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西部的潛在危機|安邦智庫

撰文:藺思含
出版:更新:

本文源自安邦智庫

美國中西部各州在美國的影響力與日俱增,產業、經濟和社會,比起陳舊的東部沿海以及繁忙過度的西海岸,似乎更有希望和活力,但美國的中西部各州並非沒有危機。

最大的危機,就是水資源危機。

西進運動的發生以及中西部各州的存在和發展,都仰賴於自然資源空間的賜予。現在這種自然資源空間中最重要的一個元素——水,正在面臨嚴重的問題。

學過地理的人應該知道北美大平原的奧加拉拉含水層(OH-GAH-LAH-LAH)這個含水層可以追溯到2到600萬年前,從中新世晚期到上新世早期,在落基山脈南部構造活躍期中形成的。當時,從高地向西,河流和溪流通常以西向東或東南方向切割渠道,而落基山又提供了沖積和風沙瀰漫於古通道並最終覆蓋在今天含水層的上面,整個區域的含水層由砂,淤泥,粘土,礫石所覆蓋,位於美國大平原的下方。

2016年,工程隊伍在落基山脈猶他州境內的水庫施工。(Getty)

奧加拉拉含水層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含水層,它大約為174000平方英里(45萬平方公裏面積),涉及到美國的8個州,南達科他州、內布拉斯加州、懷俄明州、科羅拉多州、堪薩斯州、俄克拉何馬州、新墨西哥州和德克薩斯州。它是在1898 年由地質學家NH Darton在內布拉斯加州的奧加拉拉鎮附近命名的。

二戰後,美國大平原地區開始進行大規模的農業產業化進程,主要就是依靠中心樞軸灌溉系統,並且利用汽車發動機抽取奧加拉拉含水層的地下水。發展到今天,整個美國大約 27% 的灌溉土地位於奧加拉拉含水層之上,含水層提供給美國大約 30% 的灌溉用地下水。同時這個奧加拉拉含水層還為居住在這個區域內的 230 萬人(1990 年人口普查)中82%的人提供飲用水。

問題在於,這個奧加拉拉含水層正在面臨過度開採和污染的風險。以往的統計數據顯示,自 1950 年以來,大規模的農業灌溉使得含水層的飽和體積減少了約 9%,而一旦枯竭,奧加拉拉含水層將需要 6000 多年的時間才能通過降雨自然補充恢復。在田野調查中發現,實際情況可能比這個原本估計的情況要嚴重的多,過去在奧加拉拉含水層上打井只需50英尺就可見到水,現在打井基本深達800至900英尺才能見到水,含水層的水位下降程度和速度,都相當的驚人。

科羅拉多河流經加州的航拍圖。(Getty)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全球氣候暖化對美國的影響非常巨大,不僅僅是阿拉斯加因為氣候改變而受到嚴重威脅,在攸關美國經濟和國家實力的大平原地區,落基山脈的冰川已經僅剩下斑斑點點,基本完全消失。如果落基山脈上的冰川完全消失,那麼美國中西部的幾條重要的河流,如科羅拉多河等就會受到嚴重影響,這會立即對中西部的河谷農牧業、平原農業以及諸多重要的城市如丹佛、鹽湖城等產生嚴重的影響,威脅到他們的生存。事實上,現在的降雪對補充流失的水資源也無濟於事,而且因為氣候改變,降雪也在迅速減少,甚至因此改變了黃石公園的森林佈局和結構,大自然用耐旱樹種蠶食掉以往的森林,讓原有仰賴森林的生物失去了生存的可能。未來若干年,著名的黃石公園,可能只有石頭,而無動物,森林再也不會是過去的樣子了。

所以全球暖化對美國的影響極大,成為全球性議題。很多人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討論的基礎實際就是在照本宣科。什麼海平面升高多少,人類生存危機等等。實際在威斯康星冰期的最盛期之後(從大約11萬年前至1.2萬年前,最盛期在1.8萬年前),覆蓋地球的冰川一直在持續衰退,所以威斯康星冰期是人類已知的最後一次冰期,這個冰期改變了北美的地理,形成了五大湖和著名的尼亞加拉瀑布;它切開了峽谷,形成了今天的密西西比河以及北美遼闊的平原。問題是,隨着它覆蓋在北美平原上的冰蓋全面退縮,它同時也在持續的引發巨大的氣候災難。面對這樣巨大的氣候變化,美國實際比誰都急迫,因為它有嚴重的現實挑戰。

如何看待美國現在所關切的氣候議題?

7月15日,拜登會見德國總理默克爾,商討包括全球暖化、國防等重要議題。(Getty)

這實際是一個與地理改變相關聯的政治問題。從美國中西部的情況來看,美國現在對全球氣候改變的嚴重關切,恐怕不是為了真正解決全球性的氣候變暖,因為這個問題弄不好是非人力所能及的一件事情,美國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扭轉傳統而保守的文化制約,凝聚美國社會的氣候共識,形成一種可以大規模投資於基礎設施的社會環境。換句話說,美國是為了自己的目的在努力達成全球氣候變暖的政治議程,而且這對美國的中西部各州來說,似乎也的確成為了當務之急。

科羅拉多的水利農墾局曾經有過一個計劃,從密蘇里飲水到科羅拉多州,然後再賣水,收回資金,這個計劃類似於中國的南水北調工程,當然也類似於古羅馬的水渠網絡建設。不過,由於當時的測算成本高達85億美元,這在當時是一個天文數字,讓項目立即消失於無形之中。現在美國的基礎設施建設再度被提上了議程,但爭議極大,人們更加關心的高速公路、鐵路以及橋樑建設,而且意見完全不統一,爭議極大,多個議案因此被推翻,取得進展非常困難,原因就在於共識的取得非常困難。如果有了全球氣候共識的大背景,那麼說服起反對者就會容易的多。所以,氣候的巨大挑戰各國都不例外,但美國有自身關切的重要原因和背景,而且這無疑直接關係到美國的可持續繁榮和未來前景。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