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科網爭霸・二│熟悉的網企育成故事 中國資本在發揮作用?

撰文:伍振中
出版:更新:

過去二十年,中國互聯網企業發展規模有目共睹,數碼創新與互聯網經濟成為全球注目的「中國品牌」。而近年,它們試圖在東南亞地區複製成功模式的野心,似乎也愈來愈明顯。
《東南亞科網爭霸》專題報道之二

近年,泰國時尚設計成為亞洲一道廣為年輕人追捧的新興特色潮流。(Getty Images)

近年,泰國時尚設計受到不少亞洲國家追捧,甚至不少香港人會到曼谷專程搜羅當地設計師品牌單品。可是,新冠肺炎疫情令泰國旅遊業一鋪「清零」。不過,隨着東南亞電商的發展越發成熟,為這些「本地設計」帶來轉機。

阿里巴巴旗下的東南亞電商Lazada了解到當地本地設計師品牌的新興趨勢,於是Lazada乘勢推出了「LazInStyle」項目,將社交媒體上成名年輕設計師品牌,帶到旗下銷售平台上,吸引大批年輕消費者,來觀賞這些年輕品牌最新作品及購買。

不只Lazada,還有像蝦皮(Shopee)、Tokopedia這些成功在地經營的東南亞網購平台,成功令泰國、新加坡、印尼這些東南亞主要經濟體,在封關情況下,某程度上挽救了當地一部分消費衰退頹況。

圖為2月17日,在泰國曼谷坐船的一眾遊客,不少人佩戴口罩及墨鏡。(getty images)

中資下的協同效應

Lazada成立於2012年,本為孵化自新加坡的電商公司,於2016年被阿里巴巴收購。當時,它已是東南亞其中一個營業額最亮眼之電商平台,業務覆蓋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和越南等東南亞主要經濟體。

其實,阿里巴巴針對中國以外市場早已有AliExpress這一子平台。AliExpress目前於俄羅斯、西班牙等歐洲國家,是規模數一數二的電商網站,它容許世界各地商家(主要是製造能力強大的中國廠商)向外國消費者販賣批發或零售商品。

而AliExpress及Lazada之間定位仍有一定差異,當中最關鍵一點是,Lazada本來便是植根於東南亞多族群市場的新創電商平台,對這個獨特市場認識及在地經營有先天優勢。阿里巴巴當年進行收購時也就看準了Lazada這點優勢。

譬如,Lazada了解東南亞網絡直播文化正在急速冒起,幾年前搶先開發了「LazLive」直播平台功能,希望助力品牌增強跟本土消費者互動。因應疫情原因,商家直播的宣傳效益立時更形顯著。據Lazada方面透露,今年上半年Lazada成立九周年大促銷期間,通過LazLive進行的商家線上直播次數比去年增長180%,通過 LazLive 成交的銷售額更是飆升了670%。

「在東南亞網絡環境、硬件環境相對較差的情況下,Lazada的網載技術成為了我們內部稱之為的『看不見的騎士』,頂住流量壓力,來保障消費者體驗。」Lazada發言人向《香港01》說道。

根據他們的說法,Lazada收歸阿里系後,積極跟阿里原本以中國為核心,以及發展極其成熟的銷售及物流體系融合,讓其集中的東南亞業務發揮更加大的協同作用,這也正正是中資互聯網企業能夠於東南亞這裏如魚得水的原因。

以物流為例,Lazada跟阿里系下另一國際物流子公司菜鳥網絡建立起覆蓋亞洲跨境物流網絡,先後共同推出馬來倉、印尼倉、泰國倉、菲律賓倉和中國中心倉,總倉儲能力達到30萬平方米,為Lazada平台上接近85%的包裹提供服務。

Lazada收歸阿里系後,積極跟阿里旗下銷售及物流體系融合,形成協同效應。(Lazada)

菜鳥網絡跨境物流業務負責人劉朔湖舉例指出,阿里系內的共享空運路線,是展現物流協同效應的一方面。

「菜鳥網絡內的杭州到新加坡、海口到新加坡、杭州到吉隆坡、深圳到新加坡、深圳到吉隆坡,以及正在籌備的澳門到吉隆坡等航線,這些包機貨運航班都是一同運載着來自Lazada、淘寶天貓海外和天貓國際的電商貨物。」劉朔湖說道。

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的最新季度,Lazada訂單量比上年增長超過九成,年度活躍消費者超過1.1億名,已成為東南亞最大的旗艦電商平台之一。

菜鳥網絡跨境物流業務負責人劉朔湖。(受訪者提供)

誰在玩遊戲?

