魷魚遊戲背後的韓國「負債社會」

撰文:毛詠琪
出版:更新:

Netflix韓劇《魷魚遊戲》(Squid Game)在全球掀起熱潮,除了「死亡遊戲」作品所予的人性討論、感觀衝擊,不少評論都把劇集背後的「社會低層」苦況,跟奧斯卡最佳電影《上流寄生族》描述的似曾相識。
一套劇,反映出韓國最真實的兩面:韓國文化內容產業已達至世界頂尖水平,韓流產業迎高峰;同時,這個富有亞洲國家的家庭負債近期一再刷新紀錄,年輕人頻於借債炒股,因債務走上絕路的人在現實中非少。

Netflix原創韓劇《魷魚遊戲》(Squid Game)掀起全球熱潮。(Netflix)

過往不少韓劇作品在Netflix上熱播,但巿場主要集中在亞洲,只有少數極優秀的作品能像《魷魚遊戲》般在全球190個國家播放,而此劇更一舉成為Netflix美國巿場收視之冠,絕對是韓國影視作品的一大創舉,意味韓國電影、劇集已達到世界頂流。《魷魚遊戲》亦帶到相關韓國內容創作公司股價大漲,韓流文化產業再次受到肯定。

韓流迎來「高光時刻」,但同樣地,再次蜚聲國際的韓流作品,題材還是離不開社會階級問題,由早年的「逆權」系列、《屍殺列車》,再到去年揚威奧斯卡的《上流寄生族》,都在訴說無權勢者與社會不公義之處。《魷魚遊戲》劇情中,為了巨額獎金自願參與死亡遊戲的參加者,都是負債累累、走投無路的人。這類負債問題反映了現今韓國社會的多少事實?問題又有多嚴重?

9月下旬,韓國男團BTS在紐約的聯合國大會上發言,K-POP之成功及影響力已不言而喻。(AP)

據韓國銀行的數據,韓國今年第二季度的家庭負債總額突破1800萬億韓元,創下單季度歷史新高,比前一季度末增加了41.2萬億韓元。另外,韓國第一季的家庭債務佔GDP比例已達105%。

房價漲幅冠全球 年輕人貸款炒股

自新冠疫情以來,經濟活動受阻,失業問題擴大,韓國人的貸款需求急增,低息與寬鬆貸款環境亦帶動家庭負債節節上升。韓國央行定期報告示顯示,第二季韓國家庭債務與可支配收入比為172.4%,行長李柱烈今年5月時便警告,家庭負債增速過快,情況令人非常憂慮,有必要對此盡早干預。

一方面,韓國近年房價飆漲,自文在寅總統2017年上台以來,首爾樓價翻了接近一倍,升幅成為全球城巿之最,家庭負債惡化。另一方面,疫情下韓國股巿熾熱,韓國家庭的炒股需求帶動信貸等貸款增加,很多八、九十後千禧世代都迷上「借債投資」。

過去五年,韓國首爾樓價升幅驚人,文在寅政府推出多達20項壓抑措施仍未見明顯成效。(Reuters)

在首爾巿中心明洞街頭,低息貸款、信用卡套現的廣告小卡片隨處散落地上。路透社報道,34歲的朴先生至今已從銀行戶口透支了1.2億韓元用來炒股。今年7月,韓國宣布將收緊貸款限制,朴先生遭銀行拒絕貸款後,便尋求替代融資,包括更高息的信用卡借貸。

跟其他別的死亡遊戲為主題的驚憟電影不同,《魷魚遊戲》所描述的負債問題在韓國廣泛存在,撕開社會赤裸裸一面。

疫情期間,防疫人員到首爾江南區九龍村貧民區消毒。(Reuters)

負債韓國人的自殺問題

在全球電腦晶片、智能產品、汽車等商品出口需求增加下,尚算幫助韓國這個全球第十大經濟體撐過疫情難關,不過國家體面的經濟數據無法蓋過社會現實:貧富懸殊、老人貧窮、年輕人高失業率、居高的房價、家庭債務等問題。

一方面,中等收入家庭也被高房價排除在外。像《魷魚遊戲》劇中以弱勢社群作核心人物——外勞、老人、脫北者、女性,正好是韓國現實社會更是最受經濟環境影響。韓國66歲以上老年人口的貧窮率,在一眾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之中最高,達43.3%。

8月本為暑期旅遊旺季,但疫情下首爾明洞卻人流稀少。(Reuters)

年輕的韓國人處境亦不見得理想,青年失業率徘徊於10%。去年底,20至30歲人士的信用卡債務高達8萬億韓元,比2019年增長16.6%。韓國央行在八月底宣布三年以來的首次加息,也意味韓國年輕人將負擔更高的利息,這恐怕令部分人進一步深陷於債務困境,甚至「以債養債」。

貧窮、負債、破產在韓國社會構成更深層次的問題,便是包括暴力、欺詐行為、自殺等。韓國已連續多年,為OECD成員國中自殺率最高的國家。剛於周二出爐的韓國統計報告顯示,去年該國共有13,195人自殺身亡,即平均每日36宗,在10至39歲的年輕群組中,自殺為頭號死亡原因。這些大概也說穿了《魷魚遊戲》的故事主調:「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真實比遊戲更加地獄?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