州鹽湖城的摩門教堂。(Getty)

中西部的美國實際是一個不一樣的美國,那裡的人們,眼睛明亮,性格單純,吃苦耐勞,有闖勁,有幹勁,敢於冒險,支持擴張。這些歷史的人文痕跡,今天依舊在發揮着極大的作用和影響力。事實上,今後資源豐厚的中西部影響力和作用,在美國將會更為巨大而明顯,這是一塊隱形的巨大空間,早晚如洶湧的科羅拉多河(科羅拉多,西班牙語是「紅色」,該河全長2333公里),發展成為美國的支配性文化和精神力量。

過去的中西部,即生機勃勃又危機重重,今天的美國中西部同樣如此。不過,有一點必須要知道,東部的美國,是過去的美國;中西部的美國,才是未來的美國,在文化、經濟、社會、政治和學術層面都是如此。如果錯失這一重要的、「非主流」的研究判斷,勢必將會對美國的基本認識形成迷茫,甚至是嚴重的誤解。

本文為安邦智庫7月11日「每日經濟」研究簡報之分析專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