東南亞人口超過六億,其中超過六成人口已連接互聯網,當中絕大部分人是使用智能手機。東南亞尚待開發的移動互聯網「金山」,正好吸引了阿里巴巴、騰訊、滴滴、京東等財力雄厚的中資互聯網企業紛紛「插旗」為王,以至於助攻了為數不小的東南亞本土互聯網企業獲得巨額投資,一舉成為橫行東南亞的科網霸主。

阿里系下大規模收購而建立的電商及物流帝國,其實只是其中一個例子。

像騰訊、京東之類早已於中國市場建立橋頭堡的巨商集團,同樣有於東南亞「廣結盟友」,甚至伺機收購,開發海外業務。

像有「東南亞小騰訊」之稱的SEA Limited為例,它在草創初期已獲得騰訊注資。根據SEA Limited 2020年的年報顯示,騰訊持有SEA Limited 22.9%股份。

SEA Limited旗下除了有旗艦電商應用程式蝦皮(Shopee)之外,它的遊戲廠商子公司Garena受惠於母公司與騰訊的親密關係,獨家代理《傳說對決》等大熱遊戲在東南亞獨家營運權,加上騰訊整個遊戲產業生態在背後的加持,令Garena在東南亞遊戲市場如魚得水,一躍成為遊戲廠商霸主。

尤其在疫情期間,SEA Limited的電商和遊戲業務快速增長:蝦皮營收年增長率高達121.5%;Garena營收年增長率也達44.4%。至於到目前為止,SEA Limited這家集電商、遊戲與金融支付服務於一身的東南亞市值最高企業,其市值已超過1,820億美元,甚至超越了京東、拼多多等叱咤中國的互聯網巨企。

SEA Limited有「東南亞小騰訊」之稱,營運業務更受惠於騰訊系生態圈。(SEA Limited)

「本地薑」威力不容忽視

2020年,蝦皮成為了東南亞地區最受歡迎電商網站,月均瀏覽次數超過2.8億;Lazada次之,月均瀏覽次數超過1.3億,成為東南亞頭兩大電商平台。同樣擁有阿里巴巴注資的Tokopedia,雖然在東南亞區域市場跟隨蝦皮和Lazada兩大電商平台之後,但它仍然能在自家地盤橫行,在印尼電商市場佔有率接近50%。反觀蝦皮在印尼市佔率只有約30%;Lazada更不足10%。

今年中,Tokopedia與另一間印尼網約車平台Gojek合併成為GoTo集團,勢必進一步獨攬當地電子商務、送餐服務、網約車服務和金融科技等互聯網生態市場份額,成為印尼人最依賴的「超級應用程式」。

另一方面,在業務層面來看,以網約車為例,Grab、Gojek(現已併入GoTo集團)這些在草創時期相對較少中國資金參與的「本地薑」,現今同樣發展迅速,成為獨當一面的獨角獸,現今業務不只涵蓋網約車,也已形成包攬食物外送、物流速遞、網絡支付等的應用程式生態圈。

東南亞經濟發展迅速,互聯網覆蓋率也快速提高,潛力實在不容忽視。(Getty Images)

下一個「藍海」

現今,中國電商市場開始出現飽和之態,來自官方的互聯網合規監管也愈加嚴謹,中國互聯網巨頭也定必致力開拓海外市場,人口密集而增長較快、經濟迅速發展、加上地緣上接近的東南亞,也是複製中國互聯網經濟成功的理想試點。

「我們可算是抱著學習的心態來開展(東南亞)業務。尊重當地文化和市場,才能發揮中國電商企業運營業務的優勢,來創造一個『共贏』的生態環境。只有共贏才能讓整個物流和電商行業蓬勃起來。」劉朔湖說道。

人口逾六億、網絡基建愈益發達,而且市場成長空間仍然充裕的「藍海」──東南亞國家,相信將會是中國科網巨商們下一個準備「廝殺」的重點戰場。

發表評論...